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全體等候,新娘要6萬6下車錢,被新郎拉下車:給你66打車回家

婚姻,是愛情修成正果的一個昭告天下的儀式,同時也是意味着兩個相愛的人從此要彼此相扶一生,走到生命盡頭的一個莊重的誓言。

可惜,有許多人非但拎不清,還想着以自己為籌碼,要在婚姻中爭取更多的主動權。豈不知,一旦自己的欲望不能得到控制,最終只可能落得人財兩空的結果。

图片alt

阿文要結婚了,看着眾人喜氣洋洋的樣子,阿文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因為為了娶到小芳,他實在是花了太大的代價了。而且錢還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阿文的心也被小芳傷透了,他突然反問自己,自己真的愛小芳嗎?還是只是滿足於徵服美女的虛榮心?

阿文長得平平無奇,一副大眾臉雖不能說是醜,但也絕對算不上帥氣。而小芳則是一名年輕漂亮的舞蹈老師,據說追求小芳的人,可以從她工作的舞蹈教師,一直排到大馬路上,阿文原本也不指望小芳真的能看上自己,但沒想到這等好事真的砸到他的頭上了。

小芳看上阿文的原因倒也簡單,就是阿文肯為他花錢。追求小芳的人雖然多,但大多都是普通人,沒有多少錢能讓小芳揮霍的。而小芳也確實交往過有錢人,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她一個舞蹈老師,只不過當成是一個有新鮮感的女朋友而已。

就這着,高不成低不就的小芳,把目光落在了阿文身上。阿文家算不上多有錢,但是起碼衣食無憂,而且手裡還有點閑錢,一擲千金或許沒有,但隔三岔五賠小芳奢侈一把,比如買個名貴包包,出入幾次豪華大酒樓,都沒有問題。

本來,以阿文的條件想要找個優秀一點的女孩也不是問題,但他遇到的問題和小芳差不多,條件太差的,阿文看不上。條件很好的,要麽就是在等待釣金龜婿或者本身不差錢的,要麽就是像小芳這種“撞牆”後無奈才看上他的人,而小芳正是那個人。

图片alt

為了博取小芳的歡心,半年下來阿文為她花了至少有五六萬元,最終在一枚價值萬元的“鴿子蛋”下,小芳終於同意嫁給他了。這不僅讓阿文覺得付出有回報,而且還在心理上感受到了強烈的虛榮感:美女被我拿下了!

可是,在接下來談論婚禮事宜的時候,阿文才漸漸感覺到事情並不簡單。

首先是,根據阿文家的習俗,一般男方給女方的彩禮是20萬元左右,但小芳卻提出要30萬元,而且從小芳家的語氣中,阿文明顯感覺到,這30萬元真的給了,恐怕會肉包子打狗,小芳可能會一分錢都不會帶到婆家。

其次,小芳還要求婚後要在阿文的房產證上加上她的名字。這兩個條件都讓阿文感到為難,尤其是第二個,如果說小芳是那種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人,阿文沒有後顧之憂,自然可以答應。但是她雖然愛極了小芳,卻也擔心小芳不安好心,所以一時間猶豫不決。

但為了自己的終身大事,也為了自己的虛榮心,阿文咬牙答應了第二個條件。但第一個條件,阿文家雖然有點錢,但也不想當冤大頭,於是經過幾次談判後,女方家終於鬆口,把彩禮讓到了25萬元。

好不容易談妥了婚禮事宜,阿文一家也熱熱鬧鬧地開始籌辦起了婚事,直到阿文準備帶着婚車隊伍去迎接小芳的時候,他才如夢初醒:花了這麽大的代價,就為了娶一個不知道對自己有幾分愛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阿文只好放下心事,來到了小芳家接親。

图片alt

接親的過程倒還算順利,小芳家設置了攔門酒和堵門要紅包的環節,但不算太過分,阿文親友喝了不少酒、給了一兩千塊後,順利地把小芳接到婚車上。看着小芳臉上難得露出幸福的笑容,阿文的心也放下了不少:或許,結婚後小芳就能長大一點了吧。

婚車隊伍回到了婚禮現場,阿文率先下車,然後繞過車尾,非常紳士地幫小芳打開了車門。但是,阿文苦等良久,都不見小芳下車。於是阿文彎下腰詢問怎麽回事?這時小芳竟然提出,因為阿文把彩禮降低了,所以她要加6萬6千元的下車錢才能下車。

原來,小芳一家自始至終都沒有放棄要30萬元彩禮的想法,只不過那時還沒舉行婚禮,他們也怕把阿文逼得太急,阿文會一拍兩散,所以故意選擇在婚禮當天,所有親戚都已經在等候的時候,再用下車錢的名義索要“差額”,這時候阿文騎虎難下,不怕他不給錢,拿捏到位。

只是,阿文雖然是個“老實人”,但他並不是蠢人,本來他就已經因為這段婚姻而感到後悔了,如今臨進門了還被小芳擺了一道,他哪裡還不明白,如果真把小芳娶回家中,往後還有好日子過嗎?

於是阿文一把將小芳從車裡拉下來,說:“你們家真是人心不足,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麽乖乖下車跟我去舉行婚禮,要麽我給你66塊錢,你自己打車回家,你選吧!”

小芳沒有想到一向在他面前只有唯唯稱是的阿文,竟然會有如此霸氣的一面,當即被氣得大呼:“你……”隨即,又把後面的話給咽下去了,她看着眾人看向她的戲謔和看熱鬧的眼神,迅速權衡利弊了一下,氣呼呼地跟着阿文入場了。

图片alt

結語

應該說,案例中的阿文和小芳,都算是清醒得很及時,如果這一次再屈服,那麽基本上可以斷定,在之後的婚姻生活中,阿文別想再在家庭中擁有主動地位了。

而小芳呢,雖然耍了小心機想要脅迫阿文,但阿文要是真狠下心來讓她回家,那麽就算阿文丟臉了,但她的名聲也就傳開了,以後再想嫁人,尤其是嫁給有錢人,那就難上加難了。

當然,小芳只是暫時屈服於形勢,最終他們的婚姻要如何經營,還要考驗阿文的智慧才行。

同時也想說,婚姻雖然講究實際利益,但絕不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金錢交易,雖然滿足了一時的貪欲,但對於人生來說,那隻是非常短暫的歡愉。只有讓婚姻維持長久的和諧穩定,才能得到源源不斷的幸福感和滿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