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人物誌:被顧大嫂帶偏的孫新

图片alt

幽暗的夜色籠罩着登州的每一處角落,夜色有些濃,一盞如豆的油燈下,孫新有一口沒一口地喝着碗里的水酒,寡淡地把一粒一粒花生米丟入嘴裡。目光投向門外無盡的黑夜,咕咚又一碗水酒下肚,孫新有些微醉。

這時裡屋有個婦人身着單薄的睡衣緩緩走出,身姿款款,緩緩扭動,仿佛很嫵媚,但是那高大健碩的身材配上這步法着實有些讓人消受不了。

那婦人溫聲細語道:“相公該就寢了。”孫新微醉中失神,竟然沒有聽見。

下一刻,一個尖利的聲音便在孫新的耳邊響起。

本來簡單的“就寢”兩字,這婦人硬是加上了大量的修飾語,這些修飾語中包括了孫新的老娘,以及貶低孫新身份的字詞例如:畜生啊!賤種啊!

孫新立即打了寒噤,酒力頓時全消,真是母大蟲顧大嫂牌解酒藥,藥到酒醒。

孫新起身施禮道歉,顧大嫂此時沒有了款款的步伐,雙手環胸死死地瞪着孫新,目光凌厲至極。

孫新趕緊又施一禮,滿臉的歉意。

顧大嫂道:“是不是又想哪個狐狸精了?”孫新道:“在我眼裡娘子最美。”

顧大嫂聽了這話神色略緩和了一二,抬起右手捋了捋自己剛剛洗過的頭發,甩了甩,孫新見到此景立刻道:“娘子的頭發越發的秀美了。”

顧大嫂聽到此話更是露出了一絲笑意,於是柔聲道:“相公,剛才我喊你怎麽沒有理我啊?”

孫新道:“剛才睏乏了,許是白天太忙碌了。”

顧大嫂皺起了眉頭:“難道相公和我在一起很累?”

孫新見到顧大嫂露出了笑容,心下放鬆了許多道:“沒有的事。”

顧大嫂道:“那剛才你怎麽說睏乏了。”

孫新一時說不出話來,顧大嫂此時臉色立刻大變,雙手胸而抱冷聲道:“剛才一定再想其他小姑娘,還要狡辯。”

孫新不知是氣的還是嚇得結巴地道:“我。我,我,”一時說不出話來。

顧大嫂眼睛盯着牆角的搓衣板,孫新沮喪地拿起了第九個被跪壞的搓衣板。

此種場景在孫新和顧大嫂之間展現了不知多少次。

說起孫新,他原本是瓊州人,稍微給海南廣告一下,瓊州即使現在海南省,也是海南的別稱。

孫新出身軍官子孫,因兄長孫立官拜登州兵馬提轄,於是也來到登州謀生。

他生得身強力壯,英俊瀟灑,隨兄長學得一身本領,“使得幾路好鞭槍”,人稱小尉遲這樣一個軍方大佬的弟弟,才華橫溢,英俊瀟灑的人物,應該是有一個好發展,但是他卻娶女子顧大嫂為妻

關於顧大嫂的外貌描寫,施耐庵先生用了簡單的白描手法:眉粗眼大,胖面肥腰,這八個字基本奠定了顧大嫂的外貌應該很呵呵了。

至於孫新為什麽會娶顧大嫂,思來想去搞不明白,孫新本人是個靚仔,經濟方面也應該不成問題的,顧大嫂家充其量是開飯館兼做賭場的,難道是英雄惺惺相惜,難道是孫新有特殊愛好,或者是顧大嫂武力鎮壓了孫新,再或者是孫新效仿諸葛孔明,一個智慧與美貌並存的人物非要搞一個醜女為妻。這對撰寫本文的我是一個謎團。這個謎團里顧大嫂散發讓孫新着迷的魅力。

婚後的兩人,顧大嫂是把孫新拿捏得死死地。而且顧大嫂成功地把孫新一家從軍官子孫變成了山賊強盜,特別是孫立一個地方軍隊大佬。

图片alt

樂和報信後,顧大嫂對孫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孫新不敢反對,而且配合著演了一齣戲,對哥哥孫立說顧大嫂病了,要完犢子了,趕緊來看看。

孫立即使再忙也要來的,於是完美地把孫立忽悠過來,剛進屋,顧大嫂就動刀子了,同意和她去劫獄活,不然就是死,強行鎮壓孫立,孫立由軍方大佬變成殺人強盜。

大夥劫獄成功後,一路奔向梁山,宋江正為攻打祝家莊急得滿嘴起泡。

孫立為了在梁山站住腳,不得不主動上交投名狀,這個投名狀就是出賣自己的同門師兄弟欒廷玉,祝家莊上的演武教習。

至此孫立不但變成了山賊草寇還變成了出賣同門師兄弟的小人。

孫立做山賊是被逼的,那麽出賣師兄弟也是被逼的,只是後者是前者的延續,或者這也是孫立沒有進入天罡三十六將的原因,一個出賣師兄弟的人,任何人都從內心裡反感的。

這里貌似和顧大嫂沒有關系,但是人們常常為了掩蓋一個錯誤不得不犯下另一個錯誤。

图片alt《水滸傳》人物誌:毛太公碾壓解珍解寶《水滸傳》人物誌:一丈青扈三娘道友請您上座:第十章幻境磨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