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2022:不比新品比產能

來源:金融界

  北京時間4月21日,特斯拉發布了2022年Q1財報。從收入、汽車交付量以及營業利潤率等多項指標來看,特斯拉似乎都度過了一個創紀錄的季度。

  在財報發布的前兩天,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剛剛實現復工復產——在此之前,該工廠已經停產三周左右。

  特斯拉CEO馬斯克為此點贊稱,“感謝Tesla team,尤其中國團隊和上海超級工廠,面對疫情等嚴峻的挑戰,依舊產出高質量產品,工廠已經復工開始生產。”

  但他也在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到,由於停產的關系,Q2的量產數量將會和Q1差不多,但是Q3將會高很多,“現在看,大概率今年能實現150萬產量”。

  在自主電芯生產、原材料採購以及供應商多元化方面,特斯拉也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尤其是備受關註的4680電池。“如果一切按照計劃進行,Q3-Q4可能大規模量產4680電池。”特斯拉表示。

  據特斯拉官方數據顯示,搭載該電池後整車的續航里程可提升16%,而且還能降低14%的成本。

  對於特斯拉來說,沒有新車發布的2022年,擴大產能才是決策核心。

  過去兩個月,特斯拉位於柏林以及德州的超級工廠已經先後啟動了交付。曾經備受產能爬坡煎熬的特斯拉,如今正在把產能轉變成自己攻城略地的武器。

  “我們期望的是(產量)2000萬每年,所以基本上我們才實現了5%,還有很大增長空間。”馬斯克說。

  賣車“鈔能力”

  特斯拉的財務表現,足夠讓所有新造車羡慕。

  2022年Q1,特斯拉總收入達187.56億美元,同比大增81%。特斯拉表示收入增長是得益於汽車交付量增加、平均銷售價格上漲以及其他業務的增長。

  交付量方面,今年Q1特斯拉共交付310048輛汽車,其中Model 3 和Model Y共交付295324輛,Model X和Model S共交付14724輛。單是Q1,就比“蔚小理”2021年加一塊的交付量總和還多。

图片alt

  來源:特斯拉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的全球平均庫存周期同比下降63%,只有3天。轉運效率、搶手程度可見一斑。

  過去的一年,為了緩解用戶的補能焦慮、刺激銷量,造車新勢力都不遺餘力地佈局線下充電設施。

  特斯拉也不例外,截至目前,在中國大陸其已經建設開放超過1100座超級充電站、8500個超級充電樁,以及700餘座目的地充電站和1800餘個目的地充電樁,覆蓋370個以上城市、地區。

  在諸多新勢力還深陷虧損的情況下,特斯拉的賺錢能力更為凸顯。

  財報顯示,今年Q1特斯拉GAAP營業利潤增長至36億美元,營業利潤率為19.2%,此利潤水平是在發生了2018年CEO股權激勵4800萬美元的情況下實現的。汽車交付量增加、平均銷售價格上漲,以及在通脹壓力下控制單車成本等,使得特斯拉營業利潤大幅增長。

  Q1,特斯拉GAAP凈利潤為33億美元,非GAAP凈利潤(未計股份支付費用)為37億美元,除汽車及能源產品融資外的總債務降至1億美元以下。

  這已經是特斯拉連續11個季度實現盈利。

  汽車毛利率是衡量一家車企是否成熟的關鍵因素。去年Q4,特斯拉汽車毛利率攀上30.6%已震驚行業,今年Q1,該數據再提高達到了32.9%。如果按照單車30萬元的售價計算,特斯拉每賣出一輛車,整車毛利潤就接近10萬元。

图片alt

  來源:特斯拉Q1財報

  相比之下,“蔚小理”的毛利率都還相去甚遠,即便是汽車毛利率最高的理想,其2021年的數據也僅為20.6%。2022年,提升整車毛利率,或是“蔚小理”追趕特斯拉的關鍵之戰。

  新品方面,2022年的特斯拉稍微顯得有些乏善可陳,今年將不會新車發布,但馬斯克還是透露了研發的一些情況。

  “我們還在研發新車,即專用Robotaxi車型,高度為自動駕駛優化的車型,將沒有方向盤,沒有踏板,還有很多令人興奮的創新技術;但是核心是為”每公里花銷成本“全方位優化,實現最低成本。”馬斯克透露,該車型預計在2024年實現量產,對特斯拉的財務增長至關重要。

  產能比產品更重要

  2022年是新能源汽車的產品大年,“蔚小理”都有新品上市,小鵬的G9、理想的L9,蔚來除了交付ET7、ET5,包括ES7在內今年將有三款新車型陸續啟動交付。

  在國內,電動車市場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成熟起來。

  根據乘聯會數據,2021年全年新能源車國內零售滲透率為14.8%,其中12月的滲透率更是一度達到22.6%,較2020年全年5.8%的滲透率大幅提升。

  面對如此火爆的市場,保持一定的頻率推陳出新,是車企刺激銷量的常見手段。不過,2022年特斯拉的節奏似乎不太一樣。

  馬斯克在2021年Q4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就明確表示,特斯拉2022年將不會向市場推出任何新車。

  蔚小理拉開軍備競賽的同時,特斯拉為何摁下了暫停鍵?

  “我們面臨的問題不是需求有限,而是產能有限。”馬斯克如此回應。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工廠生產的國產Model 3首次交付,馬斯克在臺上的一段尬舞讓人印象深刻。

  今年3月,馬斯克又一次情不自禁翩翩起舞,不過這一次是在德國柏林,為慶祝該工廠成功交付第一輛Model Y.交付儀式結束後,馬斯克還特地發了一條德語推特:Danke Deutschland(謝謝德國)!

