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男子路邊攤買到一本破書,不願意上交國家,轉手賣了2600萬

2013年秋天,在北京匡時拍賣公司的一場眾人期待已久的拍賣會上,競拍價格愈演愈烈,從最初的600萬不斷大幅上漲。

當拍賣師手中的槌重重落下時,一部國寶級的藏書以2600萬成交。

可誰能想到,這樣一部價值2600萬的典藏級宋代刻本孤品,最初是一位古玩家以1萬元的價格買到的呢!

時間回到2009年3月,一向喜歡淘買古玩的王先生,在南昌的一處古玩店停住了腳步。


王先生本就是富商,尋常人家可能沒有什麽條件淘弄古玩,可是王先生在這方面可以稱得上是行家了。

這不,剛剛吸引住他的是一本看起來十分陳舊、不太起眼的古籍。

要說這古玩店里的寶貝可是真不少,琳琅滿目地擺滿了展台,可是這古籍偏偏放在了一處不顯眼的角落裡,想必這店主也沒把它當什麽寶貝。

不過王先生看上的就是這本古籍,他裝作隨便看看的樣子走進了古玩店中。

要麽怎麽說王先生是個行家呢,他知道如果現在暴露出自己很感興趣的樣子,店主一定會瘋狂要價。


他心不在焉地翻看了一下,店家見狀以為王先生對它感興趣,立馬上前說道:“這是土夫子從宋墓里頭弄出來的,你要是想要的話我便宜點賣給你。”

王先生強裝淡定,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又把書放了回去,其實心裡已經認定這本書價值不菲了。

然後他走到其他的古玩擺放處擺弄着,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最後臨走時他挑了幾樣品相不錯的,“順手”把那本古籍以1萬元的價格連帶着買下來。

面無表情的王先生走出店門,就再也按耐不住了,高興地合不攏嘴。


即便是剛剛在店內只是簡單地翻看了一下,他也看出這本古籍已經年代久遠,不僅如此,很有可能是一本真跡。

回家以後,王先生仔細翻閱,小心翼翼,這本書經過這麽長時間,內頁也已經有不同程度的破損,但他堅信這是一本“有來頭”的真跡。

他找了很多專家朋友鑒定,也都認為是真跡的可能性比較大。

在歡喜之餘,王先生在專家朋友的建議下開始修復工作,由於頁面的破損污染,非常不易於保存,甚至有幾頁折損嚴重,已經無法展平。

王先生隨即便對它進行了修繕,想更好地保存下來,他將古籍頁面襯在宣紙上,又找了紙夾子裝裱起來。


王先生本想着將這來之不易的好寶貝珍藏起來,但沒想到幾年後生意上出了問題,他需要錢來周轉,由此產生了變賣古籍的想法。

但作為內行人,再加上之前就找過專家朋友鑒定,王先生知道這本古籍具有極高的價值,必須好好盤算才行。

他先是找到了江西省圖書館的領導,告訴他自己有一本典藏的古籍,詢問他們是否有意向買下來作為圖書館的藏品。

在經過了專家的最初鑒定後,發現這應該是一本來自北宋的真跡《景祐禮部韻略》。

這個結果一齣,眾人驚喜不已,在詢問了這本書的來由以後,大家也一致認為,這應該是一部孤品,收藏和研究價值也是不可估量!


至此,江西省圖領導已是興奮不已,為了更加確定這部古籍的實際價值。

他立馬組織了一次研討會,邀請了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李致忠先生,和上海圖書館歷史文獻中心的陳先行先生來再次鑒定這本古籍。

兩位專家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是激動不已,畢竟如果真的是真跡孤品,在考古界也是十分重大的成就。

聽罷便立馬趕到南昌,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這“稀世寶物”。


李致忠先生有一位老友,名叫韋力,這位先生也是民間古籍研究的愛好者,甚至也稱得上是專家。

接到江西省圖的電話後,李致忠就迫不及待地聯系了這位老友,並邀請他一同去南昌鑒定這部古籍。

韋力先生後來在文章里描述了當時的場景:

