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河北農婦拿傳家寶做鑒定卻被沒收,告狀29年,結果如何?

1983年11月11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晉縣(今晉州市)槐樹公社北張里村的村民劉翠釵,經過再三權衡之後,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個小包裹,孤身一人前往了位於石家莊市的河北省文物局。

當天下午五點左右,劉翠釵來到了文物局,輕輕地將包裹放在桌子上,然後主動跟文物處的工作人員說道:“同志,我手裡有兩件我爺爺留下來的老物件,希望能請專家幫着鑒定一下,看看是不是文物,如果是的話,能值多少錢?”

正在她和對方交流的時候,一個自稱是“石家莊地區文物保管所副所長”的男子走了過來,主動跟劉翠釵進行了交接。

图片alt

這位副所長叫做高英民,他將劉翠釵帶來的兩件“傳家寶”:一個白色的藥碾、一個黑色的陶缽收下之後,隨手以個人名義給她打了一個條子:

收到晉縣槐樹公社北張里大隊劉翠釵送來的白石藥碾和黑陶缽兩件器物

石地文管所高英民

1983年11月11日

之後,高英民告訴劉翠釵:“鑒定結果以後會告訴你的,你先回去吧。”

確認高英民將兩件“傳家寶”都收下了之後,劉翠釵心裡鬆了一口氣,毫不猶豫地轉身就往外走,心裡直想着:“也不知道這兩樣東西能賣多少錢······”

被扣留的“傳家寶”

图片alt

劉翠釵

很快,劉翠釵就成為了村裡面的名人。石家莊地區文物保管所的工作人員親自來到她家,當眾宣佈,為表彰劉翠釵“主動上交國家一級文物”的行為,決定一次性獎勵她600元人民幣。

在80年代,600元也是一大筆數額了,村裡人都為她感到高興。

12月10日,共青團晉縣委員會還專門發表了晉團[1983]10號《共青團晉縣委員會關於表揚劉翠釵同志的通報》文件,稱:

“劉翠釵同志是晉縣槐樹公社北張里村青年,她把發現的出土文物主動上交國家,並將有關部門給予的獎金,全部獻給大隊團支部,表現了崇高的愛國主義精神,為全縣團員青年樹立了光輝的榜樣。

······

為此,共青團晉縣委員會決定對劉翠釵的先進事跡在全縣通報表揚。”

图片alt

共青團的這份文件一經發表,劉翠釵在本縣的名氣更大了,她後來還加入了晉縣文物愛好者協會。

不久之後,共青團河北省委主辦的《河北青年》雜志,還專門將劉翠釵“主動捐獻”文物一事進行了大幅報道。

然而,當地人民不知道的是,雖然獲得瞭如此多的殊榮,劉翠釵自己卻完全高興不起來。每當有人叫她“榜樣”。她也往往不予理睬。劉翠釵還曾專門跑去了晉州市文體局,說:“高英民說我的兩個傳家寶在你們這里,你們把傳家寶還給我!”

鬧至法庭

原來,在劉翠釵看來,這兩件傳家寶,她是“被自願”上交的。

图片alt

據劉翠釵回憶,1983年11月11日她將兩件“傳家寶”送到省文物局之後,就高高興興地回家等消息去了。

在家裡等了一段時間之後,啥消息都沒等到,劉翠釵當時就有些着急了,心想:“這是咋回事啊?就算鑒定再久這麽長時間也該有個準信了啊?”

