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的出路不是招安更不是造反,他們註定只有一條路走

招安!

在宋江看來,招安可以給梁山正名,脫離賊寇的罵名,成就忠義美名,給後人一條寬闊大道。

但對於梁山來說,招安本身就是一條不歸路。

图片alt

梁山上的人得罪朝廷大員,打家劫舍,殺人越貨,亂殺成性,擾亂社會這些都是其次。

梁山最不能被大宋朝廷所容忍的是:打了蔡京、高俅、梁中書、童貫的臉,這都是什麽人?他們把持宋朝廷大政,跺跺腳整個大宋都要顫抖的人物。

图片alt

但梁山的人打了他們的臉,不僅如此,更過分的是打着人家的臉,笑着對人家說:我梁山都是大宋的忠良義士,我們也想盡忠報國,打你們是不得已,讓皇帝來招安吧。

图片alt

這些朝廷大員回去後體面何在,他們代表的朝廷體面何在,他們如何能容忍這些打了他們臉,又要與他們共舞的人呢?

梁山上的人不死,他們還有何威嚴,還有何面目執政朝廷,朝廷還有何面目統御萬民。

在那個時代除非你更強,讓他們咽下這口氣,就像遼,金一樣。否則為了朝廷的體面,朝堂上的人都不會容忍他們的存在。

所以梁山的命運註定是悲劇的。

至於造反!

梁山根本不具備任何造反的基礎。

首先看梁山的口號“替天行道”,他們的口號和老百姓沒有任何關系,老百姓不會跟着乾,這就沒有了群眾基礎。

這個口號也沒有明確要推翻朝廷,就是一個模棱兩可的想要打抱不平,所謂模棱兩可,是因為梁山替天行道的多重標準,他們是想替皇帝執行法律,還是想替老百姓打抱不平,其實在他們心中也是迷茫的模糊的。

再者宋江很自卑,也沒有野心。宋江在招降關勝、呼延灼、盧俊義時都有謙讓首把交椅的行為,這里不只是演戲收買人心,他知道以他的出身在江湖上有一定影響力,可以做一方大哥,但是在這些人面前,他沒有信心能夠讓這些人聽命於他。

在這些世家大族人面前他有壓力,在這些人面前他自稱小吏,可見一斑。

另外宋江從來就沒有過“彼可取而代之”的野心,他在殺閻婆惜前就沒有過任何逾矩的想法。之後也只是為了活命才上了梁山,雖然上了梁山,但他不想背負賊寇的罵名,始終想的是想要正名。

图片alt

三者,梁山人心不穩、不齊,看似團結,但對於未來出路,各有心思,可分幾派。

一是原來是朝廷官員被逼上梁山的關勝、呼延灼等,他們希望招安,再擁有一個出身,這些人只是在招安上和宋江思想一致;

二是以李逵為代表,宋江的鐵粉,天不怕地不怕,就想着殺了皇帝;

三是桃花山二龍山以武鬆為代表,想着繼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占山為王;

四是林沖為代表,與朝廷官員有仇,不想與這樣的官員同流合污,也不想造反,占山為王也只是被逼無奈,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何方。

很多人是被裹挾着往前走的,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何方。

四者,梁山沒有政治基礎,梁山整體素質文化水平低,讀過書的屈指可數,沒人具備治世之能潛力,也沒有人擁有看清社會現狀的智慧。

五者,宋朝經濟發達,人們生活能夠維持。在一個朝廷沒有懶透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老百姓但凡能活下去,就不會造反,這一點來看宋朝還是一定民心的。

六者,有外擄威脅,整個社會基調就是收復燕雲之地,驅除韃虜,內部團結。宋朝廷在不斷渲染大遼,西夏騷擾邊境,打草谷,邊境民不聊生,好男兒都應該報效國家,飢餐胡虜肉渴飲匈奴血。

在這種基調下,人們還是要一致對外的,尤其是北方地區。

那梁山的出路在哪呢?只有一條,那就是:清君側。

只有清除朝廷姦臣賊子,還人們一個朗朗乾坤,既符合替天行道,又可給梁山每個人一條出路,使人心一致,還可拉攏外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