特斯拉的下一站:流水線還是夢工廠

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黎廣

图片alt

2021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330萬輛,冠軍是比亞迪,接近60萬輛,比排名第二的特斯拉多賣出2萬輛。這是中國乘用車協會今年2月公佈的數據。

僅從數字來看,可以解讀為特斯拉在中國並不是最受歡迎的新能源汽車,但業內人士用了另一種方式看待這個數據——特斯拉的銷量受制於它的產量。

2021年,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全年交付了48.413萬輛汽車,產量是2020年的兩倍,超過了全球特斯拉總產量的一半(2021年特斯拉全球交付大約93.6萬輛)。

和全球產量第一的豐田集團相比(2021年豐田製造了超過1000萬台車),特斯拉的產量的確很小,加之最近以生產Model3車型為主的上海工廠,受停工影響,交付日期已經推遲了20-24周,也就是約半年時間。

2021年特斯拉全球交付大約93.6萬輛 圖源:特斯拉2021年第四季度財報

盡管在今年的3月和4月,特斯拉德國柏林和美國德州的工廠相繼開工,以此彌補特斯拉產能的短板,但對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的電動車事業來說,現有的產能和他的目標還差很遠。

按照他的計劃,特斯拉要蓋10-12座超級工廠,而他在今年初曾說,會在年內公佈第5座超級工廠的選址。

在那之後,關於這個工廠會落在哪兒,人們一邊猜,一邊借這個話題盤算着各大城市的綜合實力。

擴張

上海特斯拉工廠停工時,當地時間4月7日,馬斯克在美國德州舉辦了一場賽博牛仔節,用來慶祝特斯拉德州超級工廠的開業。

這是馬斯克今年喜提的第二座超級工廠。3月,位於德國柏林的超級工廠也宣佈正式開業。兩座工廠預計每年生產大約150萬輛特斯拉,加之2021年全球交付的93萬輛,理論上,特斯拉的年產能接近250萬輛。

特斯拉柏林工廠內部 圖源:特斯拉2022 年第一季度財報

這仍無法滿足相繼而來的訂單需求。馬斯克在德州工廠開業時說,在目前全球汽車總產量中,特斯拉的占比只是比1%多一點點,他的目標是盡可能地達到20%。

所以,特斯拉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按圖索驥,這符合馬斯克在2018年的股東大會上所展現的造車計劃——要在全球建設10-12座超級工廠,以期到2030年,特斯拉要實現年產2000萬輛的目標,拿下全球汽車市場20%的份額。

按這一計劃,以目前只有4座超級工廠(生產汽車的超級工廠只有美國加州的弗里蒙特、中國上海、德國柏林和美國德州奧斯汀,美國內華達州工廠生產電池,紐約工廠生產充電樁和太陽能板)來算,建廠計劃不足一半。所以,馬斯克認為2022年仍然是特斯拉的擴張之年。

這一點,馬斯克也在今年1月做過表態。當時他對外界宣佈今年將公佈全球下一座超級工廠的選址地。

網路上流傳着馬斯克對超級工廠的選址原則:所建造工廠的土地必須無償提供;貸款優惠至少要高達幾百億元;要有相關的優惠稅收策略;完備的汽車產業鏈;大量高素質技術汽車產業工人;便利的大型國際港口,範圍不超過300公里。

特斯拉上海工廠內部 圖源:特斯拉2021年第四季度財報

盡管前三項屬於特斯拉和地方政府的協議,真實性難以考證,但按目前兩座海外超級工廠來看,上海和柏林的確滿足了最後的三個原則。

其中,2020年投產的上海工廠,甚至將中國培育成了特斯拉第二大市場。在過去的2021年,中國市場收入達到138.44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100%,占整個公司營收比的25%。

作為特斯拉增速最快的地區,以及馬斯克在市場造工廠的理念,人們有理由認為下一座超級工廠仍然選址中國。

這反倒給業內人士思考——站在特斯拉的角度,來權衡各個城市與特斯拉之間的契合度。

南北差異

在過去一年,中國有多座城市,比如廣州、深圳、青島、大連、天津、武漢、沈陽間接或者直接地加入了爭奪特斯拉的拉鋸戰里。

特斯拉否認了很多城市,但沒有否認在中國開設第二工廠。

特斯拉上海工廠一覽 圖源:特斯拉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

各種消息從去年末開始出現。2021年10月,有媒體稱青島相關部門已經跟特斯拉中國高層秘密簽約,特斯拉中國二廠將落戶中國(山東)自貿區青島片區。

不過特斯拉對外事務副總裁陶琳後來回應說,這個消息不屬實,否定了落戶青島的猜想。

這種釋放消息試探結果的做法開始被效仿。今年2月,有當地媒體平臺提到,遼寧“結合文官片區城市更新,拉開工業發展空間,為特斯拉等重大新能源整車項目落地奠定基礎”。特斯拉也宣佈那仍是“不實消息。”

