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百零八將本該保他一統天下,因母親多嘴被抽去龍筋剔去龍骨

宋代,白嶺村有個氣宇軒昂、聰慧超群的少年,姓白名侍郎。他自幼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家境十分貧寒。因孤兒寡母,常受鄉鄰欺凌。為爭口氣,母親王氏便把他送到屈嶺學堂讀書。

图片alt

白嶺與屈嶺中間隔一條河,河上無橋,往來行人須涉水。有一天,白侍郎上學來到河邊,正要涉水,忽見一老翁走來,忙上前道:“老爺爺,我攙你過河。”老翁聞言道:“豈敢,豈敢,我是專程來送你上學的。快伏在我背上,閉上雙目。”侍郎見老翁鶴發童顏,神姿仙態,料非凡人,便依言伏在他背上。片刻,老翁說:“到了。”侍郎急睜雙目,果然到彼岸。從此,侍郎每天上學,老翁都在此等候。

图片alt

王氏見別人家孩子放學回家鞋透衣濕,而侍郎卻衣乾鞋凈,不禁細問其由。侍郎便將老翁背他過河之事告訴母親。王氏道:“今日我兒上學,定要問清那老者姓甚名誰,緣何背你過河?日後我們也好答謝。”即日侍郎來到河邊,詢問老翁緣由,老翁不答。“您不講清,以後我就不讓你背。”侍郎說着脫鞋綰褲準備涉水,老翁急忙將他拉住,道:“事到如今,也只好以實相告。吾乃此方土地爺,奉玉皇大帝之命,特來每天背您過河。您乃真龍天子,日後宋江保您坐朝廷。此乃天意,萬不可言於他人。”

图片alt

放學回家,王氏又問其故,侍郎不語。王氏猜想其中必有奧秘,遂威嚇道:“你不照實講來,從此不讓你去上學。”侍郎無奈,只好吐露真情。王氏聞聽,不由大驚,繼而轉喜,喜不自勝。每日燒鍋做飯時,便用燒火棍打着畫上竈王爺的腦門說:“他日我兒登基坐了朝廷。仇報仇來冤報冤。”竈王爺的腦門每天都被王氏敲打三遍,大為惱恨,遂狀告玉皇大帝。玉帝派天神下界私訪,果有此事,不由大怒。

這天,土地爺把白侍郎背過河去,凄然道:“我只能背您這一遭了,您泄露了天機,竈君又在玉帝前告了你母親的狀,明日天打五雷時,將抽去您的龍骨。您切記咬緊牙關,只要留得牙齒在,仍是金口玉言。今送您紫葫蘆一隻,事過後,您可將天下廟宇之神化入其中,來日尚能坐朝廷。”土地爺說畢,遁地而去。

图片alt

次日,陰風驟起,烏雲密佈,電光閃閃,雷聲隆隆。白家小院一聲焦雷,如同山崩地裂,白侍郎頓覺骨折筋斷,但他緊咬牙關,不哼一聲。瞬間,雨過天晴,侍郎像只血布袋癱倒在地上。

白侍郎蘇醒過來後,懷揣紫金葫蘆,讓人用木輪車推着他去尋找廟宇。每走一處, 侍郎便道:“紫金葫蘆口打開,神靈神靈快進來。”就這一着,不論牛頭馬面,還是天仙地神,“嗖”地一聲便被吸進葫蘆里。一日,泰山老母正在山頂俯視九點齊煙,忽見白侍郎坐着木輪車已到泰山腳下,不由又氣又恨。

图片alt

原來兩年前,王氏得了重病,白侍郎伴母親到後店子村碧霞君行宮求救。泰山老母可憐他缺父又將喪母,用盡法術拯救了王氏的性命。今見白侍郎前來化她,怎不氣惱。泰山老母一轉念,遂將一塊白綾朝山下拋去。白綾正好飄落在白侍郎的木輪車上,他忙揀起來,只見上寫道:“白侍郎你真沒良心,不該上山化老娘。為你一人坐皇帝,忍把天下神靈傷。”侍郎看罷,羞愧難當,遂將紫葫蘆扔在路旁,諸神紛紛散去。

白侍郎回到家中,萬念俱灰,不久即逝。宋江雖占聚梁山,但無真主可保,最後被朝廷招安,在蓼窪遇害,此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