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群星閃耀到屢遭群嘲,港台選秀到底經歷了什麽?

文 | 音樂先聲,作者 | 朋朋,編輯 | 範志輝

5月5日,號稱“台版101”的偶像養成綜藝《原子少年》宣佈將於兩周後恢復錄制。

此前,節目在播出兩期後就因為確診人數達43人而中止錄影。但秀粉熱情難當,就連該節目導師Ella出席線下活動也頻頻被問及何時錄影。

图片alt

台灣秀粉在線上翹首以盼,香港秀粉線下狂熱應援。

而在4月30日,香港男團MIRROR成員薑濤迎來了自己23歲生日,大批粉絲聚集街頭為偶像慶生,將銅鑼灣圍得水泄不通。

商場大屏、主題巴士、應援周邊、擁擠着久久不散的粉絲,這些飯圈女孩所熟知的元素,平移到海峽對岸的香港。

图片alt

不過同樣尷尬的是,雖然港台選秀節目雖在本土如火如荼,但在內地卻關註者寥寥。

在港團MIRROR出道後,不少內娛網友指其“油膩”、“泰味重”,選手顏值不盡如人意也被網友暗諷“看上去挺有實力的”。台版選手在內地被指燈光貧窮,舞臺寒酸,ending鏡頭甚至醜上熱搜,被內娛網友冠以“縣城選秀”之名。

本土狂熱,內娛冷眼,為何兩岸三地的秀粉“審美有壁”?貢獻過小虎隊、F4、飛輪海、TWINS的港台娛樂圈為何落到這番田地?從群星閃耀到屢遭群嘲,到底經歷了什麽?

地自萌的港台選秀

“這樣的自己,有獨特魅力。”

目前《原子少年》開播兩期,選手小宜在微博上目前是絕對的頂流。只可惜,作為練習生,他的走紅不是因為唱、跳或rap,而是因為不俗的修圖功底。

图片alt

在官方的宣傳照中,他身材勻稱、面部棱角分明、帥氣陽光。但當小宜出現在舞臺上時,油光滿面,和官方照相比“胖若兩人”,直接被指應當去參加“Photoshop 101”,即便不能成功出道,開班授課教粉絲修圖也未嘗不可。

小宜只是《原子少年》的一個縮影。這檔節目選手顏值實在經不起內娛觀眾毒辣眼光、挑剔口味的審視。網友在Ending鏡頭中逐幀挑選,也只能找到低配版的許光漢和吳磊,倒是找到不少Tony老師。

图片alt

事實上,內地網友對台灣選秀的嘲諷從兩年前的《菱格世代DD52》便開始了。只不過,那時被嘲諷的中心是堪憂的舞臺和服化道。作為秀粉眼中最重要的初舞臺,略顯寒酸的舞臺沒辦法有效突出C位,節目組另闢蹊徑,讓種子選手身着正紅色連體衣,使其在一眾黑衣選手中格外扎眼。

只不過,乍看上去,便讓觀眾們聯想到成套的秋衣秋褲,而這場初舞臺也被毒舌的內娛觀眾冠以“南極人年會”之名。

图片alt

顏值、服化道、舞臺都跟不上,這些選手在內地的出圈幾乎完全靠“整活”。當年《菱格世代DD52》在開播前發布官方預告片,貢獻了內娛最出名的舞臺——“黑人抬棺”。舞臺上一名成員領隊,七名成員扛着一個白色大紙箱,復刻了彼時大火的“喜喪”場面。

上線後就帶了一波話題度,有人認為“玩梗可以,上綜藝不妥”,也有人認為這“冒犯了民俗”,但內娛網友最普遍的觀感就是“迷惑”。

節目開播後,“迷惑行為”成了內娛最關註的事情。有選手錶演配音《櫻桃小丸子》、模仿喪屍、邊打嗝邊念英文字母等等,選手的古怪才藝是網友最津津樂道的部分,稱節目直接對標“中國達人秀”。

除此之外,節目中成團出道的組合HUR也並沒有引起內地秀粉的太大關註。目前為止,她們只發布了1張正式專輯《REVELATION》,3個正式MV,在YouTube僅收獲 600萬播放量。而在網易雲和QQ音樂兩個平臺上,HUR共有565個粉絲,最熱門的歌曲《NEED NO MORE》累積有144條評論。

图片alt

圈地自萌,紅不出本土,對香港男團MIRROR也是一樣。

2018年,MIRROR從香港本土選秀綜藝的《good night show全民造星》中成團出道。該節目延續了香港選秀節目的一貫做法,由包括環球唱片、寰亞音樂在內的多位媒體代表進行票選,汰弱留強。

出道後的MIRROR風頭可謂一時無兩,開演唱會座無虛席,全員參演偶像劇,拿獎拿到手軟。前文提到的薑濤,就是MIRROR這一頂流中的頂流,出道4年已經攬獲百餘個代言,2021年年初更戰勝陳奕迅、鄭中基,獲得了“叱咤樂團我最喜愛的男歌手獎”。

图片alt

港媒對這個新晉男團從不惜溢美之詞,稱其為“香港之光”,甚至出現其歌聲喚醒植物人的新聞報道。傳媒人蕭若元認為,MIRROR“傾城”的紅在香港史上從未見過,此前唯一可比的是譚詠麟和張國榮。

MIRROR在香港掀起空前的追星熱潮,粉絲極力反對他們“北上”。在他們看來,相較於內娛的偶像團體,MIRROR的顏值、實力和審美都更勝一籌,他們不希望偶像追求更大的市場而忽視了本土的粉絲。香港媒體人李照興更是發文表示,內地的偶像團體都是流水線產品,MIRROR則更具特色和辨識度。

图片alt

不過,內娛的秀粉對這一來自香港的頂流並不感興趣。他們認為MIRROR在顏值和實力都無力“北上”來加入行業的“內捲”,不過是香港的流量明星時代剛剛到來,他們吃了“粥多僧少”的紅利。

看罷港台的選秀,許多內娛粉絲不禁要問“為何他們又醜又土卻不自知”。事實上,港台和內地秀粉之間不只是錶面上的服化道和審美差異,其深層是兩岸偶像市場成熟程度的差異。

港台選秀為何難出圈?