負責整合日資車企一級供應商的行業人士谷正信(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雖然有比較成熟的產業鏈和產業工人,但特斯拉在青島和東北設廠的意願應該不大,除非他們的目標是日韓市場。

“中國市場本來就供不應求,所以特斯拉肯定要找一個靠近目標市場的地方建廠。目前在北方建廠的可能性不大。”

時代周報記者今年1月在青島採訪時發現,當地的車主對電動車在寒冷天氣下的續航狀態表示擔憂,一位駕駛其他品牌電動車的車主說,天氣一冷,續航能力會下降至少三分之一。“有一次從黃島去膠州機場,往返四十公里,顯示續航里程有100公里,但還沒回到家,續航里程顯示只剩2公里了。”

特斯拉的logo 圖源:時代周報記者拍攝

這位車主說特斯拉有給電池加熱的功能,但北方群體意識里,仍然更信賴燃油汽車,尤其是冬天,燃油車取暖是不費油的,但通過電池供暖就非常影響續航。

除了東北和青島,湖北、重慶也在向特斯拉拋出橄欖枝,甚至四川宜賓還積極引入寧德時代生產動力電池,這些舉動都被看作是向特斯拉示好。

然而,特斯拉幾乎一一否認。

不過其他城市仍有希望,對特斯拉來說,繼續將新工廠落戶中國,背後有着強大的經濟考量:中國市場不僅是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場,也是增長速度最快的區域。

備選

照此說來,供應鏈完備、接近市場(港口)以及土地供給,理論上是特斯拉選址的核心考量。

接近市場(港口)是核心考量之一 圖源:視覺中國

所以也不排除特斯拉中國二廠仍舊選擇上海,通過擴建原有廠房的方式。但這可能性仍舊不大,尤其是目前的疫情狀況,特斯拉沒有必要“將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

一位從事風投的金融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通過他所掌握的信息,特斯拉正在試探珠三角地區的生產能力,因為有幾個汽車配套生產企業,收到了特斯拉中國的訂單。

該人士認為,這個舉動意味特斯拉在檢驗珠三角地區汽車產業鏈上的製造和成本控制能力。一旦產品過關,中國二廠的選址應該不會離珠三角太遠。

因此,深圳、珠海和廣州都可能會是備選地區。

深圳各方面條件也很優越,唯一沒有土地優勢。而珠海則是土地優勢明顯,也有一定的海運優勢,此前珠海市招商署工作人員回應時代財經時透露,現階段珠海與特斯拉等4個新能源整車項目處於初期洽談階段。

綜合考慮,珠海的新能源產業起步較晚,產業規模相當較小。相較之下,廣州的優勢明顯。

一方面是廣州從上個世紀就與日本車企合資造車,有成熟的汽車裝配產業鏈,另一方面就是土地、甚至是汽車產業園的整體優勢。

由於好奇特斯拉中國二廠的選址問題,谷正信也通過自己的一級汽車供應商關系網多方打聽,最後綜合分析,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廣州市南沙區的綜合優勢較大,這實際也是特斯拉最初進入中國時被看好的選址之一。

廣州南沙自貿區車城 圖源:視覺中國

且南沙在輻射海外市場仍舊具有優勢,作為千年海上貿易的重要港口,廣州輻射東南亞以及日韓市場,都有足夠的能力。谷正信說本田中國在廣州建廠,也順利出口日本和東南亞,這個海上運輸路線也是成熟的。

至於其他的政策,尤其是稅收的優惠力度,這也是特斯拉選址的考慮因素,甚至有分析認為,特斯拉將全球總部從美國加州搬到德州,就減少了每年數十億美元的稅收成本。目前加州的所得稅稅率是13.3%,而德州則免徵個稅和企業所得稅。

這一點,對於爭取特斯拉的城市來說,像是一個二律背反的命題:吸引有足夠影響力和盈利能力的企業落戶,有利於增加稅收,可企業卻在爭取更多的稅收優惠。

於是,爭奪特斯拉,就具有了另一個層面上的表象意義:或許特斯拉並不是一座為某座城市賺錢的工廠,卻是一座可以提升城市品牌、展示城市綜合能力的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