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創縱橫談·解讀國風國潮|周榕:中國當代建築——匠心營建 詩意棲居

核心閱讀

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現代建築在解決功能問題的同時,也應接續中華文化根脈,給人們以親切的文化認同感和精神歸屬感。這是擺在中國建築界面前的重要課題。

在建築形式創新迭代的過程中,需要處理建築與地域特徵、文化傳統的關系。

隨着中國綜合國力的日益提升,堅定文化自信、再造“華夏意匠”,已成為越來越多當代中國建築師自覺肩負起的歷史使命。

位於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的東梓關村農民新居,如今已是知名的旅游打卡地。幾年前,出於保護古民居、古村落和改善居住環境的考慮,當地政府對富春江沿岸回遷房進行統一規劃設計。建築師孟凡浩設計的這組民居聚落甫一亮相,就因其白牆黛瓦、錯落有致的風貌酷似畫家吳冠中筆下的水墨江南而“刷屏”。東梓關村也因這片“最美回遷房”一躍成為遠近聞名的“網紅村”,掀起了當地鄉村文化旅游熱。

東梓關建築群之所以能脫穎而出,是因為它契合了人們心底對中國式詩意棲居的憧憬與想象。的確,中國人千百年來營宅造園,重視的不只是可供容身的物質環境,更是賴以安心的意義空間。世易時移,傳統建築形式已很難適配當代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現代建築在解決功能問題的同時,也應接續中華文化根脈,給人們以親切的文化認同感和精神歸屬感。這是擺在中國建築界面前的重要課題。

東梓關村並非個例。在當下的城鄉建設中,重視傳統文化和地方特色漸成潮流。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當代中國建築既不能食古不化,簡單套用中國傳統建築設計風格;也不能流於形式,膚淺拼貼符號;更不能閉門造車,遠離當下普通中國人的真實生活。近年來,國內建築領域涌現出一批形式現代又具有鮮明中國氣派的優秀作品,在不同維度上對建築設計的文化表達進行創新探索。

图片alt

圖為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東梓關村農民新居。

打通傳統與現代的交融空間

40年前,建築學界的經典之作——李允鉌《華夏意匠》一書極富洞察力地論證了中國傳統建築是與西方建築完全不同的獨特文化載體。“華夏意匠”,代表着能讓中國人產生高度認同感和歸屬感的“有意義的建築形式系統”。而當代中國的文化風貌、價值理念和審美追求,已遠遠超出了傳統建築形式的承載能力,因此需要建築形式的創新迭代,需要建築師在汲取傳統養分和植根腳下土地的過程中,不斷豐富建築的形式語言,打通傳統與現代的交融空間。

建築師王澍從對中國傳統書法、繪畫和江南園林、民居的研究中汲取思想養分、開掘設計資源,摸索出一條兼具中國傳統文化意蘊與現代空間表現力的獨創性建築路徑。在其代表作寧波博物館設計中,他將中國傳統造園術中的營山之法,運用於建築的體量切削和內部空間的關系塑造,還將源自浙江民居的“瓦爿牆”技術應用在建築的立面表現上,把採自當地老屋拆遷後的廢舊磚瓦,拼貼在清水混凝土外牆錶面,形成富有歷史滄桑感的“時間肌理”。這樣一座既現代又透着深厚文化底蘊的博物館建築,成為當地文化地標。

在建築形式創新迭代的過程中,需要處理建築與地域特徵、文化傳統的關系。畢竟,一個社區、一座城市的文化氣質與精神認同,浸透並彰顯於其所營造的物質環境之中。用建築反映城市精神,增強文化認同,激發精神凝聚力,成為當代建築師的努力方向。

2020年落成的景德鎮御窯博物館,就用建築來展現和提振城市精神。建築師朱錇通過對景德鎮歷史文化的梳理,提取出對當地人具有特殊情感價值的瓷窯和窯磚,並以此作為設計主線。他從當地特有的手工不規則“攣窯”(砌窯和補窯)技術中擷取靈感,將大小不一、錯雜並置的拱筒組合成生動空間。在建築的內外錶面,建築師將從當地廢棄窯址收集來的、布滿“窯汗”釉化肌理的舊窯磚與新面磚混合貼砌,形成令人過目難忘的環境底紋。這座博物館有力提煉出景德鎮的歷史和文化,成為當地特色人文空間,人們在此流連忘返,感受代代傳承的勞動智慧和工匠精神。

