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可以靠顏值的我卻選擇了網文寫作,幸虧有平臺引路

#2022影響力創作者#

寫本文之前,我可不可以先說我不是中文系的,也沒正規學過寫作,我只是一枚網文愛好者,這樣卻寫了一些被粉絲當做主食的正經文章(主要是歷史),我會不會被人打呢?

然鵝,我雖然是一枚寫手大於專業學者,但我的網文也不是瞎寫的。

之所以有這樣的自信,乃是因為我的寫作,是嚴肅認真和有理有據的,也是經歷了平臺考驗的。

現在我來坦白從寬自己的弱小歷程,掰一掰志幾的成長,特別是從平臺學到了什麽。

图片alt

一、網文寫作首先教會我大量閱讀

我能寫很多題材,但我最終選擇寫歷史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我不想再以天馬行空的寫手套路去忽悠讀者。

而歷史寫作又是講求史實依據、不能有悖於史實的,並且要有考證支持。所以寫歷史的前提是對歷史要有足夠瞭解。

過去的瞭解單純就是讀書(讀史)。幸而我過去就讀過一些的。不過書到用時方恨少,現在已經2022了,有無數知識被刷新,所以現在的瞭解更多的是依靠網路、工具、平臺、搜索(特別是百度啊啊啊)。

——實話能夠深度搜索的時代,才是知識大爆炸的時代。這是我開始依賴平臺深度閱讀所獲得的最大感受。

許多人以為寫作要靠百度“補課”是見不得人的事,這其實是一個誤解。譬如大英百科全書的編者就說過:知識有兩種,你知道的,和你能查到的都算是你的知識。“知之為知之”,不知但我能查到學到再轉化出來也是“知”。

图片alt

總之網文寫作教會了我大量閱讀,而閱讀又讓我受益匪淺、其樂無窮。

然後我就靠着我的“底子”,加上頑強的搜索查閱學習和印證,從而開始了我的歷史寫作的。

——關於閱讀還有一句箴言:如果不知道怎麽寫就讀吧。讀是真能促寫的。如果還不行就多讀。

我在百家號開篇寫的是袁崇煥。因為這是我比較瞭解的歷史,所以寫得很快、信手拈來就行。

但是我很快又發現了新問題,那就是我最初的稿件其實並不成功,推薦量和閱讀量都很低的,有時甚至面臨退稿,即沒通過原創。——回想起來此事曾經弄得我挺害怕發稿的。

後來我終於發現,網文寫“熟悉的題材”(譬如我的“慄子”袁崇煥)其實是危險的,因為太多人寫,題材早被挖掘和書寫過千萬遍,一旦寫不出新意和創意是不行的,不如不寫(也沒人等你寫)。

图片alt

二、寫出原創性才是網文生存的根本

以我寫歷史為例。由於歷史“真相只有一個”(其實其他領域也差不多),歷史寫作無可避免“純屬雷同”。

所以歷史要寫出原創性是不容易的。但偏偏原創性又是我們自媒體生存的根本。

說起來我正是寫“袁崇煥”這個題材時被平臺“教育”明白什麽叫原創的。剛開始我是平鋪直敘袁崇煥的整個歷史,那麽無論我多麽妙筆生花,其實也不能算是原創的。因為人家那歷史一直在那裡,那是客觀的存在,也早被描述過很多次,不會歡迎我毫無新意的復述的。所以原創就是要寫出有價值的與眾不同來。

图片alt

回想起來,我最初的幾篇“袁崇煥”就頗為缺乏新意,有些甚至搞成了“表彰或者批判文稿”。直到最近,我忍不住又新寫了一篇,——《袁崇煥還沒被平反嗎?乾隆皇帝:都讓開,讓朕來》。為什麽要寫這篇呢?是因為最近依然看到有人在質疑袁崇煥其人。——可見歷史寫作是個新人輩出的領域,而歷史也是需要不斷刷新的東西(其實其他領域也差不多)。想想看人家質疑都能寫出新意,那麽我再寫一篇新意的袁崇煥又何妨?所以我就寫了。

——為什麽這篇會是原創(並被平臺認可)?因為我並不是簡單的復制粘貼或洗稿,而是化其人的歷史,見招拆招地辯護了其人的各種“歷史問題”,夾敘夾議中註意了“故事性”和“歷史高度”。是的,這就是原創。

(如果還是沒能說明白,不妨請讀者移步讀讀我的原文感受一下來得全面)。

图片alt

三、創造性解讀喚醒知識新生

其實網文寫作有很多進階手段。而通過歷史寫作我特別學到一個,就是創造性解讀喚醒歷史。

如果概念未表達透徹,那麽舉《三國志》及其歷史為例就很好理解了。

《三國志》撰寫過程本來就已很復雜曲折,成書之後更引起很多爭議。千百年來,給《三國志》增補修飾重寫甚至“據理翻案”的大有人在,甚至至今也還“絡繹不絕”,以致於產生了“三國諸人應夢里,一番公案又從頭”的奇特現象。

為什麽這樣?那就是不同的解讀、不斷翻新的考證賦予了知識(歷史)新生。所以我們翻寫不論任何領域的知識,也不要自我菲薄以為沒價值。

我最近的寫作就比較得益於這個重新解讀的觀點。譬如寫乾隆皇帝的平準格爾之戰,傳統的寫其實是文言文的史書的翻譯。但實際上這場戰爭是“有靈魂的”,並且一波三折存在人為失誤。所以我“重新解讀”了其中的歷史代碼。而我寫烏雅兆惠,更是感受到與盲目吹噓兆惠是大將軍不同的是,同樣的史料,我所理解的兆惠只是一枚歷史的螺絲釘,所以我從他的打工人、乾飯人的角度去寫了他,但這並不有損他的歷史功績。

图片alt

四、平臺就是最大的學校,路漫漫其修遠兮

說到底我的寫作是一面學習一面成長的。我的成長全靠平臺(雖然是無聲的)引路。

通過平臺,我學習和“兼收並蓄”了許多網友的經驗和大咖的高見。譬如有大咖總結說要出爆款作品,離不開“故事性、娛樂性、寓教於樂、和帶來啟迪”這幾碟菜,我是深以為然的。

我努力把這些要素活用到我的寫作中,終於出了乾隆平準戰、南疆黑水營之戰、歷史上最牛逼的運糧官,以及岳家軍後人岳鐘琪等幾篇接近可讀的小文……歡迎前往感受和指導!

——謝天謝地總算出了一點小小成績,不然連寫總結都是不夠資格的。

事實上出爆款是多方面綜合努力的結果。主要也是平臺的支持,而作為寫手,我們的工作只是雕蟲小技而已。

要學的東西多了,路還長着嘞。謹以此記向真正具有影響力的作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