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鄭娟:我並不喜歡她,但我敬佩她的“無知”

導語:《人世間》鄭娟:我並不喜歡她,但我敬佩她的“無知”!

图片alt

《人世間》一經播出,鄭娟這個角色就受到了許多人的喜愛,

畢竟我們很難去討厭一個“美”與“善”的化身。

原著作者梁曉聲也坦言,他有意把鄭娟塑造得過於美善,

主要是想通過她,呈現出人們對於真善美的肯定。

就像《飄》里邊的媚蘭、《巴黎聖母院》中的埃斯梅拉達;陳忠實筆下的吳仙草,嚴歌苓塑造的王葡萄……

中外文學名著中,不乏有這些充滿了聖母光輝的女性形象,她們善解人意、包容一切,她們的存在,讓文學充滿了正向的生命力。

图片alt

《人世間》小說中,是這樣評價鄭娟的:

“有一類女人似乎是上帝派遣到民間的天使,只要她們與哪一戶人家發生了親密關系,那戶人家便蓬蓽生輝,大人孩子的心情也會好起來。

從理性的角度看,我並不喜歡鄭娟。

她的人生,完全構建在與男性的關系基礎之上,本質上是依附的。

從情感上來說,鄭娟善良、賢惠,很像我無私奉獻的母親,她的形象很有帶入感

小說寫到結尾時,鄭娟已經快60了,對時代與社會仍一片“無知”,經滄桑而彌天真,這份單純撐起了她一生的幸福感,傻人有傻福背後,是她出於本能的生活智慧。

图片alt

鈍感力:破除苦難的利器

鄭娟生下來就被父母遺棄,和年邁的養母與撿來的瞎眼弟弟,過着極度貧困的生活。

老、弱、殘的家庭,沒有戶口,沒有文化,沒有工作機會、沒有未來。

一個底層女孩擁有驚人的美貌,是懷璧其罪的。幫養母賣冰棍時,鄭娟被小流氓調戲,塗志強挺身而出保護了她。

鄭娟對人生的選擇,幾乎全靠“活下去”的本能。塗志強“人不壞”,還是個工人,一個月30幾塊工資,足夠庇佑她的家人有衣有食。

图片alt

其實,鄭娟只是塗志強與水自流同性關系的掩護。但跟着塗志強,就意味着穩定。為了家人,她默許了這份各取所需。

同居期間,鄭娟被塗志強的朋友駱士賓“侮辱”,有了身孕。禍不單行,塗志強為袒護水自流,酒後傷人被槍斃了。

鄭娟的境況,放在當下社會,都是毀滅性的:未婚同居守寡,生下強姦犯的兒子,拖着盲人弟弟……

這樣的壓力,加諸於任何女性身上,都會痛苦絕望。但鄭娟卻很“遲鈍”,她並未陷入恥辱與悲傷,而是滿懷期待地等着生產。

图片alt

在周楠出生後,鄭娟全然忘記這是駱士賓的“孽債”,還充滿母性地問周秉坤“他漂亮嗎?”

對傷害過她的水自流和駱士賓,鄭娟也並不仇恨,她對他二人的評價是:

他倆每個月給我們錢,替我們修屋子,我也開始感激他倆了,不管什麽原因,如果他倆不那麽做,其實也就不做了,他倆也是不壞的人,起碼我這麽看。

鄭娟就是這樣容易被打動,這麽輕易去諒解。

图片alt

渡邊淳一在他的暢銷書中,提出了“鈍感力”的概念。這是一種不讓自己受傷的遲鈍的力量,面對生活中的挫折和傷痛,能夠迅速接納和忘卻。

鄭娟就是這麽一個具備“鈍感力”的人。

面對一團糟的生活,既然沒能力改變,平靜地去接納也沒什麽大不了。

巴爾扎克說:如果學不會忘記,人生便無法再繼續。”

