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同行不同命,顧廷燁的通房妾室結局都如何了?

不同於劇中顧廷燁只有曼娘一個外室,原著中的二表叔跟明蘭成親前,可是有過許多女人的。

暗地裡的不說,面上除了那個紅顏薄命的正室餘嫣紅,還有四個通房妾室,有陪二表叔長大的、有政敵送來的、有前妻陪嫁的,還有自己找來的。

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妾室的來源差不多都俱全了。她們經歷不同,性格不同,所求不同,命運自然也不同。

图片alt

0.1

最精明的妾室——龔紅綃

龔紅綃是餘嫣紅的陪房,她的父親是個秀才,家有薄田數十畝,闔門小康和樂,身為獨女,她是父親抱在膝頭上疼大的。誰知一朝慈父亡故,族叔伯欲侵占田產,逼嫁寡母,虧得忠心的老僕機靈,叫她母女連夜收拾細軟逃出來投奔親戚。七拐八彎的,最後投在了餘大處;為着日好過,她拼着命地討好餘大太太和嫣紅,般做小伏低,逢迎諂媚。

可是,結果呢?一朝有事,餘大擔心寧遠侯府水深,寶貝女兒支應不來,便毫不猶豫地叫她隨從。非她清高,不傾慕侯府富貴,而是顧家二郎那般樣的名聲在外,她又能落着什麽好?

何況她有喜歡的人。他是餘家三房庶子,一個寄人籬下,一個不得重視,兩個命運相似的惺惺相惜。那天他滿頭大汗地跑過來對她說,爹娘已經知道他們的事,只要大伯母肯開口,三房就來提親。

图片alt

她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餘家男人大多品行端良,對妻子很重視,家庭氛圍也特別好,她想若能得償所願,將來一定會加倍孝順長輩。

可當她求到餘大太太面前時,人家拒絕的那些毅然決然,直接讓她去陪嫣紅。她太瞭解這個女人了十足的自私鬼,她沒再多求,跟着嫣紅來到侯府。

以嫣紅拈酸吃醋的脾氣是不可能給她開臉的。不過是因為嫣紅帶人去找曼娘母子的麻煩,惹怒了顧廷燁,為了補償,就將她抬了姨娘。

紅綃曾經嘗試討顧二的歡心,可都被他無視了。她得知嫣紅偷人時,覺得十分不妥,還非常危險,一朝事發絕對身敗名裂。或許存了報復之心,她並沒有勸阻,任由嫣紅胡來。果然,嫣紅墮胎不慎去世,死時不過十六七歲。

图片alt

因為無處容身,加上她又知道嫣紅的醜事,因此一直待在侯府。一年後,顧二衣錦還鄉,還娶了明蘭。

太夫人給了紅綃一筆錢,威逼利誘一番,讓她騙餘大人夫婦。沒多久,餘大太太帶着餘四太太跟着太夫人來到澄園行詐,逼明蘭讓昌哥兒過繼給死去的嫣紅。

是的,她是故意的。不管是嫣紅偷人,還是餘大太太行詐,她本有機會阻止,可乾嘛要阻止呢,她們毀了自己半生,沒害她們就不錯了。

東窗事發後,她作為餘嫣紅偷人的證人,絕對不能死。明蘭給了她五百兩,對她道:“這銀你拿去,便當我是個偽君子,既逐你出門還來賣好。我只送你一句,昨日種種,譬如已死,以後好好過日罷。”

結局:餘四太太將紅綃送到鄉下,給她找了一戶人家。

图片alt

0.2

最沒存在感的妾室——鳳仙

鳳仙是教坊司出來的,長得非常漂亮,能歌善舞,能彈會唱,可謂多才多藝,可惜送錯了人,顧二叔都沒正眼看過她,更別說和她同床共枕。

原因有二:1.是政敵送來的,這個來源就讓人很反感。2.托秦太夫人的福,從小就給二叔院子里塞滿了各種花兒粉兒,二叔早就有了免疫力。

鳳仙曾嘗試用優美的琴音吸引顧二叔,誰知吵醒了熟睡的二叔,二叔發了好大的脾氣,把屋子裡的茶杯茶壺摔得粉碎。

图片alt

鳳仙覺得視覺更吸引人,某個夜裡,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紗裙,裊裊婷婷來到二叔的院子里。沒遇見英俊瀟灑的二少爺,卻碰見了正在收拾屋子的常嬤嬤。

結果,常嬤嬤拿出當年在集市上做買賣的嗓門,將她罵得狗血噴頭:什麽想男人想瘋了,這麽着急去火……

鳳仙羞得幾乎要自盡,當然,她不可能真自盡,畢竟在教坊司都能活下來,何況現在。

明蘭進門後沒有為難她,好吃好喝養着。還有兩個丫鬟伺候。顧廷燁第二次外出打仗時,對明蘭說:可以收拾鳳仙了。

明蘭問了鳳仙的意見,請車三娘幫忙給她在蜀地找了富商做妾。鳳仙臨走前還想順走一個金鐲子,被綠枝給搜了出來。

明蘭總結:世道艱難,才女還不如包租婆吃得開。

結局:離開侯府,重新開始。

图片alt

0.3

最深情的通房——秋娘

秋娘沒有鳳仙漂亮,也沒有紅綃聰慧,她相貌平平,丟在人堆里都找不到。可她有一個優勢是別的妾室沒有的,和顧二的情分。

秋娘剛進侯府時剛十歲,二少爺(顧二)比她還小一兩歲,滿院里都是花兒粉兒的,每天爭奇鬥艷的打扮想引二少爺多看兩眼。

別人見她因生的平常,每天老老實實乾活,都不曾為難她。時間一天天過去了,轉眼就是三年,她已經抽長身上,胸脯也鼓了起來,顯示出窈窕的身段,只是面容還是那樣平平無奇。

图片alt

那天晌午,她像往常一樣在院子里掃地,她第一次看見了二少爺,

直到幾十年後,秋娘還清楚記得他當日的模樣——修長英挺的小小少年,一身朱玄二色珠絲厚錦箭袍,腰束鑲玄色雙龍搶珠葛繡嵌玉腰帶,額上是一指寬的金蟒抹額,烏黑濃厚的頭發鬆鬆的束着,俊氣的面龐微微冒着熱氣的汗水。