越想越心急的劉翠釵將高英民給她的紙條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終一咬牙一跺腳,決定親自去石家莊文管所走一趟,問問那位高副所長到底咋回事。

高英民見了劉翠釵之後,表現得很熱情,還給她倒了一杯茶,聊起了劉翠釵那兩件“傳家寶”的事。

图片alt

高英民

據高英民講,劉翠釵送來的兩件文物一件是唐朝的,一件應該是秦漢之前,最起碼是商周時期的重要文物,非常具有歷史研究價值,均屬於國家甲一級文物,現在已經按照相關規定上交國家了。

本來只是拿“傳家寶”出來鑒定一下,現在寶貝卻莫名其妙上交國家了,劉翠釵當然不願意,之後不止一次地跟高英民鬧,要求將她的那兩件傳家寶拿回來。最終,高英民只得告訴她文物現在正歸晉縣文體局保管,沒在自己這里。

有了線索之後,劉翠釵二話不說找到了晉縣文體局索要文物。結果文體局的工作人員告訴她,文物是石家莊文管所送來的,不能證明這兩件文物是你的,因此拒絕歸還。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劉翠釵不停地找石家莊文管所、晉縣文體局鬧,要求收回傳家寶,結果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個:“不可能”。

图片alt

在這種情況下,自認為已經走投無路了的劉翠釵決定“硬拼到底”。於2003年10月26日徑直走入了晉州市人民法院,直接將高英民和晉州市文體局告上了法庭。

在起訴書中,劉翠釵這樣寫道:

1983年11月11日,我拿着我的白石藥具一件和黑陶缽一件。委托高英民鑒定,他給我打一收據,不知是技術原因還是其他原因,其鑒定一直未果。我便向高英民提出要回原物,他說晉州市文體局要走了,讓我去文體局索要。我又向晉州市文體局索要,該局以不是從我手裡拿的為由拒不給付我。

劉翠釵的要求有三:

“第一、被告高英民承擔過錯責任,賠償經濟損失叄仟元;

第二、被告晉州市文體局歸還白石藥具1件,黑陶缽1件

第三、二被告共同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图片alt

“傳家寶”還是“出土文物”

本案涉及到了國家一級文物,案情還比較復雜,晉州市法院經過深思熟慮後,決定將本案的案情跟石家莊市中級法院進行匯報,申請本案指定管轄異地審理。

石家莊中級法院經研究後決定,將本案交由辛集市人民法院審理。

2004年7月21日,劉翠釵訴高英民、晉州市文體局一案正式開庭。

劉翠釵作為原告,在法庭陳述中表示:

“我爺爺在世時經常治病救人,我從小受他影響也愛好學醫。爺爺正是因為看這一點,才將他所有的醫書和所有的老物件都留給了我,其中就包括那個藥碾和黑碗(黑陶缽)。據我爺爺講,這兩樣東西是他解放前買的,當做傳家寶留給了我。

高英民這個人欺上瞞下,把我送去鑒定的寶貝給據為己有,後來我聽說,他是為了晉升專家才這麽做的,請法庭維護我的合法權益,將本就屬於我的東西還給我,並賠償我3000塊錢的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

图片alt

劉翠釵

對於劉翠釵的這一番陳述,高英民鼻子都差點氣歪了,他直接在法庭上當庭指控:“她在撒謊,說的根本不是事實!”

之後,從高英民嘴裡講出了一個和劉翠釵的陳述大相徑庭的故事。

據高英民講,11月11日傍晚,他突然接到了省文物局的工作人員王玉才打來的電話,說文物局剛收到了兩件文物,要他去做鑒定。

高英民抵達之時,劉翠釵已經離開了。王玉才要求他先寫一份收據,等劉翠釵再來的時候交給她。之後,高英才就帶着兩件文物回了文管所鑒定。

高英民根據白石藥碾上的紋飾判斷,這應該是個唐代的文物,具體年份需要進一步鑒定。另一件黑陶缽更了不得了,這種物件在秦漢之後就很少發現了,是一件非常珍貴的古代文物。

在對兩件文物鑒定時,有一件事引起了高英民的註意。這兩件文物上存在着泥土粘結而成的板塊,說明這文物應該是近期出土的,劉翠釵簡簡單單地將文物用水做了清理,還沒刷乾凈就急匆匆的拿來鑒定了,這也就說明,這兩件文物根本不是她家祖傳的。

