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葉與帝國》:英國殖民者的茶產業,如何打敗中國茶葉?

茶,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是文明開化的象徵。一杯茶,代表着風雅、代表着節制、代表着格調、代表着健康。

萬丈紅塵三杯酒,千秋大業一壺茶。清淡氤氳的茶香,總能為我們熏染出美好生活。

然而,在歷史學家眼中,茶除了提升人類的生活品質之外,還創造着我們所生活的現代世界。

图片alt

在《茶葉與帝國》一書中,作者埃麗卡·拉帕波特認為,茶葉不僅僅是一種植物或一種飲品,而且還是一股解決身體、國家和世界性問題的文明力量。

埃麗卡·拉帕波特是加利福尼亞大學的歷史學教授,她所寫的《茶葉與帝國》一書,以歷史學的角度,講述了近代以來英帝國如何推廣茶產業的故事。

在英帝國進入殖民時代後,他們山寨了中國的茶文化,並將茶產業做為一項重要的殖民產業,把茶推廣成為了一種世界性飲品。

在推廣茶產業的歷史中,他們採取了各種方式。很多的方式,全然沒有茶所代表的風雅與節制,而是充滿了野蠻與惡毒。特別是對中國茶產業的掠奪,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喝茶,源於中國。雖然,起源的年代已無從考證,有人說始於神農,也有人說源於秦漢,但不管它源自何時,中國做為茶的起源地,都是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

並且,在很長的年代中,茶也一直是中國獨有的產物。1834年,英國的茶葉年進口量為4000萬磅,幾乎全部來自中國。

然而,象有齒以焚其身。國有寶物,必招覬覦之心。英國本土不斷增長的喝茶需求,也使英國的殖民主義者們,慢慢盯上了茶產業這塊肥肉。

图片alt

一、血淚之始

在當時的清政府統治時代,清政府禁止茶葉種植和加工知識。為了得到茶種,獲得信息,西方殖民者用盡了各種解數。

《茶葉與帝國》一書中,埃麗卡提到了荷蘭東印度公司,該組織內有一個叫做雅各布森的農業首席專員,曾在廣州工作,離開中國時,帶走了700萬粒種子,以及包括種植園主、制茶者和茶葉包裝製造者在內的15名工人。

為此,清政府懸賞捉拿雅各布森,要他的人頭。然而,清政府的行動失敗了,雅各布森帶着自己的人頭,以及贓物逃出了中國。

至於英國殖民者茶產業的出現,源自於在印度的阿薩姆地區發現了野生茶樹。但是,阿薩姆的茶葉質量太差,因此,英國人和荷蘭人一樣,乾了同樣的勾當。

一個叫做羅伯特·福瓊的人,受英國皇家園藝協會派遣,偽裝成中國人,從中國偷走茶種,發展了印度和斯里蘭卡的茶產業。

英國殖民者的茶產業,是以種植園的方式耕種生產的。對於種植園的管理,他們引入了美洲的種植模式,從各個殖民地雇傭工人過來勞作,歐洲人則充當監工的角色。

為了招募工人,他們做出了夢幻般的承諾,比如有一首民謠,是這樣記錄的:

來吧,讓我們去阿薩姆,我的女孩,因為我的家鄉苦難太多,我們去阿薩姆,去鬱鬱蔥蔥的綠色茶葉種植園之地。

然而,這些夢幻般的承諾,卻在地獄般的現實中,化為了泡影。這些被招募來的工人,不僅忍受着長時間工作、飢餓和疾病,還會遭受到鞭打、監禁、性虐待和身體虐待,一些種植園的工人死亡率可能高達50%。

