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墨》隨着馬永祥退休,第二代林業人的故事,開始魔幻起來

由王洛勇、顏丹晨、李幼斌領銜主演的《青山不墨》,劇情已經接近尾聲了,這部當代農村題材在央視播出期間,收視率雖然穩定排名第二,僅次於《親愛的小孩》,但畢竟只有1.1上下,並不算高。

很多觀眾在追劇時,都覺得《青山不墨》影響觀感的,除了女主角顏丹晨過於精緻的妝發導致出戲,還有劇情也不太符合主旋律題材的嚴謹風格。

图片alt

其實在胖妞看來,這部劇之所以後半段提不起收視率,最主要的還是人換了,劇情發展過於現實,看得人既氣憤又無奈。

在《青山不墨》後半段劇情中,隨着馬永祥和王福民等第一代林業工人們陸續退休,第二代林業人的故事,便開始魔幻起來。

從不斷增加的伐木任務,到開始要求退耕還林植樹造林,東方河林場無可避免地走到了發展轉折點。

图片alt

靠山吃山的林場人們,為了生活,為了賺錢,不顧明令禁止私下盜伐不斷,毀了一片又一片樹林,裝足了腰包。

隨着市場經濟的到來,人們精神思想上的轉變太大,如果說馬永祥代表着純粹又無私的奉獻精神,一生吃盡苦頭卻始終無怨無悔。

那麽他的兒子馬保峰這一代,則在見識過更廣闊的世界之後,腦子更加活泛,更註重個人意識,也有了更多選擇。

图片alt

馬保峰還好,心裡還裝着大山,還想着如何才能從伐到轉,蹚出一條新的發展之路。

王福民的兒子王連勝,趙志明的兒子趙亮,則一門心思鑽到錢眼裡,只為自己發財,完全沒有考慮過林場的未來。

在《青山不墨》最新劇情中,馬保峰拒不接受“戴罪立功”的決定,隻身一人跑到深圳,想要學習更多知識。

馬永祥因此大發雷霆,可兒子大了不由爹,任他電話打了無數,馬保峰就是沒做好回家的準備。

图片alt

很多觀眾看到這里,紛紛譴責馬永祥自私自利,正如劇中趙志明所說,時代變了,現在有幾個不是向錢看的?

馬保峰明明有能力去過更好的生活,而馬永祥自己奉獻就算了,還一門心思拘着兒子,讓他也忍辱負重,學着無私奉獻,簡直過分。

馬永祥不顧家人反對,非要馬保峰迴林場,他這麽做圖的啥?

這並不是什麽道德綁架,自鄭毅走後,護着森林的主心骨便缺失了,馬永祥只是想為林場求得一線生機。

图片alt

魏建中和高峰這對搭檔,雖然手下留情,卻也在現實面前選擇超額伐木,劇情剛開始時滿山都是野生動物的場景,此刻盡數化為光禿禿的一片山頭。

魏建中調走後,接任的薑維雖有心作為,卻被吳勁松這個局長處處下絆子,就連任命馬保峰當場長的調令,都無法執行下去。

而後霍局接任,目前看來也不像是能做實事的,《青山不墨》演到這里,雖是藝術處理後的電視劇,卻多少也反映了當時東北地區的現實。

图片alt

如果掌握林場青山命脈的,都是這種眼光是放在當下的人,那麽青川的前景將一片迷茫。

所以馬永祥深夜中與妻子徐麗萍聊天時,才那麽焦慮又無奈,他只想為林場留下一個有心者,去抵擋那些渾水污流,馬保峰恰好就是。

馬永祥這樣的勞模,前半輩子為國建設吃盡苦頭,後半輩子又帶領家人種樹,去償還欠大山的債,他怎麽會是自私的人呢?

图片alt

其實追《青山不墨》到現在,最大感受就是,好人一直被打壓,受盡磨難,貪名逐利者卻混得風生水起,怎能不讓觀眾氣餒?

最讓人氣餒的,卻是這樣的劇情,真的很現實。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