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講烽火講諜戰?《風起隴西》導演路陽:希望做新鮮的東西

這里沒有我們想象中的烽煙四起、金戈鐵馬,有的只是小人物相互間的交鋒、對峙、搏殺,在風起雲涌的亂世迷局中,上演一幕幕步步驚心的諜謀權術。

图片alt

正在熱播的古裝諜戰劇《風起隴西》,打破了觀眾的慣性思維,在三國時代的背景框架里,呈現着小人物攪動歷史的諜戰風雲。近日,在接受瀟湘晨報採訪時,《風起隴西》的導演路陽說,“這個故事遵循一個正確的、真實的歷史觀,我們以有趣的歷史時刻為切口,去描述這個時代。”

路陽說,這種故事講述是一個新的嘗試,“可能觀眾在初始觀感上,會有一些不適應,但沉浸其中,你就會發現,這個故事打動我們的不是因為它是諜戰題材或者三國題材,而是我們透過豐滿的人物,去宏觀地讓大家看到那個時代,並且感受他們身上強大的生命力。”

用描述普通人的方式,給歷史人物煙火氣

图片alt

2014年,路陽讀到《風起隴西》原作,這個在三國框架下的間諜故事,讓他有了興趣。《風起隴西》原著小說是人民文學獎得主馬伯庸的力作,它遵循“歷史可能性小說”創作原則,在歷史的框架內合理想象。路陽說,自己特別喜歡馬伯庸的歷史觀,在《風起隴西》的小說中,他看到了“大時代下小人物如何去面對這個世界,清醒的個人認知,以及如何在困境中堅守自己內心的信念和道義的主題。”

2021年《刺殺小說家》上映後,《風起隴西》的小說版權方找到了路陽。他們探討過是否要拍成電影,但電影的體量無法承載原作裡海量的人物和線索。

路陽一考慮,如果拍成一部三國時期的諜戰劇,好像還挺新鮮的。“如果做電影的話,好像這樣的類型也不算是沒見過,但如果是劇集的話,它是有新鮮感的,我還是希望做新鮮的東西。”

故事中,在那個天下三分、烽火四起的年代,兩個秘密情報線上的“小人物”——陳恭(陳坤 飾)與荀詡(白宇 飾)不得不面對跌宕起伏的命運變遷,在懸念迭起的敘事中,兩人也深陷蜀漢與曹魏兩大諜報機構間的角力漩渦,在驚心動魄的諜者交鋒中,體味極致環境下的別樣人生境遇,感喟親友、同僚間百味交織的真摯情感。

图片alt

路陽說,《風起隴西》嘗試着用描述普通人的方式去描畫這些劇中的主角們,“歷史人物也可以有生活溫度,我們去展現他們的生活,去給他們的生活一些煙火氣,去展現他們的痛苦、恐懼,以及和普通人一樣的情感。”

沒有明確反派角色,希望放大歷史人物和我們之間的共性

好的作品無疑是可以成就演員的,而好的演員,自然也是作品可以被觀眾記住的決定性因素。

图片alt

在《風起隴西》中,陳恭(陳坤 飾)和荀詡(白宇 飾)的兄弟情也感動了不少觀眾。談及兩位演員,路陽也直言兩人就是自己心目中的陳恭和荀詡。“陳坤飾演的陳恭,帶有一種命運的顛沛感和悲劇感,這個角色會有一種讓人憐惜和悲痛的心情,但同時他並不想成為一個英雄,實際上,他沒有打算要成為一個英雄。”

如果說陳恭像是間諜故事里,那種智慧的、隨時要應對險境的間諜,那麽荀詡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沒有英雄光環的普通人。路陽將陳坤飾演的陳恭和白宇飾演的荀詡,比作“陰陽的兩極”。他們用不同的方式,追求着他們所堅持的理想和道義。

图片alt

說服白宇來出演,路陽花了一番功夫,“白宇是西北人,他就是一個外表溫和,但實際上特別有堅持力,非常堅韌的一個人。他跟荀詡那種在逆境里還在堅守的那個樣子很像。”路陽對荀詡這個角色的期待,是他不愧對內心,相信法理和良知,甚至敢於對規則提出質疑。“這個人在權力鬥爭中堅守良知,在個體和體制之間做出選擇,他的內心是承受着巨大壓力的。”

這一次,《風起隴西》里還有兩位女性角色,分別由Angelababy孫怡飾演。她們都不依附於男性存在,有着非常清晰的個人意志。“她們這樣強大的生命力會幫助到故事裡面的其他的角色,以及幫助到整個戲劇的發展,而不是一個或兩個花瓶或者是可有可無的功能性角色。”

如何讓演員表演出自己腦海中的故事模樣,導演的調度和把控都是關鍵。對照過往的一些以三國為歷史背景的作品,《風起隴西》無疑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路陽說,“我希望能夠放大那個時代里的人物和我們現在的一些共性,讓觀眾能夠更好地去體驗他們。演員也能用一種更放鬆的方式去表演。”最後,《風起隴西》用了現代戲的方式去進行拍攝和表演,也確實讓觀眾更真切地感受到了劇中人的生活。路陽說,這部劇里沒有明確的反派角色,“亂世里,每個小人物都被命運大手摧殘得來回動搖,但即便如此,他們都堅守着自己的信念,哪怕這個過程會非常的艱難。”

堅持創作不止步,電視劇比電影的創新空間更大

图片alt

電影導演來拍電視劇,這些年早已屢見不鮮,但路陽在接到《風起隴西》這份工作時,依然十分肯定地相信,“電視劇比電影的創新空間是更大的。”

從開機到殺青,《風起隴西》沒有任何休息,一共拍攝了100天,完成了24集電視劇的創作。拍過電影《刺殺小說家》《繡春刀》系列後,路陽在電視劇拍攝片場有了不一樣的體驗,“拍電影和拍電視劇調動的腦部區域不太一樣。”路陽解釋說,“電視劇不能使用太多的視聽語言,因為內容屬性和觀眾需求不同,所以可能腦部的一些地方,在拍電視劇的時候其實是用不上的,但是我們還是要盡量地希望用調度、手段,更好地講故事,去註意區分劇和電影。”

《風起隴西》的主要場景——蜀國司聞曹,其實整個機關都是在棚里搭建拍攝的。內景的逼真程度,不仔細看會誤以為是外景,“我們用了在《刺殺小說家》使用過的數控照明系統,去呈現一個外景的日照散射效果,讓它盡量真實。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建一個結構,更多要用CG去把它完善出來,但其實我們希望做到,讓觀眾看不出來那個是CG做的。”

不得不說,在影市蕭條的大環境下,一部由電影班底操刀的精品劇集,不僅會引來劇集領域的反饋,更會引來電影領域的討論,路陽賦予《風起隴西》的“電影質感”,也使得電影人在如今市場環境下的境遇更受關註。

图片alt

路陽覺得,在當下的環境里,自己能做的,只能是盡量創作,繼續去拍。“電影院是非常重要的。光靠流媒體平臺無法維系這個行業的生存和發展,這是很簡單的一筆賬,沒有影院的話,電影就是沒法生存。”路陽說,創作是跟生活直接相關的,創作各種題材故事,不論是虛構還是現實,“哪怕不是真實素材,也要對生活有所體悟,不管外部環境如何,進入工作狀態里,我們就需要全身心投入。”

瀟湘晨報記者周詩浩

新聞線索爆料通道:應用市場下載“晨視頻”客戶端,進入“晨意幫忙”專題;或撥打晨視頻新聞熱線0731-8557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