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中年過後,人生最上乘的境界是絕情,對於世道人心的淡漠

我們身處在一個“高速”的世界之中,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無論是在校學生還是進入社會的成年人,似乎都在追求速度,追求快速的成功。各行各業都處在被迫內捲化的進程中,這帶給現代人一種從未有過的焦慮感。其實在很多年前,”喪文化“就已經在中國社會興起,猶如現在的所謂”躺平“一樣。這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必須面臨的時代難題,尤其是在中國這樣人口眾多的國家。對於這一問題的解決,宏觀上要依靠於國家的各種政策調控,我們個體也要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態,來應對社會生活中的種種焦慮。

图片alt

作為擁有五千年文化的大國,我們有無數的思想精華值得我們仔細品味,並能夠賦予他們更多的時代價值。莊子是我國古代道家思想的代表人物之一,他超脫世俗的一系列哲思,總是讓我們在驚嘆於其想象力之豐富的同時,敬佩其高深的邏輯思維和對人世間通透認識。提起道教文化,免不了一些批評的聲音,認為他們的思想過於消極。但在如今這個快節奏的社會,這種沉靜下來的思想方式和消極的處世態度,或許能夠幫助我們尋找到心靈的世外桃源。

莊子的思想最核心的一點便是超脫。在人人都追求功名利祿的社會氛圍之下,仿佛不做出一點成就,不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一點屬於自己的東西,就算不上是一個成功的人。可成功的定義是什麽?成功又是由誰定義的?是否我們這種追求成功的狼狽模樣,是由一些無形或者有形的手在操控着,為的就是服務於上位者的利益。

图片alt

只是我們身處其中卻不知道早已被裹挾前進。如果用莊子的思維體系來面對這樣的世界,或許我們就能跳出社會的禁錮,客觀地分析自我和他人,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麽。莊子說:”貧也,非憊也。上有道德不能行,憊也;衣弊履穿,貧也,非憊也。由此可見,財富並非判斷一個人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貧窮和富貴只是一種事實狀態,不能成為一種價值判斷的標準。

莊子認為,人到一定年紀以後,心態就要進入一種灑脫超然的狀態,尤其是中年以後。在經歷了年幼無知和年少輕狂後,對於生命的認識也應該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在做人方面要盡可能低調,面對不同的觀點,不要再和年輕時期那樣與人爭執不下,而是要學會容納接收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和這個世界的多樣性。面對生活的磨難,也不要怨天尤人,用一種平靜的心態,積極地去面對。

图片alt

在這其中,“絕情”被認為是最高的一種境界。這與我們現在所認識的絕情並不相同,這里的絕情指的是喜怒哀樂的種種情緒,而並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按照莊子的觀點,人應該“不樂壽,不哀夭,不榮通,不醜窮”,也即不要在乎壽命的長短,也不用關心是否成功富裕,而是以淡然的之心隔絕這種外物對自己的情緒的影響,將所有的精力集中到自我之上。

人們常說,努力就一定會有回報。這句話或許帶有某種欺騙的性質。萬事萬物都遵循着一定的規律,有時候並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取得想象中的成功。這時候不要自怨自艾,不要被這些外在的榮辱影響了自己的心態。人生就是這樣,得到了的是幸,沒得到的是命。

图片alt

世上本無事情,庸人自擾之。莊子的思想還傳達出一種對世道人心的淡漠。這體現出一種強烈的個人主義傾向,甚至被很多人詬病。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何嘗不是一種高級的人生智慧。這世間萬千痛苦都是由於紅塵之事,來自於他人和這個世界。淡漠只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而並非與世隔絕或者冷酷無情。放在如今的社會或許是反內捲的最佳標語了。畢竟當對他人成功與否毫不在乎的時候,也自然會停止這種無謂的“內捲”行為。何必與人相比,淡漠一點或許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