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為何廢太子?萬萬想不到,《紅樓夢》上竟是這樣說的!

文/賴曉偉

大家好,我是《賴曉偉重評石頭記》一書的作者,致力於頂級紅學的研究,很高興為你答疑解惑。

我將從《紅樓夢》書上所記載的,從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獨特視角,為你解讀“康熙為何廢太子”這件事。

图片alt

這是因為《紅樓夢》其實是一部大清正史。

它根本就不是風月小說,更不是胡適等人口中的“曹寅家世”。據我考證,《紅樓夢》其實是康熙之孫愛新覺羅·弘暟寫的,他逝於乾隆二十三年十二月三十日,是真正逝於“壬午除夕”之人,所以《紅樓夢》的權威性不容置疑。

脂硯齋早就指出《紅樓夢》:“凡野史俱可毀,獨此書不可毀。”“史公用意,非念死書子之所知!”

曹雪芹被脂硯齋稱為“史公”,他是寫史書的人,也由此證明《紅樓夢》確確實實是一部史書!

图片alt

民國初年,王夢阮先生在《紅樓夢索隱》中就認為《紅樓夢》寫的是順治帝與董小宛的愛情故事,並認為賈寶玉扮演的是順治帝的角色。

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先生在《石頭記索隱》中說:“賈寶玉,言偽朝之帝系也。寶玉者,傳國璽之義也,即指胤礽。”蔡元培先生則認為賈寶玉扮演的是廢太子胤礽的角色。

無不說明早在民國初年之前,人們就已經意識到《紅樓夢》並不是一部單純的風月小說,而是一部清史!

图片alt

讓事實來說話,比如賈寶玉這個人。賈寶玉一齣世就口含傳國璽(通靈寶玉),代表賈寶玉一齣世就皇權在握,他是太子或帝王級別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是曹寅之孫。這一點和胤礽在周歲時就被康熙立為太子是吻合的。

這是因為通靈寶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壽恆昌”八字,實際上影射傳國璽上的“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字;“五色花紋纏護”,則影射傳國璽上五條纏繞的龍。證明通靈寶玉就是傳國璽!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紅樓夢》上面是怎麽描述太子胤礽的,以及康熙為什麽要廢了他的原因:

图片alt

請見第二十五回,賈寶玉被馬道婆下魘咒後:

……只見寶玉大叫一聲:“我要死!”將身一縱,離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內亂嚷亂叫,說起胡話來了。林黛玉並丫頭們都唬慌了,忙去報知王夫人、賈母等。此時王子騰的夫人也在這里,都一齊來時,寶玉益發拿刀弄杖,尋死覓活的,鬧得天翻地。

蔡元培先生認為趙姨娘請馬道婆招五鬼魘咒賈寶玉這段文字,寫的就是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康熙的皇長子胤禔為了謀奪儲位,請喇嘛魘咒太子胤礽之事。蔡元培先生在《石頭記索隱》中,引用史料進行了考證,他說:

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諭曰:“前灼見胤礽行事顛倒,以為鬼物所憑。”


又曰:“今胤礽之疾,漸已清爽。召見兩次,詢問前事,胤礽竟有全然不知者,深自愧悔。又言‘我幸心內略明,懼父皇聞知治罪,未至用刀刺人。如或不然,必有殺人之事矣。’觀彼雖稍清楚,其語仍略帶瘋狂。朕竭力調治,果蒙天佑,狂疾頓除。”


又曰:“十月十七日,查出魘魅廢皇太子之物。服侍廢皇太子之人奏稱:是日廢皇太子忽似瘋癲,備作異狀,幾至自盡。諸宮侍抱持環守。過此片刻,遂復明白。廢皇太子亦自驚異,問諸宮侍:‘我頃者作何舉動?’朕從前將其諸惡皆信為實,以今觀之,實被魘魅而然,無疑也。”

我想,這應該就是蔡元培先生為什麽會認為賈寶玉是廢太子胤礽的原因。由此可見當時九子奪嫡的激烈性。事後,康熙帝暴怒,直斥胤禔為“亂臣賊子”,下令革去其王爵,將他終身囚禁。

图片alt

請見第六十三回,賈寶玉過生日這一天。妙玉自稱“檻外人”,派人送了一個“檻外人妙玉恭肅遙叩芳辰”的帖子,結果賈寶玉回了個“檻內人寶玉熏沐謹拜”的帖子。

此事竟是影射康熙朝“拜褥事件”!

