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事未央,時光微芒,願心中無事,願盛夏無憂

歲月的一次回眸,花事落了暮;節令的一個望眼,淺夏登了場。

也許一個人的眉間,是一個旖旎的地址,有人從遠方寄來想念,有人從故園寄來梨花。

也許一朵花的眉間,是一支瘦筆,淡墨,闕處,總有痴心;霜白,暮晚,總有痴情。

也許一個季節的遠行,是指尖的墨,信上的落款,也是歲月的暖,光陰的香,和心事的婉轉。

图片alt

五月,是青梅煮酒,總是少年時,是薰風入弦,還是好花天。

五月,是洋槐和茉莉,是青梅和櫻桃,是蓮花和青綠。

五月,是歡喜,亦是溫柔,是想念,亦是慈悲,是來,亦是歸宿。

五月,葡萄藤下,掛着青綠的詩行,薔薇架上,堆滿初夏的辭章,花棚下賞花,不用續茶,一杯茶就把時光坐老。

图片alt

青梅煮酒,總是少年時。

五月,初夏,褪去萬紫千紅的妖嬈,換上薄妝淺黛的清雅,仿佛年少初熟的心事,有青梅初好的淺酸,有怦然心動的初見,有風常自悅的歡喜,有涉水而來的美好。

若時光有跡可循,我願是江南那一縷如詩的煙雨,與纖纖光陰為伴,以青山綠水為衣,在人生風雨的城裡,度紅塵歡喜,賞流光靜美。

若流年有可依,我願是長安那一片柔軟的月色,跋涉過塞北的煙塵,沐浴古人,又照耀來者,守候清風,又靜待白雲。

图片alt

微風掠城,時光寫下一首長詩,像長長的小巷,有人走過青石板,傳來美如心跳的腳步聲。

那些深紅淺紅,終要漸漸卸妝,淡了,落了,落在情深處,落長短的詩行,紅一句,綠一句,風一句,雨一句。

图片alt

總有美好,涉水而來

總以為時光是最好的,無論你走在哪一段,總有月色,照着前路,總有美好,涉水而來,總感覺自己,是個溫暖的歸客。

總以為光陰自成篇章,無論你走在哪一頁,一片雲,一溪水,見它山光水色;總有一簾月,一枝花,見它玉凈花明。

或許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抵達,在春風起時,抵達鮮衣怒馬的青春;在韶華盡時,抵達一頁微涼的懷想,在秋葉黃時,抵達往事的雁陣;在指尖飄雪時,抵達一壺微暖的。

图片alt

舍欲念,棄焦躁,拋繁華,丟名利,高靜下,耳聽風,目染花香,相安於日常。

把一顆心,活成月白風清,把所有往事,釀作陳年的老酒,我還是會想念你,但也學會了且行且惜。

一顆心,仿佛與世,隔着千山萬水,我決絕過,我孤獨過;歷歲月風霜,亦自然如草,收着露水與朝陽,青了黃,黃了青。

一顆心,又與世,僅隔着一縷薄薄的月光,不離棄,也不過分靠近,經歲月河山,看到美好,開在眼前,柔軟如春天。

图片alt

願日子,朝暮為畫,四季成詩

紅妝掃雪,春風輓眉,懷之穀雨,念時已白露。

時光的一捲素箋上,愛過的歲月,暈染成歌;清歡的季節里,將年華作詩,心在散淡的水墨間流浪,迷失於紙短情長里。

有人把光陰剪成了煙花,一瞬間,看盡繁華。

有人把思念翻起了浪花,一轉身,相隔天涯。

那從遠方歸來的人,牽着瘦馬,青衫染了煙雨,眉間住了風霜;

那從春天退場的萬紫千紅,匆匆寫上潦草的結局,便落於塵埃,隱去河山。

拋開人間事,撕掉名利紙,借了閑雲,野鶴,與詩詞,坐了清涼地,行了小橋水,聽了窄巷曲。

忙過,閑過,戀過,舍過,就讓雨,靜靜落,舊衣新涼;就讓花慢慢老,良辰美景。

图片alt

願你知足且堅定,溫柔且勇敢。修得一顆菩提心,納得一份清涼意,處變不驚,優雅從容。

願你如清風一般,通透溫暖;如夏花一般,明媚燦爛;如白雲一般,灑脫自然。

願日子,朝暮為畫,世事皆溫柔;願歲月,四季成詩,流年都無恙。

图片alt

作者:水月嵐曦,願作時光池邊的洗硯人,光陰柔軟,四時尋常,願以淡墨,致敬流年,願與你,在字里行間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