图片alt

圖為福建省福州市海峽文化藝術中心。

創新“中國意境”的表達形式

意境,是中國文化特有的超越環境本體的境界營造。意境既包含物質性的“實境”,又延展至精神性、情感性和文化性的“虛境”,對意境的推崇令中國傳統空間造物常常具有超然象外的雋永意蘊。天人合一、與古為新、虛實相生等意境營造,在許多中國現代建築中有着不同程度的體現。在與國際建築界的同台競技中,當代中國建築師不斷深化對意境的認識,更加主動地探索“造境”的現代手段,使中國建築的意境之美通過豐富多樣的形式得以賡續。

在山西省運城市芮城縣,建築師王輝圍繞五龍廟這座唐代文物遺存,通過簡潔的牆體及景觀處理,打造出一座現代感十足的白砂庭院。在純凈的周邊環境烘托下,五龍廟如同一件被精心安放在露天博物館中的展品,現代景觀與千年文物建築之間發生奇妙的“化學反應”。

在“又見五台山劇場”設計中,建築師朱小地用一條730米長蜿蜒展開的“之”字形往復牆體,構築起進入劇場前七折七疊的前導空間。牆體錶面由石材、玻璃和不銹鋼等不同反射率的材料交織成不斷起伏的圖案,如山如浪,綿延不絕,歷史的深邃感油然而生。

對人與自然的關系進行全新的文化再闡釋,也推動建築師創新表現“中國意境”。建築師李曉東設計的籬苑書屋,用未經雕琢的原木枝條覆蓋建築的玻璃錶面,外部隱逸於山水之間,內部則光影斑駁,令人恍如置身密林深處;建築師李虎、黃文菁設計的山谷音樂廳,整座建築有如經過漫長時間層積而成的自然山石,曲折疊構,粗糲質樸,宛自天開,仿佛在邀請聽眾欣賞一場大自然的交響樂。建築師徐甜甜設計的竹林劇場,利用浙江松陽當地漫山遍野生長的毛竹,在竹林中闢出圓形空場,把場邊韌性十足的毛竹頂端束攏圍合成一個天然劇場,不費一磚一瓦而別有意蘊。

展現當代生活的人文魅力

建築是人類生活的空間,承載了人們的記憶、情感和精神。近年來,涌現出不少展現中國式生活場景魅力的優秀建築作品,在海內外獲得好評。

建築師劉家琨設計的西村大院,位於成都市西村創意產業園內。40畝的寬廣內庭,集合了足球場、竹林、集市、餐廳、商鋪、展館、院落等功能內容,還有一條1.5公里長的緩坡跑道能讓人從院內一路跑上樓頂。這座大院作為一個多元包容的文創集合體,既有對傳統集體生活的深情回望,也涌動着當代中國的生機活力。如建築師自己所說,好似一個“巨型四川火鍋”,無論沉靜還是沸騰,都散放出濃烈的生活滋味。

在湖南常德,建築師曲雷、何勍歷時8年設計的老西門棚戶區改造項目,證明多樣化的社會生態場景能夠令一座城市魅力大增。在1600戶居民全部實現原地回遷的基礎上,建築師匠心獨運,掘開場地里原本的排污暗渠,將其疏浚成600米長的景觀河道,並在兩岸打造出《清明上河圖》般豐富的生活場景長捲。設計者將不同功能內容和風格形式的建築、景觀、城市戶外環境設施、公共藝術作品等萃聚混搭,從整體到細節都洋溢着當代普通中國人生活的熱度。

說到底,中國建築是持續發展的生命和不斷編織的生態。隨着中國綜合國力的日益提升,堅定文化自信、再造“華夏意匠”,已成為越來越多當代中國建築師自覺肩負起的歷史使命。既有文化深度又有創造性,既繼承中國傳統建築優長又與現代建築風格相融合,既凸顯中華文化特色又與中國人當下的生活場景緊密關聯。期待這樣的建築作品不斷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图片alt

本文刊發於《人民日報》2022年5月6日20版。

【來源:人民日報文藝】

聲明: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您可通過郵箱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