“他說自己已經看到了該書的圖片,認為此書很是難得,值得去仔細研究一番,他大約向我描述了該書的情況,然而說完後語氣有所停頓。”


韋力先生和李致忠先生是多年的老友,李致忠的停頓讓韋力一下子捕捉到了其他的信息點,果不其然,李致忠先生停頓後說道:

“韋力啊,有件事我可要囑咐你,這書雖然不錯,但江西省圖書館想買下,因為他們館沒有好的宋版,當然了,你肯定也沒有這本書,我知道你一定能看的上,但是,你還是別買了,我覺得讓公家買還是比較重要。”

韋力先生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多年的瞭解,韋力最是欽佩李致忠身上那種一心為公的精神。不過李先生既然說得這麽莊重,想必確實是一本難得的好書。

“最初見到這本書時,已經破到不成樣子了。”


這是後來對李致忠先生採訪時,他回憶起的見到這本書時的最初的樣子。

王先生雖然熱衷古玩,但對於文物的修復還沒有經驗,不過好在王先生是個細心謹慎的人,並沒有給古籍帶來更多的損壞。

研討會開始後,王先生給大家講述了這部古籍的來歷和他變賣古籍的原因,再一個他個人也非常想瞭解這部古籍的實際價值。

在經過各位專家的鑒定後已經確定了這是一部來自北宋的刻本孤品。

而後李致忠先生對古籍的歷史做了簡單的介紹:


“《景祐禮部韻略》,實際上是北宋宋仁宗景祐4年,經宋仁宗下令由丁度等人‘刊定窄韻十三處’,對《景德韻略》再加刊定修改而成的。它實際上是一本北宋版本的《新華字典》,供學子科試所用!”

在此之前,日本也曾經發現過一本《禮部韻略》,頁面也已經是破損不堪,卻依舊被日本人視為國寶,存放在了真福寺。

李致忠發現,王先生手裡這本《禮部韻略》中未避仁宗之後諸帝的御名,因而推測其刊定於1037-1067年間,比真福寺的那本藏品還要早。

因此這本《禮部韻略》,是目前海內外現存最早的刻本,可謂二百年來古籍屆的重大發現,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和文物價值。


“它不僅刊刻時間比日本真福寺藏本要早二十多年,而且,去聲、入聲兩捲都保存完好,為今天的人們提供了一部比較齊整的北宋讀本,也是市場中難得一見的北宋孤本。”

