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虐戀:“餘欽晉,如果有下輩子,我再報答你對我的那麽喜歡”

#小說推薦#今天給大家推薦的是豪門虐戀:“餘欽晉,如果有下輩子,我再報答你對我的那麽喜歡”

《第一甜婚:別惹重生傲嬌妻》

图片alt

短評:女主被未婚夫和閨蜜合謀害死,她的心好痛,如果能重來她定要渣男賤女受到該有的懲罰。然而她還什麽都沒做,前世跟她沒什麽交集的他,卻似屠殺般的舉動大驚四方,將渣男和賤女打入了地獄。女主以為自己這輩子是活得連上天都對她看不下去,不願讓她去投胎,寄在懺悔的意識里。 直到聽見他八十八歲孤獨老去的消息,她的眼角不禁流出一滴晶瑩的淚滴。對不起,餘欽晉,如果有下輩子,我再報答你對我的那麽喜歡。

內容賞析:“你們好,我是餘總的秘書陳賀,現在請立即派人將那位受傷的先生送去醫院,平息酒吧里的內亂。” 經理站在一旁不吭聲,任陳賀指揮着店里,身旁的小服務生問道:“經理,剛剛來的餘總是誰啊,怎麽您好像很怕他呢?” 經理手肘一撞他,斜眼一瞪,“你懂什麽,餘總可是跺跺腳都是讓C市一震的人物,咱們這小地當然是惹不起這樣的大人物了,真不知今天是倒了什麽血霉了。”

陳賀一直盯着酒吧,直到酒吧里恢復了之前的熱鬧。得知是於燦燦將人的腦袋打開了花,他不禁搖搖頭,於燦燦小姐真是能惹事啊,餘總也不知道為什麽,總是情願當那個為她擦屁股的人,還是上趕着的那種。 餘欽晉直接將於燦燦帶到了餘家旗下的五星酒店,電梯里,餘欽晉望着她,想到要是將她送回家,她知道了會對自己更加討厭的吧,無奈的彎了彎嘴角。

他將於燦燦放到了床上,為她蓋好被子,此時安靜的她,沒了平日里對他的討厭跋扈,像個可愛的洋娃娃。輕輕的將手搭在她的手上,一個月了,他只有現在這個時候才能碰觸到她。 黑夜茫茫,他站在窗前端着酒盃輕晃,公司的事物再繁雜也從未讓他感覺到疲倦,而面對於燦燦,他卻有些猶豫。她的母親走了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來,她見到他家的任何一個人都惡言相向,活像個張開滿身刺的刺蝟。

《我曾愛過你,空餘歡喜》

图片alt

短評:慕桑榆以為她已經把所有的情愛都埋葬在那場大火里了,火光瀲灧,再愛也不回頭。 她安居一隅,只想靜了餘生,可是他卻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用萬千柔情將她擁入懷里。 這樣的溫情脈脈,在她夢里出現過無數次,可是她卻不敢向前。只怕一步向前,步步皆殤。 顧長軒,你是我慕桑榆愛不起的劫。

內容賞析:從那以後,蘇雲鳳每天都會來看慕桑榆,說是讓兩個孩子從小培養感情,就像他們表姐妹一樣。雖然蘇雲鳳每天都是一副溫柔的樣子,可是慕桑榆從心底裡覺得一陣不安,但是又說不出是什麽感覺。蘇雲鳳每天都在找機會,可是顧長軒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最近竟然足不出戶,蘇雲鳳只能在心裡乾着急。終於有一天,顧長軒接到命令,到西山大營去處理一個案子。

等到顧長軒才剛剛離開,蘇雲鳳就帶着人浩浩盪盪的去了慕桑榆那裡。慕桑榆看着蘇雲鳳,不知道為什麽,下意識的就護住自己的肚子,這段時間雖然蘇雲鳳天天都會來,但是她卻肯定的感覺出今天的蘇雲鳳跟平時不一樣。慕桑榆後退半步,問“蘇雲鳳,你來乾什麽。”“姐姐這話問的奇怪,妹妹能乾什麽,當然是來看姐姐啊。”說着對身後一個丫鬟使了一個眼色。丫鬟很有眼色的就端了一碗藥走上前。

這可是精心替姐姐準備的,姐姐可要趁熱喝了。藥味彌漫在整個房間里,自從懷孕後,慕桑榆每天都吃安胎藥,安胎藥的味道就是化成灰她都記得。而眼前的這碗藥,很明顯不是安胎藥。蘇雲鳳,我不管你安的什麽心思,但是我告訴你,你別白費力氣了,這藥我是不會喝的。不喝?蘇雲鳳剛剛還溫柔的臉馬上變得如寒冰一樣“姐姐最好還是識相一點,妹妹給你體面你如果不要,也別怪我這個做妹妹的心狠了。”

《再見亦如初》

图片alt

短評:四年後,席濛終於從失敗的婚姻中脫身,再度追尋她從前的夢想。四年後,許亦遠再度重逢自己暗戀了一整個年少時光的席濛,卻正逢她人生的最低谷。她不曾知道,就算自己與全世界為敵,也有一個人默默站在她身前,為她擋住了半生風雨。

內容賞析:出差?席濛一怔,旋即反應過來,心裡想着莫不是因為自己讓許亦遠耽誤了工作。這麽一想,抱歉的反而是她了:“都是因為我耽誤了你的工作,你快去吧,我坐保姆車回去就行了。”許亦遠摸了摸她的腦袋“不是因為你,不要多想了。”話畢,見程雅將保姆車開到了跟前,許亦遠將手放下,冷硬分明的臉龐柔和下來“快上去吧,我走了。”“嗯。”席濛點點頭,想了想,又補上句“一路順風”。

許亦遠失笑,目送着她上了保姆車,直到車子開出了視線範圍,這才邁開步子,徑直找到自己車停的位置,拉開後座坐了進去。梁助已經坐在車里等候多時了,見許亦遠坐進來,便請他指示:“許總,我們是迴首都嗎?”“不回去。”男人漫不經心地扯開領帶,淡聲吩咐下去,“通知下去,去S市的考察提前到明天,讓人給我訂今天的機票。”出乎預料的回答,讓梁助理意外的“啊”了一聲。

瞥了眼大驚小怪的助理,許亦遠挑眉:“有什麽意見?”“沒……”梁助想了想,還是不怕死道,“您這會兒不用陪着席小姐麽?現在可不是出差的好時機啊。”這許總腦迴路到底是怎麽長的,這會兒不黏着席濛一舉拿下,出哪門子差啊。這不是給情敵機會嘛!雖然暫時還沒有情敵的苗頭,但是就憑席濛的長相,哪裡會缺追求者?許亦遠神色不變,言簡意賅:“她不喜歡黏人的男人。”

今天的推薦就到這里了,喜歡的朋友還請點個關註,祝大家有個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