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有爆款當然好,不爆也很正常

來源:娛理

图片alt

2020-2021拍了兩年戲,陳坤積累的三部電視劇在半年內陸續上線。

順利上屏幕,對演員來說,這幾年也不易。

從《和平之舟》到《輸贏》,再到最近剛剛開播的《風起隴西》,陳坤的角色從軍醫到技術派銷售,再到三國時期的王牌間諜,角色之間跨度之大,讓陳坤自己都有一些恍惚,“真的挺美妙的,好像有一種平行世界的夢幻感。”

觀眾依舊期待着陳坤會給市場帶來一些新的活力,能有爆款出現來刺激觀眾的觀感神經,但“有爆款當然很好,不爆我也接受。”陳坤說。

图片alt陳坤,攝影王遠宏

以下是陳坤的自述,根據對話實錄整理。

在拍《風起隴西》之前,我出演了一個軍人角色——《和平之舟》的張渡航,當時在象山拍攝了三個多月,這部劇殺青,又無縫連接進了《風起隴西》的劇組,在象山的同一家酒店、同一個房間的同一張床上醒來,昨天還是張渡航,今天就是蜀諜陳恭了。

我自己覺得很夢幻,昨天還是張渡航,還在站軍姿,今天再來到劇組,扮上之後,就是一個古代人物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經歷了平行世界,其實挺美妙的。

图片alt 图片alt《和平之舟》《風起隴西》,陳坤

剛開始拍攝《風起隴西》的時候,每天到現場都要鼓勵自己說,盡快找到對人物的感覺,陳恭這個角色其實有些難度,大開大合,標簽太多,李嚴將軍曾在一句台詞中說,“陳恭是仗劍走天涯的俠士。”這句台詞就說明,他當時在那樣的一個動盪的時代里,是一個對自由、浪漫、理想有一定憧憬的人。

同時他又是一名間諜,需要藏起來一切,讓自己變得顫顫巍巍,能夠潛伏在敵營之中。俠士和間諜之間的反差感很強,我怎麽去拿捏出,既具備仗劍走天涯的熱血度,又要完成樸實、實乾這麽一個隱藏身份的間諜形象呢?其實是有一定挑戰的。

見到路陽導演的時候,我已經看完了全部劇本,但是並沒有跟他說過我心裡的顧慮。創作一個角色,就是要面對自己提出來的問題,同時用自己一點一點的理解去不斷地塑造這個角色,這才是我去出演陳恭這個角色對我自己的收獲。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

陳恭是一個主動驅動式的小人物,主動明確自己的理念,要為國家付出,包括他對生命、愛情的理解,和對諜戰工作的謹慎、佈局,都是有很強的自主性的。劇情一開始,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來甄別他是不是叛徒,得知自己送回去的情報居然是假的,導致自己尊重的丞相北伐在街亭失利,他的愧疚感油然而生,在懷疑和自責之中,墮入死局。

他憑藉著自己強烈的使命感,不停在想怎麽去解套,怎麽去幫助自己,怎麽去推動時間,並抓住事件背後的真凶,《風起隴西》的劇本非常好地用這些緊湊的事件去推動人物表達,從另一個角度去瞭解到處理這件事的當事人,他當時是什麽樣的心理活動。用事件的推動去幫助演員去完成塑造人物的多重性和豐富度,《風起隴西》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進組之後拍攝的日子比較規律,每天早晨起來跑步消腫,之後再去吃早餐,早餐結束之後,化妝兩個小時,貼頭套、鬍子,最後就是走戲,然後一場一場地拍,每一天都是這樣。有時候會享受在現場,進入角色之後,和對手演員碰撞出的一場好戲;有時候也會陷入思考,剛開始的幾天節奏太快,收工的時候會有一種被掏空的感覺,到了後期也就慢慢習慣了。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

《風起隴西》是我自己喜歡的一個拍攝過程,我覺得拍攝密度很高,同時對我來說,挑戰也很大。讓我剛好成長到現在的時候,在對於每一個角色的思考和理解之外,又多了一些另外的感受。

在看前6集的時候,我是帶着一種“我是不是可以用更好的心態不斷地去看到自己的成長。”演了《風起隴西》之後,我好像演了一個旁觀者,每個階段我想看到自己在角色上更好的理解,對角色更真實的感受,這個是我很珍惜的。

陳恭和荀詡之間,是有着相似的理念和認同感的,價值觀上完全相同,很多地方都呈現出了默契和相互信任,很像沒有血緣關系的親人,更是一對很有浪漫主義理解的兄弟。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白宇

我們剛開始拍的戲就是荀詡來到陳恭家裡,去甄別他,那時候其實還挺難得,因為一開始就要演我們非常信任的關系,他甄別我的同時,又要一起去計劃怎麽解套,怎麽佈局,我是一個比較感受型的演員,我能感覺到,我跟白宇都在竭盡全力去相信對方。

