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隴西》直到高堂秉被殺,荀詡都不知,燭龍為他“心軟”多次

《風起隴西》最大的看點是什麽?

在我看來,不是那些詭譎的權謀,也不是那些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諜戰較量。

真正有看點,有戲劇張力,也更突顯人性的,是那些明明分屬不同陣營,是不死不休的敵手。

卻還是難掩欣賞,又難掩愛慕的“特殊”情誼。

哪怕被“背叛”,哪怕被“屠戮”,也始終堅信,錯的不是他們的相交,更不是他們的信任。

錯的是時代,是戰爭,也是立場。

如果撇開身份,撇開各自的使命,他們留下來的,何嘗不是一段高山流水、情瑟和鳴的佳話?

這種明知結局是be的關系,最考驗人性,也最能體現角色的“飽和度”。

图片alt 图片alt

01郭剛:沒有因為陳恭蜀諜身份怨恨,卻因他是“自己人”而痛心疾首

郭淮有一句話沒說錯,郭剛是從未懷疑過陳恭的身份嗎?

他糜沖能死咬着陳恭不放,身為郭淮侄子,又還是郡守的郭剛,真能庸碌到對陳恭,沒有一絲懷疑?

恰恰相反,郭剛對情報的敏銳程度,一點都不亞於糜沖。

在原著里,正是郭剛,率先察覺到了陳恭的疑點,並一步一步將其“邊緣化”,不着痕跡地讓陳恭遠離情報核心。

既然郭剛不庸碌,糜沖能發現的疑點,他又怎會“無動於衷”?

說到底,還是心裡不願面對。

不願自己由衷欣賞,又對自己有着救命之恩的“小主簿”陳恭,會是蜀諜。

郭剛內心,真正不願面對的,不是陳恭蜀諜的身份,也不是他“背叛式”的欺瞞,而是陳恭蜀諜身份帶來的對立。

图片alt

如果陳恭是白帝,那他郭剛和陳恭,再無知己之交,僅剩下的,就是不死不休的廝殺。

這是郭剛心裡的痛點。

在得知陳恭的“死訊”時,郭剛毫無喜悅,有的只是對命運的悵惘,還有對自己與陳恭過去“友情”的無限緬懷。

哪怕到了這種時候,郭剛還是打心底裡,把陳恭視為自己的知己。

不然,又怎會在聽到郭淮說陳恭,真正身份是魏諜時,臉上非但沒有露出喜悅的神情。

反倒顯露出來的,是些許失望,些許痛心。

因為在郭剛看來,陳恭白帝的身份,只證實他信錯下屬。

图片alt 图片alt

但對陳恭這個朋友,郭剛從始至終都認為沒有交錯。

交朋友,認知己,看的是人品,欣賞的是才情,無關立場,更無關身份。

但陳恭若是為了自己一己私欲,就叛國通敵,哪怕他通的是魏國,郭剛也會引以為恥。

這就是郭剛身上的亮點。

以“義”為底色,以“真”為操守。

看眼下的劇情,陳恭的背叛,不過是他和馮膺的一招“瞞天過海”。

到時候又經歷朋友“背叛”的郭剛,怕是懊惱有之,失意有之,唯獨沒有怨恨吧?

不僅沒有怨恨,大概率還會因為陳恭的“絕地反殺”,油然而生的,是對陳恭才能的欣賞與欽佩。

郭剛這樣的人,在戰場上面對陳恭,毫不猶豫地說,他肯定會下死手。

下死手,既是為國,也是尊重對手。

图片alt

但這種狠,和他對陳恭的欣賞,並不沖突,這才是郭剛真正的角色魅力。

02柳瑩:竊取情報,游走於蜀漢權貴間,還能堅守對荀詡的愛意與欣賞

實際,對魏諜柳瑩我一直有個疑問。

當初荀詡在城外對她“英雄救美”,到底是魏諜的精心設計,還是真的碰巧遇上了?

一開始,我真以為是設計好的。

但回過頭再重新刷劇時,才發現,柳瑩的遇襲,還有荀詡的英雄救美,不過就是巧合。

從一開始,柳瑩的目標就不是荀詡。她一到紫煙閣,就刻意接近軍中,又藉著高堂秉接近馮膺。

直到現在,一步步走到了李嚴身邊。

柳瑩的目標人物,從始至終,都是蜀漢軍中的高層。

图片alt 图片alt

既然如此,又怎會刻意設一個局,去“討好”只是靖安司小小司尉的荀詡?

不要說什麽柳瑩,要藉著荀詡,成功打入紫煙閣。

有高堂秉這個燭龍在,又何須輪到荀詡英雄救美?

更何況,荀詡出外勤前往天水。司聞曹十個有九個,都以為他回不來。

都以為荀詡回不來,又怎會提前知曉他什麽時候回城?

還能恰好卡在柳瑩遇襲的時間點上,來一齣英雄救美?

正因為是碰巧遇上的,也正因為柳瑩是實實在在被荀詡英雄救美。

再加上旁人見柳瑩,多因她貌美而心生垂涎,更因她貌美而多見輕浮。

馮膺如此,李嚴也如此。

而荀詡,眼裡的心動有之,可心動過後,卻一直是端方如玉,

图片alt 图片alt

游走於權貴間的柳瑩,又何曾見過荀詡這般的實誠君子,她會心動,就一點都不突兀了。

柳瑩這人,慣用美色去取悅男人。

游走於各色男人間,看着柔情似水。但情色場上的女人,還是一個暗藏殺機的魏諜,又能多情到哪裡去?

