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英:立夏&老屋

歡迎關註《文學博山》立夏季節就是接力棒春天剛把種子播進土壤灑落了幾場零星小雨就交給了夏夏可不像春那樣溫柔會把溫度調高會爆發大雨、雷和閃電目的是讓正值少年的秧苗接受一次洗禮快快成長我喜歡在柔和的陽光里吸吮着梔子花的芬芳或是讓大片的流蘇做背景再一次去雪地里徜徉讓思緒像透明的河水讓靈感像拔節的麥苗初夏的風啊像母親溫柔的手輕拂着我的面頰不冷,不燙不熱,不涼趁着秋天還在遠方醞釀就讓我帶着母親的呼喚去旅行吧就讓我的詩在這個夏天扎上翅膀老屋久居城裡的喧囂和繁華習慣了在高樓的叢林里呼吸着尾氣和粉塵釀制的口服液蝸牛一樣匍匐度日竟淡忘了家裡的老屋老屋像風燭殘年的老人像被蟲子掏空了的老槐樹身披半截殘陽遍灑滿地荒涼孤獨是它老來的伴侶層層脫落的牆皮裸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風能把屋頂捲跑雨能沖垮門窗蜘蛛在屋角織一個又一個網遲遲等不來築巢的鳥兒院子里一人高的雜草與那棵凍死了的石榴樹惺惺相惜它們與老屋一樣依戀着這片土地一往情深地在做最後的守望 图片alt爺爺在老屋裡用一盞油燈耗盡了歲月父輩們在老屋把汗水灑在春天的土壤用綠色和果實把秋天收藏我就是從老屋裡走出的我的第一聲啼哭我的第一次學步當我走出村口的那一刻就承載了幾代人的痛苦和希望老屋是傳家寶也是一塊經久不愈的傷疤這麽多年一直疼在我心上 图片alt【作者簡介】 岳英(遠方有盞燈),1963年出生,現博山農村商業銀行退休,曾經是文學青年,詩歌偶見報刊,因為許多原因中斷詩歌夢想二十年,今又提筆是為了不忘初心,給生活增添色彩。壹點號 文學博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