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隴西:碉堡了,4集3個反轉,原來陳恭和馮膺才是真CP

自從高堂秉落網,《風起隴西》的劇情就像過山車一樣,不斷進行後空翻。真相後面還有真相,內情後面還有內情。圍繞在“燭龍”身上的迷霧不僅沒有消散,反而更加地撲朔迷離。

有不少朋友在彈幕上表示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完全跟不上劇情反轉的速度了。

在這些令人眩暈的反轉中,許多朋友疑惑,如果陳恭是燭龍,那他殺糜沖混入五仙道的意義何在?

在這里樂意君就帶大家梳理一下這里的三層劇情反轉,看編劇和導演是如何通過層層反轉給大家填上劇情里的這些坑。

图片alt

反轉一:陳恭由“白帝”變“燭龍”

陳恭因捉拿高堂秉有功,以戰鬥英雄的榮譽回歸司蜀國聞曹,擢升為西曹掾,相當於是馮膺的副手。

可他前腳拜訪馮膺表了團結合作的工作態度,轉眼就出現在了紫煙閣中。當他拿出燭龍信物交給柳瑩時,估計沒有人不驚訝:敢情他陳恭抓燭龍就是賊喊捉賊啊!他才是真燭龍!揪出高堂秉竟然只是做戲,給自己抓了個替死鬼?

別慌,陳恭新解鎖的這層身份只是一個鋪墊,是為了服務於後面更重要的劇情。

图片alt

根據《風起隴西》原著,作為燭龍真正的目的是兩個,第一對蜀國內部的魏諜進行誘殺,第二是對蜀國反對北伐的勢力進行削弱,主要目標人物是李嚴。

也就是說,燭龍的作用更像一個蚊蟲誘捕器,專門對蜀國內部的這些蒼蠅蚊子進行誘殺。

要起到這個作用,這個燭龍不僅要取得曹魏一方充分的信任,爬到一定的高度,還需在蜀國內部有比較強的人際關系,能夠混得開。更重要的是,要能得到李嚴充分的信任,才能誘導他一步步地走向毀滅。

通過前面的劇情,可以說已經充分展示了陳恭在第一個方面的天才。

他殺死糜沖,逮捕高堂秉可以說就是對魏蜀兩邊都有交代的好棋。

图片alt

其實糜沖此人和荀詡很像,都是那種心思單純、性格執拗,一旦抓到破綻就不肯鬆口的人。這樣的人由於欲望少,利益關系簡單,因此不容易被收買,只能除掉。

除掉糜沖,陳恭對曹魏可說是形勢所迫。而實際利好卻在蜀國。不僅保護了自己的身份,獲得了打入五仙教的機會,還給給其他在魏國活動的蜀國游梟提供了一份保障。

而誘捕高堂秉不僅是因為他是需要從司聞曹內部拔除的釘子,更因為高堂秉此人野心太大。讓郭淮感覺不好控制。而陳恭則利用了郭淮的這點疑慮,將殺高堂秉解釋為自己向上爬的階梯。

图片alt

反轉二:馮膺成為陳恭的殺父仇人

正所謂“獨木難支”。如果司聞曹內部只有陳恭一人,無論他是多麽周全的人,也遲早露出破綻。

另外,不管郭淮也好,李嚴也好,都是老謀深算的狐狸,疑心都很重。如果沒有旁證,單憑陳恭自證,很難取得他們完全的信任。這樣一來就必須有人跟他打配合才行。

什麽樣的配合最令人信服呢?來自競爭者的配合。

人往往更信賴從負面評價中分析對自己有用的信息,認為這樣得到的結果更加準確。所以要想得到某人充分的信任,最好的方式不是找和自己要好的人說好話,而是要讓好話從對手的負面評價中表達出來。

就像買東西,如果買家在買與不買的兩可之間猶豫時,若此時來一個人以一種敵對和找茬的語氣來“投訴”產品太好用了,搞得引發自己一系列的矛盾,反而會促使買家下單。

图片alt

因此在《風起隴西》中,陳恭完成任務的最好配合者不能是荀詡,而是一個和他“有仇”的人。

這個仇得讓所有人都相信,陳恭不可能與其達成同盟。於是便有了第二個劇情大反轉,陳恭的父親因馮膺的情報出賣而亡,馮膺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的情報販子。

這樣,有了為父報仇這個理由,讓陳恭“叛變”成為燭龍變得順理成章。

反轉三:馮膺出賣情報竟然是為了國家利益

既然馮膺是要和陳恭真正打配合的人,就不能讓他們真的產生不共戴天的矛盾,更不能讓馮膺變成一個真正的壞人。

所以在讓郭淮充分相信陳恭變節的決心後,還需要對馮膺的所作所為和人品做定性。這便有了劇情的第三重反轉。

图片alt

其實在此之前,馮膺這個人的面孔其實一直有些讓人捉摸不透。特別是他在楊儀倒台後的那一撥趨炎附勢的操作,更讓人感到這個人似乎就是一個監守自盜的蛀蟲。

而郭淮拿出鐵證,也讓人感到這個人越限越得太過火了。

所以,陳恭要想與馮膺聯手,就必須為其一系列行為提供一個合理的解釋。為配合正面戰場而有目的地“出賣”消息給對方,換取戰略勝利,便是最好的解釋。

這樣一來,馮膺雖然和陳恭走的道路不同,但同樣是雙面間諜,有着相同的目的和信仰。他們兩個對曹魏來說是一明一暗的兩個暗樁,而在李嚴面前也是一唱一和。終於讓兩方都對他們放心了。

图片alt

當馮膺為了誘導李嚴,主動把自己框進去時,才真正解放了陳恭這個棋眼,讓他能放開手腳實施誘捕計劃,發揮其蚊蟲誘捕器的巨大作用。而馮膺作為陳恭的掩護者和導師,最終也會為陳恭而獻祭自己。

這樣看來,《風起隴西》的劇情和台詞真正做到了“疏可走馬,密不透風”。每一個讓人疑惑的點都在後面的反轉中一一解鎖,令人體會到了燒腦追劇的爽感。特別期待後面的劇情,看陳恭這條“燭龍”如何在蜀國掀起驚濤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