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古詩中的“斜”,一個爭論不休的讀音:你想讀啥就是啥

图片alt

有個班主任老師微信問我:姐,這個“斜”字讀什麽音?是“xie”,還是“xia”?

我一看立刻就腦袋疼,這是我最不愛回答的問題之一,實在是不好回答。

是的,這是那首著名的《山行》中,那個被廣泛爭論的“斜”字:

遠上寒山石徑

白雲生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我沉吟半晌,決定還是實話實說:這個,我個人認為,“xie”或者“xia”,讀哪個音都行。

這叫啥態度啊?人家認真請教我,我竟然給了這麽一個模棱兩可、啥啥都行、等於沒有回答的答案。貌似太敷衍了!

图片alt

但我真不是敷衍。我確實認為,這兩個音讀哪個都沒問題。習慣讀哪個就讀哪個唄,自己覺得哪個讀得順嘴就讀哪個唄,我們沒必要跟讀音過不去。

為了表明我是認真回答她的問題,我又用了十多分鐘,詳細給她解釋了我的理由。

這是一個涉及古音和現代音的問題。

因為年代久遠,古代有很多字和現代讀音不一樣,一如很多古代的漢字與現代漢字寫法也不一樣(繁體字和簡化字),以及同一個字同一個音,意思截然不同(比如“走”,在古時是跑的意思)。

回到這個“斜”字,它在古代大部分時候也讀“xie”,說文解字中是“似嗟切”,只不過在詩詞中要押韻的時候,時常被讀成“xia”(不需要押韻的時候還是讀xie,比如林逋的《山園小梅》:疏影橫(xie)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再後來,時光進入了現代,古詩都已經成為遺產了,在生活中再也沒有讀“xia”的地方了。所以呢,我們讀古詩,讀成“斜”也未嘗不可。

图片alt

很多人不跟古今的字形較勁,那麽多古代的繁體字都成了簡化字(大概覺得那是國家行為,較勁也沒用),也不跟古今的字意較勁——沒人說為什麽不繼續用“走” 來表示“跑”呢?走多文雅啊……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很多人就喜歡跟古今讀音較勁。

弄得我們當老師的,都不知道該怎麽讀古詩了,怎麽教孩子了,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就出錯。

我對我的同事說:

你覺得“xia”押韻好聽就讀“xia”;你覺得簡單習慣就讀“xie”。沒什麽對錯之分。但是呢,這里有個問題,你要是讀“xie”吧,大概會有沒文化的人笑話你沒文化:你看你看,這人竟然不知道在古代正確的讀音……

所以,你要是怕被人笑話沒文化,就讀“xia”吧,這個安全。如果你對自己有自信,不在意別人,愛讀“xie”就讀吧。

图片alt

但你是老師,如果你要讀“xie”,你最好還是跟你的學生,如我這般詳細給他們講清楚。否則,不一定哪個學生就跳出來說,我們什麽輔導班老師說了啥啥啥,貌似咱們還沒人家輔導班老師有文化……

我的同事很滿意我這番啰嗦冗長的解答,對我說,這是一個學生家長問她的,孩子要參加朗誦比賽,對這個字音很困惑,在網上也沒搜出來答案。

我說,這這這,我這不是給人家家長弄懵圈了嗎?

她說哪裡啊,我將我們的聊天記錄截圖給家長,他誇你太有研究了,以後有問題還要請教你…..

必須說明的是,以上解釋,並不是我讀到的哪個權威的論斷,完全是我個人的理解,是我多年讀書、生活的思考與理解。

你問我,我讀什麽音?

因為我小時候的語文老師教我讀的是“xie”,我已經習慣了,所以自己讀的時候會讀“xie”。但是,很多時候,在別人面前,我怕他們笑話我,說我沒文化——雖然我確實沒什麽文化,但被看起來好像還不如我的人,嘲笑我沒文化,也是一件很鬱悶的事情。而彼時,我又沒時間或者懶得說出以上我的思考,我就刻意讀成“xia”,然後皆大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