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解《五美吟》:西施的悲劇被林黛玉重演,她很羡慕效顰的東施

趣侃紅樓369:浣紗溪畔,西施捧心入吳宮,瀟湘館內,黛玉顰眉悲遠嫁

且說賈寶玉要去見林黛玉,卻遇到雪雁跟他說起黛玉寫了一些詩詞後在家擺天地供桌祭祀的事,讓賈寶玉一時間也不明所以。

他知此時不便去打攪,便先去探視王熙鳳,過一會才轉去瀟湘館,黛玉已經祭祀完畢,正歪在炕上“病體懨懨,大有不勝之態。”

图片alt

賈寶玉關心則亂,不免問起如何又傷心?“想妹妹素日本來多病,凡事當各自寬解,不可過作無益之悲。若作踐壞了身子,使我……”

賈寶玉想說黛玉傷心,自己則擔心難過,發覺言語唐突戛然而止。

寶黛雖是知己,但長大後再不能言語無忌。尤其當初紫鵑騙寶玉說黛玉要回家,引起一場大亂,二人此後更是小心。

賈寶玉心急自己又造次,怕黛玉多心,一着急也落了淚。

林黛玉聽賈寶玉又說錯話本惱了,可一見寶玉落淚,也明白他是一派好意。聯系之前祭祀的事則又傷心起來。一時二人靜默無語,相對流淚。

紫鵑端茶進來看見二人哭了,還以為賈寶玉又惹林黛玉生氣,便質問他“到底怎麽樣”?是對二人相處見慣不慣了。

賈寶玉嘴裡說着哪敢惹妹妹,轉眼看見黛玉桌上壓着一角墨跡,便拿起來要看。林黛玉忙起身要奪,賈寶玉已經揣到了懷里。

他之前聽雪雁說黛玉作了詩詞後要祭奠,便知如此鄭重,詩文必有蹊蹺。既然想知道黛玉因何傷心,勢必要從詩文中找答案。

图片alt

林黛玉所作之文就是《五美吟》,之前從賈寶玉回怡紅院,引出丫頭紫綃二次出場、襲人打結子、雪雁細說林黛玉祭祀所用的小琴桌、龍文鼒和菱藕瓜果等……都是為了鋪墊《五美吟》伏筆的黛去釵嫁,寶黛釵[終身誤]的故事。

所以,這里寶黛正在僵持,那邊薛寶釵就“碰巧”進來了。

曹雪芹一貫如此設計情節。比如《五美吟》呼應芙蓉花簽,預示林黛玉要遠嫁的結局。林黛玉祭祀之前,賈探春便過來約她去看望王熙鳳。對應了日後黛玉和探春效仿瀟湘妃子二女同嫁而去。

如今賈寶玉要看《五美吟》詩,薛寶釵隨後趕到,就是林黛玉去後,薛寶釵取而代之嫁給賈寶玉,呼應“杏子陰假鳳泣虛凰”的梨香院三官故事,也與劉姥姥的雪下抽柴故事、妙玉的體己茶伏筆互相對照。個中細節,一看即知。

閑言少敘,林黛玉作《五美吟》,一共引用了五位美人的典故,這些人的“遭際”有兩個共同點:

