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中誦黃鶴樓,解讀黃鶴樓為什麽千古流傳

黃鶴樓作為“江南三大名樓”之一,且享有“天下江山第一樓”的美譽,要說它為什麽這麽紅還紅了千年,那就得感謝崔顥了,詩作正是膾炙人口、流傳千古的《黃鶴樓》。

崔顥的詩,和他的經歷息息相關。年輕時多浮艷淺薄,寫閨情生活的多。後來在浪跡江湖做外官的時候,經歷過東北邊塞生活後,才詩風大變,開始有了磅礴之氣,黃鶴樓就是其代表之作。

值得一說的是正直壯年的李白到黃鶴樓一游,高樓遠眺,景色宜人,再一喝酒頓時詩興大發,可是正準備提筆寫詩時,看到了崔顥所題《黃鶴樓》,不禁大感贊嘆。

图片alt

李白是這麽說的:“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於是只能擱筆而去,能讓詩仙李白折服確實不多,可見此篇黃鶴樓已經是盛唐絕頂佳作。

當然作為大唐半壁江山的李太白,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的,過了幾年當他被唐玄宗賜金放還後經過南京,做了一首《登金陵鳳凰台》,不難看出這首詩里明顯有模仿黃鶴樓的痕跡。看來李白還是想和崔顥論長短,彌補心中遺憾。

鳳凰臺上鳳凰游,鳳去台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图片alt

南宋嚴羽在他的《滄浪詩話》中說:“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但是也有人推杜甫《登高》為七言律詩第一,各有說法,這里就不去比較了,文武第一,每個人都有心中都有喜歡的第一。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譯文

傳說中的仙人早乘黃鶴飛去,只留下了這空盪的黃鶴樓。

飛去的黃鶴再也沒有歸來了,唯有悠悠白雲仍然千載依舊。

晴天從黃鶴樓遙望江對岸,漢陽的樹木看的清清楚楚,鸚鵡洲上,草長的極為茂盛。

時至黃昏不知何處才是我家鄉?面對煙波渺渺,大江令人發愁!

這首詩是弔古懷鄉之佳作。詩人登臨古跡黃鶴樓,泛覽眼前景物,即景而生情,詩興大作,脫口而出,一瀉千里。既自然宏麗,又饒有風骨。詩雖不協律,但音節瀏亮而不拗口。真是信手而就,一氣呵成。

詩的前兩聯寫身在黃鶴樓下仰觀寥廓天宇所見所感。當詩人第一眼看到黃鶴樓時,無窮的遐想中最突出的印象是昔人於此升飛的傳說。那位“昔人”本來也是凡夫俗子,由於修仙得道,羽化登入仙境。後來他乘黃鶴重游舊地,黃鶴樓應當記得他的仙風道骨。那黃鶴自然也是得道的仙鶴了,自那次飛過眼前這一片天空後,再上,還是屬於人間。

图片alt

我們都知道,詩歌中的事物,有時並非現實的事物,而被代表了特殊含義。所以這三個黃鶴,字面看都是黃鶴,但意思並非一個黃鶴。

傳說中仙人中的黃鶴,乃是修道傳說的一種超脫生死輪回的仙鶴。

此地空餘黃鶴樓,乃是古跡,對於這種超脫的嚮往追尋紀念的實體。

黃鶴一去不復返的黃鶴,乃是詩人認清現實的一種感嘆。

詩一般來說,重字是大忌。何況重三遍。重二字。但這首卻沒有問題,反而很精彩。

面對白雲,詩人意識到宇宙中時間的永恆和人生的短促。雖然沒有發生一連串《天問》式的感慨,但讀者已感覺到詩人心潮的起伏,領悟到詩人借助“黃鶴”、 “白雲,,等意象所傳達出的關於宇宙、人生真諦的思考。

詩的後四句轉換角度,寫登上黃鶴樓俯視江漢所見所感。詩人居高臨下,如從天上觀察人間一般,油然而生超然物外之慨,這感慨也是從空間和時間兩個角度展開。與寥廓的宇宙空間相比,人世間的距離感應該是微不足道的,晴日下,遼闊的江漢平原上景物歷歷在目;鸚鵡洲芳草萋萋更在眉睫之前,但我的鄉關卻很遙遠,非目力可及。

詩中有畫,歷來被認為是山水寫景詩的一種藝術標準,《黃鶴樓》也達到了這個高妙的境界。首聯在融入仙人乘鶴的傳說中,描繪了黃鶴樓的近景,隱含着此樓枕山臨江,崢嶸縹緲之形勢。頷聯在感嘆“黃鶴一去不復返”的抒情中,描繪了黃鶴樓的遠景,表現了此樓聳入天際、白雲繚繞的壯觀。

图片alt

頸聯游目騁懷,直接勾勒出黃鶴樓外江上明朗的日景。尾聯徘徊低吟,間接呈現出黃鶴樓下江上朦朧的晚景。詩篇所展現的整幅畫面上,交替出現的有黃鶴樓的近景、遠景、日景、晚景,變化奇妙,氣象恢宏;相互映襯的則有仙人黃鶴、名樓勝地、藍天白雲、晴川沙洲、綠樹芳草、落日暮江,形象鮮明,色彩繽紛。全詩在詩情之中充滿了畫意,富於繪畫美。

無怪乎前人推許此詩,有人說它“鵬飛象行,驚人以遠大”(王夫之語),有人說它“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之奇”(沈德潛語),都是着眼於此詩意境的開闊和運筆的飄逸,每個人讀它都有不同的感受,開放的意境,追尋着不同的遼闊,這不正是此詩藝術魅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