即便在內娛遭到群嘲,但這些港台選秀背後其實匯集了本土最頂尖的製作班底。

《菱格世代DD52》和《原子少年》的節目製作人是曾推出現象級節目《康熙來了》的製作人詹仁雄,而早在2005年他就製作了台灣偶像養成類節目《我愛黑澀會》,並從節目中走出九位成員的女子組合“黑澀會美眉”,經過短暫成員變動後於2008年簽約了華納唱片。在2006年,詹仁雄又製作了姊妹節目《模範棒棒堂》,在節目中成團出道的六個男孩就是占據了許多內地秀粉的青春的“棒棒堂”。

而《全民造星》的製作人為香港著名電視總監黃慧君,她的行業起點就是香港最有名的打歌節目《勁歌金曲》,在她的職業生涯中先後參與《翡翠歌星賀台慶》《香港小姐競選》《新秀歌唱大賽》等節目的製作。

可見,綜藝、選秀、出道對於港台的節目製作人而言,都不是新事物。但是,練習生、流量、打投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是從零開始的新玩法。

2014年,隨着“歸國四子”回到大陸開啟新的職業階段,與其說他們帶回了流量、練習生為代表的韓國選秀工業,不如說他們一舉將“快男超女”時代的粉絲文化推向粉絲經濟的新範式。

如此一來,需求端就在倒逼供給端的升級和發展。綜藝節目只是整個練習生產業的中間一環,其上下游還有唱片資源、綜藝資源、影視資源、商業資源源源不斷地匯入其中,以成熟的藝人運作來實現藝人穩定的曝光,整個產業鏈得以良性運轉。

作為內娛第一檔偶像養成類綜藝,《偶像練習生》中的個人練習生屈指可數,僅有8人,不足總數的10%,而以樂華娛樂為代表的經紀公司早就替節目作出了原始的遴選。相較之下,港台全然面向“素人”的偶像養成節目,大有“縣城大舞臺,夠膽你就來”的意味。

同時,內地的選秀在播出的同時,場內排名只是一部分,場外的人氣累積才是“重頭戲”。粉絲對於偶像的關註和打投直接影響到其商業價值,產品代言迅速跟進,選手的人氣之差也迅速體現節目的鏡頭剪輯和中插商務廣告。在這樣的背景下,才會有選手詰問節目贊助商“是我站得還不夠高嗎?”的名場面。

而港台的綜藝節目還停留在以選秀節目為核心的階段,並沒有形成像內地一樣完整的行業體系。

素人選手們的人氣也是從零開始累積,同時唱片公司等專業評審仍占據超高的話語權。以《全民造星》為例,唱片公司組成的專業評審直到決賽時仍有不低的打分權,與粉絲投票共同選拔出冠軍。

图片alt

所以說,港台的選秀節目還談不上入門,雖然締造了本土的高人氣,但走紅邏輯仍然是“超級女聲式”的,對於粉絲的賦權遠不能及內地。

另外,港台娛樂業的式微、過小的市場規模、人才儲備不足,都是影響整個選秀產業的隱性力量。

在內娛的選秀工業經過野蠻生長後進入冷靜期的時刻,台灣還沒有看到流量的能量,而香港雖然推出了MIRROR這一現象級團體,但還沒能形成偶像工業可持續發展的市場環境。

港台選秀節目的出路在哪?

在偶像工業面前,幾家歡喜幾家愁。

對於港台而言,偶像工業的發展未來還是迷霧一團。有內娛的發展經驗在先,節目接下來需要考量如何進一步向粉絲賦權,以增加粉絲粘性、擴大商業價值;如何提供更加明朗的商業藍圖,吸引資本的入駐也是行業要考量的關鍵。

對於內地而言,政策限制了節目生產,但是卻沒能限制選秀節目瘋狂發展這幾年集聚的市場潛能。在停播的第一年,許多秀粉都開始懷念選秀和打投。

雖然內地沒有選秀節目,但無可厚非偶像工業的未來仍在內地。

內娛強勢崛起後,港台娛樂產業也逐漸失去了統治地位,靠單向輸出就能徵服內地觀眾的時代就一去不復返了。面對有限的市場規模,是深耕本土,還是北上內捲,是擺在港台男團女團甚至全部港台明星面前的問題。

图片alt

在內地,選秀節目停播以後,秀粉並沒有一頭熱地在港台尋找“替代品”。相應地,市場也許該冷靜下來反思一下,在選秀節目勢頭無兩的這些年,為內娛帶來的困境與問題。

一方面是出道即巔峰的造星體系,內娛早已形成了思維慣性,在選秀節目中收割了流量以後,用隨之而來的商業變現覆蓋練習生培養的前期投入,藝人本身的職業生涯發展並不是第一位的;另一方面是流量為王的體系下市場對內容的質疑,在流量之外,偶像的作品始終頗受質疑,甚至在輿論環境中形成了“流量與實力”對立的偏見。

如何突圍這些難題,內娛沒有選秀節目,偶像產業也將大有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