1644年,清廷入關後,按照當時的規矩,愛新覺羅家族在奉先殿舉行祭祖時,只有皇帝的拜褥才可敷在奉先殿的“檻內”,皇太子的拜褥只能敷在“檻外”。

《清史稿》捲八十八就有如下記載:

“冊立皇太子儀:康熙十四年,立嫡子允礽為皇太子,先期祭告,玉帛香版,皆皇帝躬視。屆日御殿傳制,與冊立中宮同。正使授冊,副使授寶。行禮畢,正、副使復命。帝率皇太子祭告奉先殿,皇太子拜褥敷檻外,並詣帝、後宮行禮。”

然而,胤礽自康熙十四年(1675年)被立為皇太子起,做了將近三十年的太子,康熙仍無退位之意,不免有些急躁,就策劃逼父皇盡早讓位。

康熙三十三年,太子黨索額圖向禮部提出將太子胤礽的拜褥放在奉先殿的門檻之內。此舉頗有逼宮之意,無疑是提醒康熙帝該讓位給太子了。

康熙的皇權遭到空前威脅,遂觸動了他那根敏感的神經。康熙當即指示禮部尚書:太子的拜褥應當放置在門檻之外,不能放在門檻之內。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康熙找了個罪名將索額圖抓進大牢。索額圖被囚禁後,據說康熙曾傳諭:“朕若不先發,爾必先之,朕亦熟思之矣。”可見康熙當時寢食難安,害怕索額圖和太子等人在某一天突然逼宮奪位。

图片alt

請見第三十三回,賈寶玉因調戲金釧被打這一回:

金釧跳井自盡後,賈政氣得面如金紙。一把將寶玉按在凳上,舉起大板便往死里打,說道:“你們問問他乾的勾當可饒不可饒!素日皆是你們這些人把他釀壞了,到這步田地還來解勸。明日釀到他弒君殺父,你們才不勸不成!”

此事竟是影射康熙朝“帳殿夜警”事件!

這是因為“弒君殺父”的“君”字,特指皇帝。“弒君殺父”,即指賈寶玉想要“殺死父皇”。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康熙帝在木蘭秋獮,當晚住在帳篷里,卻發現胤礽悄悄靠近並扒開帳篷的縫隙往裡進行窺視。康熙立即懷疑太子胤礽可能想要替索額圖報仇並“弒父奪位”。此事迫使康熙帝下決心廢掉太子。

事後,康熙是這樣評價此事的:

他早已發現了胤礽的種種不肖,“更有異者,伊每夜逼近布城裂縫向內窺視……令朕未卜今日被鴆、明日遇害,晝夜戒慎不寧,似此之人,豈可付以祖宗弘業!”

另據《清史稿》記載,康熙帝指責索額圖:

“索額圖助允礽潛謀大事,朕知其情,將索額圖處死。今允礽欲為索額圖報仇,令朕戒慎不寧。”“昔索額圖懷私,倡議皇太子服御俱用黃色,一切儀制幾與朕相似。驕縱之漸,實由於此。索額圖誠國朝第一罪人也!”

图片alt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四日,胤礽被廢。康熙五十一年九月三十日,胤礽再次被廢,理由是:“狂疾未除,是非不辨,秉性凶殘,暴戾僭越”。

以上,就寫在《紅樓夢》第九十四回上。賈寶玉兩度丟失通靈寶玉,導致兩次被廢。而這一次,意味着賈寶玉(太子胤礽)已徹底與傳國璽無緣了……

更多大清宮闈秘史的解密,詳見《賴曉偉重評石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