图片alt

高英民為了證實自己的判斷,專門前往北張里村進行了調查。當時劉翠釵不在家,是她父親接待的高英民一行人。

當高英民問劉父那兩件文物是哪來的時候,劉父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哦,那是俺家小子從村北的一個墓里撿到的。”

原來,1983年11月10日下午,劉翠釵的弟弟在村子北邊一座土丘的背面挖土時,挖出來了一些古代的文物,然後就將它們全都帶回家來了。

一聽這話,高英民當即讓劉父帶他們去看看那座墓葬。

到了現場之後,高英民發現這座古墓遭到了比較嚴重的破壞,墓門已經完全壞掉了。他為此專門雇傭劉家人幫着一起進行考古發掘,並在劉家吃了一頓午飯。

图片alt

經過調查之後高英民得出結論:“這是一座唐代中期的墓葬,不管是現正存放在劉家的6件文物,還是劉翠釵拿來鑒定的兩件文物,都應屬國家所有。”

回憶到這里,高英民在法庭上提出:原告過了20年才起訴,主要是因為受到了利益的驅動。近年來頻頻舉辦的文物拍賣會上,一件文物能拍賣數百萬乃至數千萬,讓原告後悔不已,才會選擇起訴。

另一邊,文體局的委托人也進行了發言,說這兩件文物毫無疑問應該是國家所有的。文體局的文物圖集裡面還有原告捐獻文物的照片,還有一張原告和晉縣文物愛好者協會全體會員的合影,她一個農村婦女,就是因為捐獻了這些文物才成為會員的。

2005年2月2日,辛集市人民法院做出判決,裁定本案不屬於民事案件範疇,駁回了劉翠釵的起訴。

图片alt

劉翠釵

一波三折的“傳家寶”爭奪戰

對於這一結果,劉翠釵顯然不可能接受。同年6月28日,她就向晉州市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這回,她還把石家莊文物保護研究所、河北省文物局一起告了。

一個農村婦女,一口氣將省市縣三級文物管理部門一起告了,這在當時可是一件大新聞,為了慎重起見,石家莊市中院特指定正定縣人民法院來對本案進行審理。

在法庭上,辯方律師指出,原告第一天發現古墓,第二天就帶着“祖傳文物”跑過來要求鑒定,這真的是巧合嗎?明明和同時、同室出土文物的年代、特徵相似,卻偏說這是“祖傳文物”。是“受到啟發”才拿去鑒定的,這說法完全不可信。

2006年9月1日,法院撤銷了石家莊文物管理部門將原告兩件文物收歸國有的具體行政行為,但沒確認兩件文物的具體歸屬。

對於這一結果,原、被告雙方都不滿意,雙雙提起了上訴。

图片alt

3個月後,市中院裁定撤銷了這一判決,讓正定法院重審。

2008年6月18日,考慮到社會影響,正定法院再次做出判決,被告將文物收歸國有時沒有通知原告,手續不完善,且沒有充足的證據能證明這兩件文物和其他6件文物是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出土的文物,因此判令被告將石藥碾、黑陶缽在判決生效60日內歸還原告。

打了這麽多年官司,“民告官”竟然告贏了,劉翠釵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把。另一邊輸了官司的文物管理部門自然不甘心,而且也很擔心:萬一這事兒成先例了,以後再來幾個要求歸還文物的人怎麽辦?

在這種情況下,石家莊市文物保護研究所向石家莊市中院提起上訴。此事越鬧越大,當市中院判令維持原判後,省人民檢察院又介入了此事,跟省高院提出了抗訴。

图片alt

就這樣,2012年5月4日,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了終審裁決:

“原二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石家莊市文物保護研究所無證據證明訴爭的兩件文物為出土文物,也無證據證實劉翠釵知道兩件文物在1983年11月已被認定為出土文物並收歸國有······河北省檢察院的抗訴理由不能成立。判決:維持本院(2009)石行終字第00159號行政判決。”

這一場持續了29年的風波,終於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來源:Talk歷史

聲明:刊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