吉林大學中文系教授李子君擅長音韻學研究,據他介紹,真福寺藏本幾乎丟失了全部去聲,且殘缺多達168個漢字。

考古界的泰鬥宿白先生曾統計,海內外現存的來自宋代的刻本寥寥無幾,有的也都收藏在了各地區圖書館內。

從前就有“一頁宋版,一兩黃金”來形容宋刻本的千金難求。

加上這部《禮部韻略》是作為兩宋科舉考試的權威官韻,在古時就有了至高的地位,且影響深遠,想必價值意義不凡。


江西省圖書館的領導聽到此番結論已是驚喜不已,當王先生詢問他們會給出什麽樣的價格時,決定拿出誠意,以500萬的價格收購。

從多方認定來看,這確實是一部北宋刻本,前面提到過,北宋刻本十分稀少,雖然古書註錄的也有一些,但真正能夠得到學界認可的也僅有十幾部。

按照這本書的價值來說,500萬算是一個合理的價錢。

可惜,也許是有緣無分吧,江西省圖書館最終因為沒有籌集到足夠的資金錯失良機。

李致忠先生認為,這種曠世珍品,應該收藏到國家圖書館才能得到專業的保存和修繕。


但畢竟也是王先生花錢買到的,更何況王先生的生意虧空嚴重,急需用錢,李致忠先生也不好開這個口。

2013年,北京匡時拍賣公司聯繫到王先生,提出想要為王先生手裡的這本《禮部韻略》舉辦一場拍賣會。

雙方達成交易後,北京匡時也是鉚足了勁做起宣傳,不僅專門邀請了古籍研究界和考古界的專家舉辦了研討會,並且聯系了多家媒體舉辦了發布會進行宣傳和報道。

當“北京匡時將於秋拍拍出北宋《景祐禮部韻略》孤本”的消息已經放出,轟動了整個海內外古籍圈。


這部《禮部韻略》的價值大家都已有所耳聞,都對這場拍賣會充滿了期待,海內外藏友也都慕名而來。

12月4日,拍賣會現場坐滿了人,各位專家也位列其中,得益於前期的宣傳,《禮部韻略》以高價600萬起拍,而後競價居然一路高升。

有買家直接出價1500萬,各界大佬也是不甘示弱繼續抬價,而最終以2600萬成交於南京圖書館,加上傭金總共2990萬······

禮部韻略能夠被抬到如此高的價碼,不僅僅是因年代久遠,更是因其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和文學價值。


宋初科考,不但試經,且試詩賦。

舉子科場寫詩作賦,既要牢記字韻,又不能犯諱,這就催生了韻書的纂修。

因為書成於真宗景德四年,所以又稱《景德韻略》,是宋代的第一部《韻略》。

又因為科舉考試自唐代以來向由禮部主管,並且自韻略產生時候起,就直接為禮部科試之用,因將之直稱為《禮部韻略》。

此書大量刪除了《廣韻》等書中奇異冷僻之字,只收錄當時常用字九千五百九十個,每字下的註釋也較為簡略。


分韻依據《廣韻》,也分為二百零六韻,韻目排列次序也沒有改易。

書中“獨用”、“同用”字樣標註得更加清楚,是研究宋代實際語音的重要材料。

《禮部韻略》不僅影響到了宋朝的文化事業,直至明太祖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朱元璋下令編著《洪武正韻》時,樂韶鳳、宋濂等纂官也參考了《禮部韻略》。

有人疑惑我們是否高估了《禮部韻略》或類似古籍的價值,認為將近3000萬的交易金已是天價。

其實不然,要知道古籍本身就是研究歷史最有效的載體,我們瞭解歷史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過古籍上的文字進行學習。


在這個前提下,《禮部韻略》的作用相當於一本古代的新華字典。

我們通過這本書不僅可以瞭解古人對文字音韻的學習要求和標準,通過這些作品還能瞭解到它們背後的歷史背景,這些還能用簡單的金錢來衡量嗎?

古代的科舉考試相當於我們現代社會的高考加公務員考試,是國家選舉人才的主要方式,而《禮部韻略》作為古代科考的工具書,其地位可想而知。

再者,將它收藏於公共圖書館,供人們去瞭解,也是弘揚傳統文化的絕佳方式。

知識是無價的,當今社會,掌握財富的少數精英製造出大量令人沉迷的消遣產品,讓大多數物質資料並不豐富的人在其中得到安慰,並甘願沉浸在這些製造出來的快樂中。


娛樂至死的傾向正不斷蠶食着現代人的三觀,人們沉溺於簡單低俗的快感,卻意識不到快餐式娛樂後所造成的精神上的匱乏與空虛。

互聯網時代下,很多觀念都發生了深刻的改變,人們更加熱衷於通過捷徑快速實現變現,卻忽略了掌握知識的重要性。

我們更應該在網路時代借助更優化便利的方式通過學習獲得知識性成果,然後通過創造性轉化實現知識變現,因為知識永不過時,這才是長足的可持續發展。

《禮部韻略》的高價拍賣就是對知識價值的最好的證明。

關於知識價值的探討不會止步,從古到今,從科舉考試到公務員考試,社會越來越重視年輕人對知識和學術的把握。


在娛樂消遣的同時也莫要在時代的洪流中迷失了自己,不斷學習各種知識技能。

這樣不僅僅是為了在現代化進程中不被淘汰,更是為了在獲取物質基礎的同時,也擴充精神上的富足!

來源:趣觀歷史

聲明:刊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