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不“折中”

孔子提倡中庸,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有相當一部分人卻把中庸理解為折中,這就是對孔子學說的誤會了。

图片alt

關於中庸,《論語·雍也》篇是這樣解釋的: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這句話的意思是:中庸這種道德應該是最高的了,大家已經很長久地缺乏它了。可見,孔子所講的中庸,是一種道德標準。

所謂的“中”,是中正,中和,是古代哲學家的術語,其意是合理的,至當不易的,是一種無過也無不及的“度”,這個“度”的把握要在一個不偏不倚的標準上。

為什麽要不偏不倚呢?這是因為要符合道,用今天的話講就是要符合真理。“庸”是用和常之意。因此中庸即是“用中為常道也”,是“執其兩端,用其中於民”。可見中庸的思想很通俗,並不是什麽深不可測的玄學。它要求人們為人處世要“允執其中”,符合公認的原則,符合事物發展的規律,不刻意去改變事物的固有形式。它要求的存在形式是一種和諧狀態,但這種和諧是建立在“正道”基礎之上的,不是無所遵循的雜糅。

關於中庸思想有兩個突出的特徵,一是反對過頭和不及。這個特徵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左和右都不好,好的立場應該是不左不右,居中正之位。

图片alt

二是主張“和而不同”。和,是保持矛盾對立面的和諧;同,是取消矛盾對立面的差異。晏嬰曾經很形象地來描述和與同的差異,他說,以燒湯為例,所謂和,就是用鍋來熬湯,裡面放入鹽、醋、梅等佐料,再燒火來慢慢烹飪魚、肉,廚師加以調和,“濟其不及泄其過”,這樣熬成的湯才有滋味,有營養。而同就是以水調和水,不用任何佐料,這樣的湯哪裡有什麽滋味?

折中的意思人們都很清楚,它的突出特徵就是無原則的“調和”,是將各種不同的意見進行調和,得出一種於各方都模棱兩可的含糊結論。折中沒有什麽明確的標準,它如同建築上使用的“三和灰”,只要調出那種黏性很強的灰漿,把各種材料黏結在一起就是目的,所以有人形象地把折中稱為“和稀泥”。《中庸》的作者子思也不是一個搞折中的人,魯穆公曾問於子思曰:“何如可謂忠臣?”子思曰:“恆稱其君之惡者,可謂忠臣矣。”結果搞得魯穆公不悅。“恆稱其君之惡者”,就是總說君王過失的人。

中庸不是折中,中庸思想和庸俗的折中主義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兩者最大的區別是堅持原則還是喪失原則問題。一貫稱道中庸的孔子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為了原則他可以不顧自己的安危。

歷史上這樣一段史實很能說明問題:與魯相鄰的齊國出現“陳恆弒君”之變,就是齊簡公的上卿大夫田成子(陳恆),在內亂中殺死了平庸無能的齊簡公,立簡公之弟驁為齊平公,陳恆為相。

這件事在孔子眼中是大逆不道的,不管簡公政績如何,弒君之罪都是不可饒恕的。孔子自然十分憤慨,他不顧年老體邁,如臨大典一般沐浴更衣,然後正裝其事地去朝見魯哀公,希望哀公能發兵討伐齊國,匡扶正義,恢復秩序。孔子在哀公那裡碰了釘子,又去找當時主政魯國的“三桓”,即季孫、叔孫、孟孫。結果還是被拒絕了。

图片alt

在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孔子是一個不拿原則做交易的人。按理說,既然陳恆在齊國受到了廣泛的擁護(因為齊國的民歌都在為陳恆歌功頌德),對此,孔子完全可以用“道善則得之,不善則失之”和周公“唯命不於常”的理論依據來個順水推舟,不去請兵徵討,自討沒趣。但孔子沒有這樣做,他認為自己既然忝居大夫之位,遇到這樣的大事,就不能不管。因為孔子知道,這種現象如果得不到懲罰,一旦各諸侯國都這麽效仿起來,天下豈不大亂?

以當今現實為例,當年伊拉克悍然出兵侵略科威特,把一個堂堂的主權國家變成了自己的一個省。針對這一事件,國際社會出現了很奇怪的現象,有的國家予以譴責,有的國家卻要求聯合國出兵去驅逐伊拉克侵略者,有的國家在“和稀泥”,態度曖昧不明。對待這個國際問題,堅持中庸的立場和堅持折中的立場就涇渭分明瞭,要堅持中庸,就會如當年的孔子一樣來伸張正義,對這種侵略行徑加以譴責,主張恢復科威特主權,恢復國際秩序;要堅持折中,就會等下去,拖下去,等待薩達姆良心發現,自覺從科威特撤軍。後者顯然只能是美好的願望,而堅持這種觀點的國家可能沒有想到,如果有一天這種事情出現在自己的國家,又該作何感想呢?

中庸不是折中,這在孔子的著作中不難找到根據。《論語·陽貨》中有:“鄉願,德之賊也。”這里的鄉願,就是指信奉折中主義的好好先生,孔子認為這種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好好先生”是讓人痛恨的,是“德之賊”。既然孔子把折中主義當作是德之賊,又怎能說它是“之為德”呢?可見,孔子所說的中庸,絕不是我們所說的折中。令人遺憾的是,人們一直把中庸當折中解釋,很少有人去研究孔子中庸的本來意義,造成了對儒學的誤解。

图片alt

其實,中庸思想是孔子在古人的思想基礎之上發展而來,“敏而好古”的孔子對前人的文化遺產格外痴迷,其研究到了融會貫通的程度。孔子之前,《易經》中已經有了中庸思想的基礎,因為《易》之變化,秉承的規律就是自然天道,而這個自然天道就是中庸所要求遵循的東西。老子《道德經》中明確提出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觀點。這種相互效法的鏈條靠什麽來維系?就是中庸思想所追求的中(正)和庸(平常)。今天批評一個人說不走正道,就是說這個人背離了中庸之道,所以,孔子說“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意思是說:君子一言一行都符合中庸的準則,小人的行為卻違反中庸的準則。君子能做到中庸,是因為君子做事處處處置恰當。小人之所以違反中庸,是因為小人從來沒有什麽顧忌和畏懼。

图片alt由此看來,認為孔子中庸思想就是折中主義的觀點是片面的、不正確的,這種錯誤的觀點對於認識孔子、瞭解儒學會產生一種十分消極的誤導作用。 #百度好學知識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