遺忘就是破除苦難的利器,人類多半的痛苦,就是源自於記性太好。

所以“健忘”的鄭娟,能不被殘酷的現實擊垮,還有繼續追尋幸福的勇氣。

图片alt

這種傻子一樣的女人,嫁給誰都幸福

面對他人的誤解和傷害,鄭娟的反應是遲鈍的,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傻,可就是這樣一種能力,讓她獲得了幸福。

生來就被親母拋棄,陪伴她的是瞎眼弟弟和衰老的養母,她沒有埋怨生活,沒有埋怨命運的不公,而是孝順自己的父母,努力的去把日子過好。

不像有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父母自己不捨得吃穿供應他上學,他還和別人攀比,埋怨父母沒本事。

鄭娟未婚先孕這樣的事情放在一般的姑娘身上會怎樣?

精神上會垮掉瘋掉,成為一輩子的噩夢,她倒好,反應遲鈍,沒有瘋掉沒有死掉,獨自一人把孩子生下來。

图片alt

鄭娟生的美麗,周秉昆不顧世俗的眼光娶個帶孩子的回家,

她感覺自己太幸運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

侍候當初反對他倆結婚癱瘓在床的周母,還侍候婆姐的孩子,任勞任怨。

這樣一個賢惠美麗的老婆,周秉昆心裡認可嗎?

出去聚餐宴會從來沒有帶過她,心裡還是嫌棄她帶個小孩,感覺沒面子。

鄭娟選擇不計較,或許她心裡是自卑的,認為自己配不上周秉昆,

不敢往人跟前站。一如既往地照顧好一家老小,

感動得當初反對他倆結婚的周母認為沒有鄭娟就沒有她們這個家。

後來兒子周楠死了,丈夫入獄,她堅定勇敢地為自己做主。

並且目光堅定地說:”再說一遍,我還打你!”

图片alt

鄭娟的卑微隱忍是為了成全幸福,堅定自主更是助力,

最終她迎來了幸福的日子:丈夫出獄,爭氣的孩子考上好大學,又孝順。

電視劇中所呈現的,書中有,電視劇中沒有辦法呈現的,

書中也有,書中的內容更加深刻,更能幫助你更深刻地瞭解人世間的人物。

盡管電視劇在很大程度上還原了小說中的情節,

但是還是有很多內容沒有完全展現出來,只有小說中的智慧才更加完整

图片alt

這里,有你,有我,有他們,我們能從中看到無數身邊人的影子

他們是時代的既得利益者,也有受時代改變的先行者,

更有發展陣痛下的承受者,他們都是時代進步下的改革者,歷史的見證者。

《人世間》是一部用最傳統最樸實的方法創作的長篇小說,充滿着誠意和使命感。

作家以自己近70年的人生積累、生活閱歷和智慧判斷完成了

“寫一部反映城市平民子弟生活的富有年代感的作品”的心願。

感覺作者要在古稀之年給作為作家和知識分子的自己交一份答捲,

也給身處的這樣一個嶄新的時代交一份答捲。

图片alt

作家說,《人世間》用文字為他所瞭解認識的家鄉人畫了一組群像

他們中有中高級乾部,大學教授,有公安乾警,有文化館長、報社編輯,有商人

有導演,有市井小民,也有更多的在崗和下崗職工……在時代的風雲變幻中,

他們命運跌宕起伏,每個人身上都既有清晰的時代烙印,又有鮮明的個性色彩。

图片alt

以現實主義的堅實,《人世間》最終寫出了城市底層平民五十餘年的生活史,

委實可嘆。某種程度上可以說,

《人世間》自創了一個傳統:一個以鴻篇巨制的形式書寫城市底層平民的傳統。

這樣的厚重之作,之前少見,未來也不會多見

50年滄桑巨變,人生浮沉,聰明女子鄭娟,卑微的出生,

靠自己的努里活出最美的姿態,

活出了屬於自己的精彩人生路,

小說版《人世間》恢宏壯闊,值得品讀!

如果您感興趣的話,點擊下方商品鏈接即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