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Zumthor / 建築的感知

图片alt

“我們無不被社會里各種浮於錶面的瑣碎所裹挾,而建築有能力去反抗所謂的形式主義和無意義的浪費,以此表達真實的自己。”2009年獲得普利茲克獎的Peter Zumthor一直以來都被媒體稱為“隱居山林的修士”,雖然這種形容與他本身具體的行為並無太大關聯,但恰恰從側面印證了他對於工藝、質量、氛圍和精神的極致追求。

图片alt 图片alt

Bruder Klaus Field Chapel
時至今日,在Peter Zumthor從業的五十多年時間里,他僅完成了二十幾個項目,雖然出品不多,但他的每個作品都與所在場地有着密切的聯系,這其中所反映出他對哲學和歷史的深入理解與思考,他所使用的的材料和結構是對場地的一種真實回應,也是對建築特定身份的最好詮釋。

图片alt 图片alt

Kolumba Museum
在少數公開的建築作品中,於1997年竣工的奧地利佈雷根茨美術館是Peter Zumthor的代表作之一,低調的混凝土建築表皮覆蓋着一層磨砂玻璃,漫射的自然光通過天花與光滑的混凝土相遇,彼此交相輝映,令建築成為一座有機的生命體,隨着光線的變化而起伏呼吸。

图片alt 图片alt

Kunsthaus Bregenz
和奧地利佈雷根茨美術館在差不多時間內竣工完成的瑞士瓦爾斯溫泉浴場像一塊經過工匠雕刻的巨型岩石,靜靜地佇立在雪峰山腳下。一半埋於地面,一半與地勢相連,綠色的屋頂草坪和山坡形成連貫的整體。類似洞穴或採石場的下沉式結構令山、水、石彼此相通,消解幾何形體的人造痕跡,體現出融於場地的自然感和有機性。

图片alt 图片alt

Therme Vals
除了大型公建外,Peter Zumthor還設計了一系列位置偏僻的小型建築,不管是位於田野中的Bruder Klaus教堂,還是狀如船形的Saint Benedict教堂,都在傳遞着他對於形式和建造方式的思考。與他的建築品質相似,Peter Zumthor本人也十分低調,他和他的家庭成員定居在瑞士的一個小村莊中,許多著名作品的設計都誕生於此。這座簡約的住宅承載了他的對建築的熱愛,也是他精神的故鄉。

图片alt

卒姆托住宅
Zumthor House
位於瑞士和義大利邊境接壤處的Haldenstein村莊是Peter Zumthor妻子Annalisa的故鄉,也恰好是他的第一個建築作品(建於1976年)的所在地,之後,他正式由一位櫥櫃設計師轉型為職業的建築師。1985年,Peter Zumthor在此地修建了他的自宅以及工作室,將這片充滿個人回憶的土地變成了他的第二故鄉。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在設計自宅之前,Peter Zumthor曾在靠近住宅的場地上修建了一間工作室,作為早期的作品,這座建築在結構和材料使用等方面還能明顯的看出他作為櫥櫃設計師偏向產品化思考的影子。但到了設計自宅時,Peter Zumthor的設計手法和側重點發生了明顯的轉變,他開始嘗試理解材料本身所蘊含的特性、氣味和情緒的表達,並通過這種“直覺”再造感性的建築。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自宅在平面上呈“U”字型佈局,分為工作室和住宅兩個部分,二者僅間隔幾米,並通過一個精心設計的花園進行空間的過渡。作為工作室的建築是一座單層的混凝土結構,極簡的形式將更多地表達空間讓給了材料和環境本身,通高的玻璃幕牆面向綠意盎然的庭院,營造出自然輕松的工作氛圍。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雙層住宅於視覺上更加令人註目,金屬材料鋪設的屋頂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遠看如柔軟明亮的紡織物,消除了混凝土的厚重感,強調空間的自我感知。室內的部分房間主要採用木材作為牆壁飾面,結合地面木地板,通過溫暖的色調和觸感引發人們對於“家”的情感共鳴。

图片alt 图片alt

自宅獨特的延展式空間佈局和高挑的房間令人想起他的另一件作品——瓦爾斯溫泉浴場,從工作到生活,從公共空間到私人場所,連貫的空間通過細膩的層次結合在一起,最終凝聚成一個緊致的混凝土體塊形態,將自然囊括其中。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Peter Zumthor的建築有一種寧靜的美感,對他來說,建築的存在即是其最核心的意義,作為感知型的建築師,他的設計並不以形體、立面或外觀為主導,而是註重人們通過指尖觸碰它們時的真實感覺。他為材料賦予了超越本身和形式的語義內涵,並因這種基於心理學、哲學和歷史的敏感性獲得了世人的贊譽。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