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政對賈寶玉的愛,從來沒有缺失,而是用更隱晦的形式表達!

賈政是榮國府的當家人。次子當家,卻與保齡侯史鼐兄死弟及不同。賈赦沒死卻由賈政當家,未免“名不正言不順”。如何能夠當好家成了對賈政最重要的考驗。

賈政勵精圖治,堅持科舉教育,對兒孫讀書極為重視,力圖棄文從文為賈家再開創一條世襲以外的科舉之路。以至於治家甚嚴,令賈寶玉、賈環和賈蘭對他畏之如虎。

图片alt

不說賈政治家效果如何,對兒孫確實愛之深責之切。尤其是繼承人二兒子賈寶玉不愛讀書,賈政更是恨鐵不成鋼。曾一度將之差點打個半死。賈寶玉對父親就像老鼠見了貓,一百個不想接觸。

賈政嚴父若此,不免讓人產生其對兒子的管教,究竟有幾分愛意,還是僅為了滿足他個人興家的追求。

其實,賈政對賈寶玉的感情並不少。原文有幾處描寫,能窺探出賈政愛之深責之切的老父深情。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曾說賈政因賈寶玉抓周時抓了胭脂水粉很是不喜歡。賈雨村講他如何被甄寶玉攆走,也變相證明賈政對賈寶玉的不滿意。等到賈寶玉要和秦鐘上學時,賈政的態度很好的詮釋了他的不滿。

图片alt

(第九回)忽見寶玉進來請安,回說上學里去,賈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學’兩個字,連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話,你竟頑你的去是正理。仔細站臟了我這地,靠臟了我的門……你去請學里太爺的安,就說我說了:什麽《詩經》古文,一概不用虛應故事,只是先把《四書》一氣講明背熟,是最要緊的。”

賈政嘴裡罵着賈寶玉,再提讀書讓他“羞死了”。還說乾脆去玩要緊。就表明賈寶玉不愛學習讓賈政極為頭疼也無可奈何。

但他真正的心思,卻還是不經意表達出來。他諷刺完賈寶玉,末了還是囑咐李貴去告訴賈代儒,讓兒子背熟《四書》,是老父親唯一的期待。

图片alt

父親與母親的愛表達不同。王夫人會摩挲着賈寶玉,讓他按時吃飯早點休息。賈政卻往往一瞪眼或者呵斥一句就把“為你好”隱晦地表達出來。

傳統的父親吝嗇表達感情,嚴父才是他們的代名詞。父親與兒女太過親近,反而失於威嚴,致使子女“不怕”無法管教。

“怕”是古人崇尚的教育之道。賈家出了名的“嚴父”。像寧國府賈代化教育兒子像審賊,非打即罵。比較起來賈政真正下狠手打賈寶玉只有一次。

賈寶玉屢犯錯誤,賈政被氣得失去理智,甚至一度動了“殺”心,卻也是恨鐵不成鋼,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打了兒子後,他數次落淚也引人戚戚然。

图片alt

賈政對賈寶玉“不學無術”早有認識也有接受的心理。隨着賈寶玉長大,他也接受了現實。

但在賈寶玉的姻緣考量上,賈政要比王夫人更加明智,也更尊重兒子的選擇。

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賈政評價未來林黛玉居住的瀟湘館,“若能月下在此窗下讀書,不枉虛此一生”,就是明確出身書香門第的林黛玉和木石姻緣對賈寶玉的益處。

賈寶玉娶林黛玉,夫妻琴瑟和鳴,如果能夠改弦易轍勤奮學習就更好,即便不能也可以為後代謀福祉。關鍵是人生得知己陪伴,於願足矣。

賈政的評價,草蛇灰線表達出他支持木石姻緣的立場。等到賈寶玉的怡紅院,賈政又一次表明瞭他的態度。

图片alt

(第十七回)賈政道:“依你如何?”寶玉道:“依我,題‘紅香綠玉’四字,方兩全其妙。”賈政搖頭道:“不好,不好!”

賈寶玉認為“紅香綠玉”兩全其妙,賈政嘴裡說着“不好”,其後卻默許了。

曹雪芹通過父子二人的答對,表明賈寶玉和賈政都認同林黛玉的立場。最關鍵是賈政說的那句“依你如何?”

古代社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親對兒女姻緣有一言決定權。賈政說“依你如何”,卻透露出他有尊重兒子想法的意思。這顯然是對自己姻緣的一種反思。

王熙鳳借平兒挾制賈璉的方法,無疑是對王夫人當年有樣學樣。王夫人就是利用周姨娘,成功讓賈政吃了十幾年的苦楚。賈政中秋節講得怕老婆笑話,固然是調侃侄兒賈璉,何嘗不是自嘲,言外之意“王家女兒都善妒”。賈政自己婚姻不幸福,便不想難為兒子賈寶玉。

图片alt

等到賈政外放三年學政回來後,灰了功名之心,更覺得賈寶玉“詩酒放誕”做一個文人未嘗不好,反而更欣賞起兒子的文才……這些都是賈政主動緩和父子之情的隱筆。

通過第五十八回杏子陰假鳳泣虛凰,“梨香院三官故事”的伏筆來看,賈寶玉娶薛寶釵是以續弦之禮,證明他與林黛玉起碼訂婚後出了意外。聯系賈政的態度,肯定是他做主“依了”賈寶玉的心。只可惜橫生意外,寶黛終究不成,非賈政之願。

文|君箋雅侃紅樓

還請幫忙點贊、收藏,能關註作者更好,每日都有新內容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