  緊隨柏林工廠,4月,特斯拉位於美國德克薩斯的超級工廠也正式投產。這意味着特斯拉在全球已經擁有了6座超級工廠,產能佈局橫跨北美、亞洲、歐洲三大洲。

  按照特斯拉的規劃,位於加州、上海、柏林以及德州的工廠將主要負責整車製造,內華達、紐約工廠則負責生產電池組、充電樁和太陽能屋頂。

  產能方面,柏林和德州工廠年產能均為50萬輛,主要生產生產Model Y;加州工廠為60萬輛,Model X和Model S為10萬輛,Model Y和Model 3為50萬輛;上海工廠去年的產能為50萬輛左右,目前該工廠正在進行擴產,目標提升至110萬輛。

  以此計算,特斯拉的最大產能將達到270萬輛,但考慮到產能爬坡以及一些不確定因素,實際產能將小於這個數字。

  特斯拉此前曾表示,柏林工廠最終將雇用超過12000名員工,目前仍有數百個工程師、操作員和管理人員等崗位存在空缺,等待填補。

  馬斯克在此次財報的電話會議中透露了產能相關數據,他表示特斯拉應該能在2022年生產150萬輛汽車。

  事實上,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特斯拉就已經經歷了一次“產能”大躍遷。2021年全年,特斯拉共交付936222 輛汽車,接近百萬輛級別,較2020年499647輛的成績增長近9成。

  今年年初特斯拉曾表示,在未來的數年內,預計車輛交付量的年平均增長率將達到50%。照此計算,2022年特斯拉的產能需求將在140萬輛左右。

  如今6座超級工廠在手,特斯拉的生產能力已經不容小覷。

  四面迎戰

  2021年,特斯拉創下了一個記錄,成為全球第一家市值達萬億美元的汽車公司。中國市場的龐大需求功不可沒。

  但在高歌猛進的同時,特斯拉仍面臨競爭和挑戰。

  在國內,2021年,新勢力“蔚小理”也交出了一份堪稱喜人的成績單,全年交付量紛紛逼近10萬輛,小鵬更是只有一步之遙,全年交付98155輛,同比增長3.6倍。

  其中,在產能方面,去年10月蔚來就對江淮合肥工廠的生產線啟動了改造,改造完成後,其產能通過增加班次可以提升至30萬輛。還在建造當中的第二工廠合肥新橋智能汽車產業園區,預計今年第三季度投產。

  目前,“蔚小理”都已經成功登陸資本市場,手裡現金充足,開始通過有節奏地發布新品填補短板。

  小鵬、理想繼續做深高端化,提升品牌影響力。例如,將在今年下半年啟動交付的小鵬G9、理想L9都定位於高端SUV,其中理想L9的起售價更是高達45萬元。

  蔚來則在延續豪華策略的同時,在價格上適度下探,去年年底發布的ET5,如果採用電池租賃方案,補貼前售價僅為25.8萬元。這對於曾經銷售均價43萬元以上的蔚來來說,已經邁出了一大步。這款產品預計在今年9月啟動交付。

  在“蔚小理”身後還有哪咤、零跑等新勢力品牌,以及加速轉型的傳統車企。

  尤其是比亞迪,其在4月3日宣佈,根據戰略發展需要,自2022年3月起已停止燃油汽車的整車生產,未來,在汽車板塊將專註於純電動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業務。

  比亞迪由此成為全球首個正式宣佈停產燃油汽車的車企。

  日益熱鬧的新能源賽道給市場帶來了更多新產品,對消費者而言選擇越來越多;但對車企則意味着過往相對寬松的競爭格局將變得擁擠起來。

  特斯拉能否經受住本土新勢力的沖擊還未知,而在這之外,還有來自傳統巨頭們的虎視眈眈。

  在歐洲,特斯拉柏林工廠以東約100英里處,正是德國汽車巨頭大眾汽車總部的所在地。

  根據eu-evs數據,2021年大眾在歐洲11國電動車銷量榜單中排名第一,共銷售124,389輛,市占率達14.6%,高於特斯拉,後者市占率為13.6%,排名第二。今年Q1,大眾勢頭依然凶猛,財報顯示其純電動汽車交付量增長65%至9.9萬輛。

  在燃油車時代,大眾汽車呼風喚雨,如今在向新能源轉型的過程中,大眾也已經提速。2022年3月,大眾集團監事會剛剛通過了一項決議,擬投資20億美元打造“Trinity”項目,其生產效率將和特斯拉比肩。

  在美國市場,特斯拉一直是聚光燈下的絕對主角,但去年以來,隨着兩家新銳勢力Rivian、Lucid成功上市,電動車市場開始有了更多的懸念。目前,兩家公司都已經啟動了交付,並在加速擴建產能。

  拋開這些競爭,汽車行業還面臨一些不確定因素,比如新冠疫情、電池供應等因素,都將拖累汽車生產。

  特斯拉上海工廠曾在3月16、17日停產兩天,此後又從3月28日繼續停產,4月19日才正式復工復產。

  另外,和晶元一樣,電池的問題已經成為電車行業頑疾,不僅價格受到上游原材料沖擊,其產能也非常緊俏。為了保證供應,今年以來,小鵬、蔚來都傳出了拓展新供應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