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畊宏:過了面試,薪水待定

在上海居家隔離的劉畊宏,成了直播界的“現象級”博主——他和妻子一周五天的網路直播燃脂健身操,短時間內火遍了全網。

“腰間的贅肉咔咔掉,人魚線馬甲線我都要”,一大群“劉畊宏女孩”活躍在社交網路上,成為了今年五一最靚麗的一道居家風景線。

跟隨着《本草綱目》跳起“毽子操”,還能熱多久?

图片alt

不得不承認,半個月內,劉畊宏抖音賬號的粉絲數量從不到1000萬漲到5700萬,其漲粉速度之快、粉絲規模之大,都極為少見。

但類似這樣的火爆並非沒有在互聯網上出現過,但許多往往也就是”月活“。

出圈的劉畊宏能否跳出這個圈?

對此,《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孟倩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成功破圈意味着曾經的千萬博主劉畊宏通過了”面試“,但薪水如何將決定他不斷創新的結果。

必須要說,劉畊宏出圈是個意外,但平臺永遠不缺意外,只是不知意外在哪。

劉畊宏出圈的一個轉折點是“羽絨服事件”

4月6日,劉畊宏在直播時被判定為“衣着不當”,強行斷播。第二天,他索性穿着羽絨服直播健身。結果這一舉動直接登上了熱搜榜。

隨後這畫面傳遍全網,當時就漲了百萬粉絲,後來粉絲量明顯增加。

图片alt

因”好奇“而破圈,從來是網紅成功通過“面試”的不二法門。

但對於平臺而言,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助力與否則取決於是否有助於開啟新賽道。

簡單來說,平臺方需要不斷的造星來激活草根內容創作者的“明星夢”,而且這種造星是分賽道的,帶有一定的引導性,。

管一些“新星”的涌現有偶然性,但在其崛起之後,平臺必然會為其“助燃”,來燒旺其所代表的、短視頻領域此前並未深耕的垂直賽道。

這是過去博客、微博等內容平臺都用過的套路,只是前輩往往給平臺樹一個大標桿。

昔日的微博女王姚晨,某種意義上也是自己“脫穎”、然後平臺助力其“而出”的。

而短視頻則快速迭代來不斷的細分領域標桿,以期引導內容創作的走勢和創意的涌現。

換言之,過去內容平臺只需要一兩個標桿來引流,而短視頻現在需要在各種山頭插旗。

例如,2年前直播帶貨潮涌時,借助羅永浩還債,短視頻平臺也做過類似的“助力”,迅速讓自己的這一賽道聚眾、成型和起飛。

而更多的垂直賽道需要更多的標桿,盡管破圈是偶然,但只要有機可乘,平臺就會讓它“必燃”。

歸根到底一句話:偶發性的個人崛起,平臺有效引導畫賽道。

图片alt

不過這樣的打法也並非無問題。

從另一個層面上來說,後起者將難以企及標桿的地位,平臺也不會樂意給自己創造的神話“添堵”。

用標桿來催化,也意味着標桿將獲得更多的資源,也會讓賽道在二八定律之下,讓草根內容創作者們的流量和關註獲得可能被稀釋。

一言以蔽之,劉畊宏之後,健身賽道其實短時間內再難有劉畊宏了,跟風進擊的都會成為拓荒牛,偶爾跑出幾匹野馬,但平臺就不會再來當伯樂啦。

與此同時,盡管劉畊宏讓健身直播這個賽道突然出現在了公眾視野,卻依然不代表他和一眾健身教練就能領到高薪。

愚以為,目前的健身熱難以持久,關鍵在於利誘不足。

垂直賽道確實可以出新,但如果不能“有利”,光靠流量“有力”,是很難激發熱情的。

健身視頻在帶貨上有難度,且內容上太過新穎還可能帶來“不良反應”,例如健身不成反受傷,因此這個賽道本來就不會太過容易打開場景。

畢竟,光靠熱情和情懷來驅動,很難持久。

图片alt

這一點,或許可以從鄉村網紅張同學身上看到一些啟示。

去年年末走紅的張同學,本質上也是標桿,但他所代表的“土味”賽道卻沒有真正在平臺上打開,很快聲浪也就式微了。

對於劉畊宏們來說,道理一樣:線上健身的效果仍待驗證,如果是為健康產品帶貨或線下引流尚可、但量不大,而如果想引導用戶持續為線上健身付費,則是一個難題。

畢竟,此前,Keep上不正有一大堆劉畊宏,大家撞擊盈利壁壘那麽久,試錯若乾,結果依然是沒結果。

作者 張書樂,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游戲產業資深評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