少年似有些奇怪,這般暑熱的中午,居然還有人在掃地,漆黑明亮的眸子略掃了她一眼,隨即便大步流星地回屋盥洗換裝去了。秋娘拄着掃帚獃愣在當地,連盛夏毒日都沒曬紅的臉頰,忽然燒了起來。

图片alt

暗戀從那天開始了,秋娘每天最快樂的時候就是能看一眼二少爺。不知不覺又過了三年,院里有個女孩懷孕了,還鬧到老侯爺那裡,老侯爺怒不可遏,親自帶人發落了那些女孩們,看見秋娘還在掃地,就隨手一指讓她去屋子裡伺候。

從那天開始秋娘貼身伺候顧二,慢慢地顧二對她也很信任,每次外出回來都會給她帶小禮物。又過了三年,曼娘和兩個孩子的事弄得滿京城皆知。三年後,餘嫣紅進門,然後整個侯府都雞飛狗跳……

秋娘看着他從少年變成英武的青年,從被人唾棄變成了受人尊重,而她的愛從來沒變過。

图片alt

明蘭進門後,秋娘感到一股醋意,這是從來沒有的,以前不管二少爺有多少女人,她都沒感覺,因為二少爺並不喜歡她們,可現在他滿心滿眼只有新夫人。

顧二對秋娘也有感情,但更像是親情,他無法給她未來,想放她出去,秋娘表示死都不出去,於是他就將蓉姐兒交給她撫養,等於給她一個依靠。

結局:秋娘想通後對蓉姐兒特別好,蓉姐兒也是個有良心的好孩子,秋娘的結局很好。

0.4

最“恐怖”的外室——曼娘

顧廷燁十六歲時,救了一個唱戲的女孩,結果被纏了十多年。

图片alt

顧二給曼娘兄弟一筆錢,讓他們自謀生路。曼娘勸哥哥帶着錢財逃跑,她留下來纏着他。

一會身體不舒服,一會又是惡少又來尋她,引得顧二經常去看她,加上那會顧二正和父親嘔着氣,曼娘就裝作溫良恭儉的樣子,一來二去,兩人就有了首尾,還懷了孩子。

生下蓉姐兒後,常嬤嬤給曼娘找了湯藥婆子,曼娘灌醉湯藥婆子,趁婆子醉酒之際對湯藥做了手腳,然後順利懷上昌哥兒。

曼娘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進不了侯府大門,所以她要用孩子捆住顧廷燁。因為真正的高門貴族不會把女兒嫁給婚前就有一堆庶出子女的男人。

若不是常嬤嬤識別了她的詭計,跪着哭求顧二別再生孩子了,她幾乎就要得逞了。

图片alt

她壞了顧廷燁的親事,使他和父親反目,甚至連老侯爺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若不是明蘭兩次提醒,顧廷燁幾乎都要隨了她的願,拋掉一切,帶她遠走江湖,娶她為妻了。

可他從來就沒想過娶曼娘為妻,哪怕是最喜歡她的時候,他也只是想給她一個依靠,讓她衣食無憂。

認清她的真面目後,曾經給過她兩個選擇:1.留下兩個孩子,出去嫁人,他會給她一筆豐厚的嫁妝。

2.好好帶孩子,他會負責她們母子的一切開銷。

曼娘說自己這個年齡已經嫁不到好人家,要求把昌哥兒留在身邊。

顧廷燁答應了,給他們母子在鄉下買了房子,還為昌哥兒置了百畝田地,然後他就出去闖盪了。

图片alt

曼娘才並沒讓他隨心所欲,一看他出去,就把五歲的蓉姐兒送到顧府,自己帶着昌哥兒千里跋涉去找顧二。

曼娘本事大沒多久就找到顧二的軍營,顧二看見她就來氣,又讓人把她們送回鄉下,還派人盯着她。

曼娘再次脫逃,來到京城又和小秦氏攀上,合謀一起對付明蘭,險些把即將臨盆的明蘭撞死。

不管顧廷燁怎麽表達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感情,她依然我行我素。

心機,耐性,堅忍,曼娘就好像常嬤嬤故事里的蜘蛛精,織下一張張又黏又密的網,鎖定目標後,便將之活活困在其中,怎樣也掙脫不得。若再叫她糾纏下去,顧廷燁覺得只有殺她一途了。離開她,仿若逃出生天。

图片alt

結局:最後一次顧廷燁在外行軍打仗,曼娘不顧昌哥兒已經生病,還帶着他千里奔波,追到了顧二所在的軍營,結果,活生生地拖死了昌哥兒。

因為蓉姐兒早就看透了她,不聽她擺布,昌哥兒一死,她再沒有“籌碼”絆着顧廷燁,也沒有辦法實現自己的夢想(學習琉璃夫人)就瘋了。

寫在最後

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不來。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