一,全部為人妃妾,沒有正妻,為黛玉日後嫁作王妃之讖。

二,全部從一國到另一國,裹挾在兩方勢力之間被左右命運。是黛玉遠嫁之伏筆。

本文解讀第一首《五美吟之西施》: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图片alt

西施之於林黛玉極為重要。寶黛初見時,就說她“病如西子勝三分,心似比乾多一竅”。

賈寶玉更給林黛玉取表字“顰顰”,成為黛玉的另一個代稱,常被喚作“顰兒”,也源自於西施顰眉之典故。

甚至香菱學詩代表薛家效顰,薛蟠對林黛玉傾慕,也是東施效顰的典故。

林黛玉身體不好,行走如弱柳扶風,柳五兒就是她之影。而王夫人罵晴雯“好一個病西施”,就是在針對林黛玉。

所以,林黛玉作《五美吟》的第一首《西施》,源於她的一生與西施牽絆最多。曹雪芹在設計黛玉形象和事跡時,大量參考了西施的故事。

“一代傾城逐浪花”。

西施之美傾國傾城,卻難逃浪花一般泯滅在歷史長河之中,紅顏自古多薄命。

西施本是浣紗女,吳越爭霸時,越王勾踐敗於吳王夫差,除了自身為質外,還採用範蠡之策送了兩位美人西施和鄭旦進吳宮,給吳王做妃。

勾踐卧薪嘗膽一雪前恥滅了吳國後,西施下落不明。

關於西施的下落,傳說有兩個。一說與範蠡泛舟太湖歸隱而去;一說吳亡後,沉西施於江。

西施死於“水”,詩中“逐浪花”代指死,也隱喻黛玉被迫外嫁,與賈探春乘船出海而去。“昨日朱樓夢,今宵水國吟”,西洋美人詩的真真國就是目的地。

图片alt

賈寶玉曾於水仙庵見洛神像而落淚,雖明祭金釧兒,借洛神喻“水仙”之說,實則還是祭奠林黛玉,所借之典,就出於黛玉逝去可假借西施之死。

賈寶玉瘋魔時,抱住的那個西洋自行船,薛姨媽說姻緣“隔着海,隔着國”的說法都預示林黛玉要出海而去。

“吳宮空自憶兒家”。

西施死後,身在吳宮里的人,卻心心念念地想着她。

相傳西施與範蠡是一對情侶,為了家國大義不得已作出犧牲,被送入吳宮為王妃。

西施下落不明,無論是曾經吳宮中陪伴她的人,還是占領吳國的範蠡,都想念着她。

吳宮代指賈家和賈寶玉。林黛玉藉此表明遠嫁後去世,身後人尤其賈寶玉對她的思念。

“效顰莫笑東村女”。

東施效顰雖然惹人笑談,但也不要嘲笑她。

此句典出唐代詩人王維的《西施詠》:

“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

西施和東施是同村,少年總角。二人起點相同,長大後命運各異。西施去了吳宮做王妃,身居榮華富貴,東施卻還在舊地浣紗。

林黛玉和薛寶釵就像那西施與東施,當日同在賈家為表小姐。林黛玉遠嫁去了異國為王妃,薛寶釵代替她嫁給賈寶玉,卻經歷抄家後歸於貧窮,一如東施效顰,平淡餘生。

图片alt

“頭白溪邊尚浣紗”。

西施雖“貴”,卻已經“逐浪花”香消玉殞。東施雖“賤”,頭發白了還在浣紗,卻能平安一生到白頭。

此句同樣典出王維《洛陽女兒行》:“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紗!”

林黛玉借西施與東施的命運對照自我,發出了靈魂拷問,到底誰更幸運?

西施榮耀一生卻短命。

東施平凡一生白首。

不敢說西施最後不羡慕東施,或者說她希望像東施那樣能夠平淡地度過一生。

林黛玉在《五美吟·西施》中,借西施影射她嫁作王妃後,早夭的命運。《題帕三絕·三》也作了交代。

林黛玉短暫的一生就像西施。但她希望能像“東施”薛寶釵那樣,度過平淡而長久的一生。

君箋雅侃紅樓認為林黛玉被迫與賈探春遠嫁後,不久賈母病入膏肓,賈寶玉以續弦之禮迎娶薛寶釵。結婚當天賈母去世,二人守孝沒有圓房。

不久後賈家抄家,寶釵夫婦投奔薛姨媽,被薛蟠和夏金桂不容。賈寶玉本意離家求死,不想被癩頭和尚度化出家而去。其後漂洋過海尋找到林黛玉墓前守墓餘生。

图片alt

薛寶釵苦等丈夫不歸,最後餘生是與史湘雲姐妹相守到老。前文都有分析,不多贅述。

林黛玉的整首《五美吟·西施》,與釵黛判詞和[終身誤]曲子一樣,以釵黛合集的方式,表達着黛死釵嫁的伏筆。

不光如此,李紈的[晚韶華]也表達出類似《五美吟·西施》的對比之意。王熙鳳不積陰騭才短命,反不如李紈雖然晚韶華,卻生命長久,望子成龍。

林黛玉和賈探春二女同嫁海外異國為王妃,重要的兩點依據就在於《五美吟》和芙蓉花簽。

《五美吟·西施》完整藉由西施由越國入吳宮,講述黛玉遠嫁。那麽,她究竟為什麽要出嫁呢?這事還要從《五美吟·虞姬》說起。

下文,我們將解讀《五美吟·虞姬》,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歡迎關註作者、點贊、收藏,《趣侃紅樓》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將為您持續更新!

文|君箋雅侃紅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