茶,本來象徵着文明開化。可是,英國殖民者的所作所為,卻讓這種文明開化的象徵,沾染上了斑斑血淚。

而英國殖民者的茶產業,也就這樣,奠基在了千萬人的枯骨之上。

图片alt

二、欲加之罪

盡管英國殖民者在印度種植出了茶葉,但是印度茶葉的味道並不好,味道又濃又苦。即使專家們也都承認,這些茶葉氣味刺鼻,在採摘、捲制和烘焙上都存在缺陷。

因此,英國人還是喜歡中國茶葉,因為中國茶葉具有着“圓潤芳醇”的味道。然而,品質優良的中國茶葉,卻逐漸被英國人進行了妖魔化。

在那個時候,英國商人對茶葉的經營,存在着摻假行為,他們在茶葉中混入加了顏料的各種樹葉,包括山毛櫸葉、榆樹葉、橡樹葉、柳樹葉、楊樹葉、山楂葉、黑李葉等。

以致當時英國的一位檢察官在指控摻假行為時,曾這樣說道:“現在(公眾)認為他們喝的是一種讓人舒服且營養豐富的飲品,但實際上他們喝的很有可能是在城市周圍的樹籬中長出來的東西。”

另外,英國商人還有一種摻假方式,那就是把旅館、咖啡館等公共場所用過的茶葉,通過乾燥加工後,作為新茶重新流入市場。也就是類似地溝油的一種生產方式。

這些摻假行為,都是英國商人自己所為,但英國人卻把子虛烏有的罪名,強行加諸於中國人身上,污衊中國人用有害物質給出口的茶葉上色。

還有一些歐洲的植物學家,在不知道綠茶和紅茶是否同一種植物的情況下,就認為中國的綠茶是一種麻醉劑,長期飲用會影響人們的健康。

一些英美小說,也推波助瀾,將綠茶描寫為慢性毒藥,或者描繪成一種邪惡並令人上癮的東方毒品。在一篇名為《一個喝綠茶者的自白》的文章中,作者甚至於假定了鴉片和綠茶的相似性。

而中國加工茶葉的過程,也被污衊為一種骯臟的過程。有人說中國碾壓茶葉,是靠一個人在茶葉上一絲不掛地滾壓完成的,茶葉上沾滿了滾壓時流出的汗水。

所有對於中國茶葉的污衊,我認為除了經濟上的原因,還出自於一種受害妄想症。畢竟,英帝國主義帶給中國的是鴉片和戰爭,推己及人,他們很難相信中國會回饋以瓊瑤。

因此,埃麗卡在《茶葉與帝國》一書中認為,對於綠茶的擔憂是種族化的恐怖。

當然,對於中國茶葉的污衊,是極其可笑,也極其愚蠢的,以致也引起了很多理智人士的還擊。

一位倫敦市的議員就曾經說過:“它肯定是非常慢性的毒藥,一定是這樣,因為我只喝綠茶喝了60年,而我還沒有死呢。”

图片alt

三、無言以對

盡管殖民者們對於中國茶葉進行了可笑的污衊,可是,我們卻很少聽到中國的還擊。即使有一些微弱的聲音,也被淹沒在謊言與謠言之中。

福柯曾經說過,話語即權力。在中國的沉默面前,英國殖民者掌握了絕對的話語權。

殖民者對於中國茶葉所有的污衊,損害了中國茶葉的聲譽,從而增加了英國殖民地產業的市場份額。

英國殖民者就這樣以這些無恥野蠻的方式,通過盜竊、掠奪、污衊、說謊等各種方式,促進了殖民地茶產業的發展。

而且,不僅如此,他們還站在道德的審判臺上,認為帝國茶產業所取得的勝利,是由於英國工業、殖民主義和陽剛氣質戰勝了中國的遲鈍、軟弱和陰柔氣質,認為中國人“頑固野蠻”,而英國“文明且充滿活力”。

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對於任何一個熟悉近代史的人來說,都十分明白,是由於清政府的腐敗無能,以及國力的孱弱衰敗。

而埃麗卡拉帕波特的這本《茶葉與帝國》,也能夠時刻提醒着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些曾經的恥辱,也絕不能讓這些曾經發生過的歷史,重新成為我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