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月明》的典故:朱棣提起《摘瓜歌》,建文帝不想背殺叔之名

在電視劇《山河月明》中,建文帝決意要削藩燕王朱棣,北平布政使張昺、都指揮使謝貴帶兵圍住了燕王府。朱棣請張昺、謝貴入府敘話吃西瓜,並說他突然想起昔年天後殺章懷太子李賢時,李賢曾吟誦過一首《摘瓜歌》,張大人飽讀詩書,可否為本王背誦一遍。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張昺放下西瓜,背誦起來: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猶自可……”他猛然着着朱棣,說出了最後一句——“摘絕抱蔓歸。”朱棣重復說:“摘絕抱蔓歸。尋常百姓,兄弟宗嗣間,多知道相互體恤。本王身為先皇後裔,當朝天子的親叔,然卻不能保旦夕之命,既然如此,本王還有何可不為。”然後,他殺了不願相從的張昺、謝貴,在北平起事,靖難之役爆發了。

朱棣請張昺背的《摘瓜歌》也叫《黃台瓜辭》,作者李賢是唐高宗李治和皇後武則天親生的第二個兒子。據傳,武則天可能殺了其長子、太子李弘,立李賢為太子。後來李賢受到猜忌,被以謀逆的罪名廢為庶人,幽禁在長安。數年後,李賢被流放到四川。武則天把持朝政後,逼李賢自殺。李賢死時二十九歲,章懷太子是他的謚號。

這首《黃台瓜辭》據說寫在李賢被廢為庶人前,大意是:黃臺下種瓜,瓜成熟時很多,摘一個瓜其他瓜長得更好再摘一個瓜就有點稀了。要摘了三個還會有瓜,但把所有的瓜都摘只剩下瓜蔓了。這里無疑以瓜為喻,哀鳴母後武則天對子女的相殘,與曹植“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七步詩》類似。

图片alt

在南京,建文帝發詔徵討朱棣,並傳旨給領兵大將長興侯耿炳文:說昔年蕭梁侯景之亂時,蕭繹舉兵入京,曾曉諭三軍,六門之內,自極兵威。蕭衍子孫屠戮殆盡,手足相殘至此,可謂不詳之甚。今爾將士與燕王對壘,務體此意,勿讓朕有殺叔之名。

這里建文帝說的是南北朝時,南朝梁武帝蕭衍容納的東魏叛臣侯景叛亂,攻入都城建康,將梁武帝蕭衍禁閉餓死。侯景相繼擁立又廢黜了三個傀儡皇帝,最後自立為帝。蕭衍的第七子荊州刺史湘東王蕭繹起兵,先肅清了其他宗族勢力,然後才派兵進剿侯景。

在侯景兵敗逃走,蕭繹兵進建康時,領兵大將問他繼位的國君健在的話,該用什麽禮儀對待。蕭繹就說了那句“六門之內,自極兵威”,意思是要掃盪一切。蕭繹後來當了短命皇帝,他對自己宗親的相殘是比較嚴重的。所以建文帝說蕭衍子孫屠戮殆盡,手足相殘至此,可謂不詳之甚,希望手下將士對叔叔朱棣留情。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山河月明》用《黃台瓜辭》的典故,表現了朱棣截然相反的態度,即絕不會像唐朝廢太子李賢那樣任人宰割。而建文帝則用蕭繹的典故,表達了他不忍看同宗相殘。建文帝回宮後,他母親呂太後說他有婦人之仁。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