但是很快我們就找到了默契,我覺得白宇是那種能成為朋友就成,成不了朋友就在劇中表演,我也是這樣的人,而且我們相互還都挺認可的,慢慢地就很親近了。其實當時在戲裡面,我們已經相信對方了,他已經是蕭何,已經相信我們是好兄弟了,但在生活中,我們是沒有說過太多話的。

演戲的過程中已經感覺到我自己在相信對方,對方也相信我,在不斷地交流中進入到荀詡和陳恭的人物關系,其實這是一種很真誠的磨合過程。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白宇

在拍魏國的戲份時,白宇真的在飲食上很有儀式感,對面條非常投入,作為一個西北人,他經常分享西安的麵食給我們吃,做得非常好。

拍完這部戲殺青之後,有一次我去西安工作,白宇就跟我介紹,一定要去吃什麽面,一定要吃。我去嘗試了一下,確實很好吃。西安的面和我們重慶的不一樣,我們的面條本身不具備他們西安面條的筋道度。

和白宇、董子健這些年輕的演員們合作,我沒有特別感覺到自己是不是你前輩或者年紀大很多,還是該說什麽就說什麽,看到他們的時候,也會感嘆年輕真好,但是我的意思並不是意味着我不年輕,而是我自己沒有去想過這件事。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董子健

“年資”這種話題都是別人提出來的,我自己沒想過這件事,角色的對手演員很多都不是同齡人,其實我小的時候也會跟年長的人和年下的人一起拍戲,在現場的創作過程中,不會故意去想這些事情。

到了生活中,可能會思考一下,但是所謂的“少年感”、“熱血”、“年紀大”,這些都是我生活的常態,別人給貼了標簽而已,所以我該怎麽活着,就怎麽活着,反正標簽大家隨意就好了。

图片alt陳坤,攝影王遠宏

路陽導演永遠都很客氣,我以為剛開始是因為不熟才會客氣,結果整整三個月下來,都這麽客氣。總是“坤哥,坤哥,什麽的。”他搞得我也很客氣,我就老叫他“導演,導演。”他和我說叫他老路就行,我也還是叫“導演”。

後面這樣的方式就變成了常態,我覺得也挺好玩兒的,這也是挺神奇的導演和演員的一種關系。路陽導演是我也別喜歡的導演,他身上有一種赤子之心,又真的很禮貌,看到別人的問題時,他的解決方式是非常尊重對方的,他是一位在現場會給演員尊重的導演,因為他的尊重,演員會更有尊嚴地全情投入去演戲。

所以,他比我年輕,比我小,但是卻給了我一種磐石般的感覺,是劇組的一種很穩定的因素。

图片alt《風起隴西》,陳坤和導演路陽

導演很執着,他會堅定想要的東西,演員按照自己的想法演一遍,然後再按照導演的想法演一遍,我經常看到他在現場跟其他演員講戲,我也會去看一看,聽一聽,挺好玩的。

有一場戲,時隔了一段時間之後,路陽導演說要重拍,其實那場戲我自己覺得還挺好的,但是導演說,剪出來之後感覺不怎麽樣,因為空氣濕度不夠。後來,我們就在樹林裡面等,當時天氣潮濕,還有吸血的水蛭,我們就還是要站在那裡,又重拍一次。

劇組的美術老師真的很細致,象山原本是濕潤潮濕的,但是他們還是在天水陳恭的家裡,做出了乾燥的感覺,後來有一次,我去敦煌一帶,看到真正西北的樣子,才知道,原來劇組做出來的真的很還原。

图片alt《風起隴西》相關場景

我在演陳恭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有一種我跟他已經有連接的感覺,比如,陳恭有他獨特的斷句方式,在後期配音的時候,我自己也會覺得這麽斷句有點特別,還挺有意思的,進入到了陳恭的語境,也就越來越熟悉他,更能明白他的思考是什麽,而不只是張嘴讀台詞。

图片alt

這幾年一直嘗試新的角色,因為我有表達的欲望。在我小的時候,我非常希望我的每一部戲大家都會喜歡,但隨着越來越長大,就會更理性更明白,其實觀眾的喜好是因人而異的。

因為不管創作什麽樣的角色,它自然都會有相應的觀眾去接受它,這樣就回到了創作的單純性,只要好好地把每個角色都用心去扮演,自然可以跟喜歡這部戲的觀眾產生共鳴。

當然,成為爆款很好,如果不爆也正常,只要認真創作了,我覺得帶着一種很平常的心,同時帶着認真誠懇的態度把自己的作品呈現在觀眾面前,就是演員對觀眾的尊重。

我有時候自己也摸不清我自己的脈絡,很多時候,當下的喜歡就是真喜歡。《風起隴西》的創作過程就是如此。

图片alt陳坤,攝影王遠宏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