對誰都笑,但這笑的背後,卻是冰冷冷的算計。

柳瑩和旁人在一起時,她的臉,就像是一張沒有靈魂還透着幾分殺機的“畫皮”。

只有跟荀詡在一起時,柳瑩那張臉,才有了煙火氣。

一般游梟,對於情報,都是見縫插針一般地“竊取”。

荀詡雖說只是靖安司的一個小小司尉,但由他經手的情報,一點都不會少。

图片alt 图片alt

柳瑩明知荀詡對自己有情,她要是願意利用,何嘗套不出情報?

但對誰都算計的柳瑩,面對荀詡時,卻簡單到除了是“柳瑩”,是荀詡認識的那個柳瑩外,就再無其他。

不僅沒有算計,還甘願冒着危險,幫荀詡竊取馮膺印信。

如果馮膺真要追究荀詡是如何盜取印信的,柳瑩,又豈能置身事外?

若是被發現魏諜身份,等待給柳瑩的結局,看翟悅就知道了。

荀詡求柳瑩幫忙,她冒着暴露的危險也要幫,還不問任何緣由。

翟悅被害,荀詡被毆打成重傷,柳瑩明明擔心,卻只能偷偷躲在角落裡“探視”。

图片alt 图片alt

這種明明雙向奔赴,卻因為各自立場,各自使命,又不得不收起心思,必要時還要刀劍相交的情愫。

任誰看了,不嘆一聲悲涼?

柳瑩這個角色,是個必死的結局。

而荀詡,一身傷病,又幾經折磨,哪裡能落得一個好結局?

03高堂秉:他當初對荀詡的手下留情,成了今天的“催命符”

如果說整部劇里,最讓人恨不起來的反派,那肯定非燭龍高堂秉莫屬。

乍一看這個角色,“血債纍纍”。

截取街亭情報,讓蜀軍大敗,致白帝被陷害,讓谷正以死證清白,也讓翟悅,慘死於黃預之手。

一樁樁,一件件,單獨拎哪一個出來,不是帶着血的?

图片alt 图片alt

但是把這些事情,放在他夜梟的身份上,又何錯之有。

陳恭在曹魏潛伏,翟悅打入五仙道,他們手上,又何嘗沒有沾染曹魏的血?

就像高堂秉說的,當了游梟,命就不是自己的了。他們這樣的人,除了任務,又哪裡還能有其他?

高堂秉自己,又何嘗不是郭淮手中的棋子?他的死,就像是一顆小小的沙礫入水。

看着有點水花,但那點水花,還不足以讓郭淮等人有什麽特別的在意。

為什麽我對高堂秉恨不起來,除了上面說到的這些外,實際還有一點。

那就是他在司聞曹對誰都假,但唯獨對荀詡,付出的卻是真心。

图片alt 图片alt

二刷時,發現第三集有一個被很多人忽略的細節。

荀詡去天水的情報,是高堂秉親自透露出去的。但這份情報,只提到荀詡的名字,便再無其他。

以往高堂秉的情報,都“事無巨細”。但荀詡的情報,他卻選擇一筆帶過。

荀詡的相貌特徵,荀詡的畫像,高堂秉都沒有提到。以致情報到了糜沖手裡,猶如大海撈針。

但梵谷堂秉透露出荀詡更多的細節,荀詡能順利躲過糜沖追捕?

荀詡看似僥幸的背後,不過是高堂秉的“手下留情”。

图片alt

荀詡從天水死裡逃生回來,高堂秉的喜悅和意外,隔着屏幕都能感覺到。

還有一個細節,在高堂秉和柳瑩接頭的時候,柳瑩無意中把話題扯到了荀詡身上。

一見柳瑩提起荀詡,高堂秉的態度,更像是一種刻意營造出來的漫不經心。

“孝和已經是一枚棄子了”。

為什麽要說棄子?

棄子就是無用,無用則意味着沒什麽可挖掘的,也成不了什麽隱患。

高堂秉的話里話外,實際就是想把荀詡摘出去。不願意這些事情,牽扯到他身上,給他帶去禍患。

荀詡真是棄子嗎?

並不是,他還一直揪着五仙道,揪着燭龍不放手,是高堂秉潛在的最大危險。

图片alt 图片alt

但高堂秉沒說,更沒有對荀詡痛下殺手。

說明在高堂秉心裡,是真把荀詡當成朋友的。

在高堂秉被捕後,為什麽他要強調讓荀詡審自己?

這恐怕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在司聞曹里,他只相信荀詡。

而另一個,極有可能是高堂秉想藉著審問,向荀詡坦白和致歉。

可是真當荀詡過來審問了,高堂秉一見荀詡的狼狽模樣,就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處境,脫口而出的反而是對荀詡的急切關心。

身份已經暴露的他,又何須演戲?

這時候的高堂秉,才是最真情的流露。

面對荀詡的控訴,高堂秉沒有太多的解釋,只強調從始至終,他都從未想過把荀詡牽扯進來。

图片alt

高堂秉對倆人的立場,是無可奈何的。

面對荀詡對自己的仇恨,更是無可奈何的。在知道他們的關系,再也回不到當初時,高堂秉落淚了。

整整七年,高堂秉待在司聞曹七年,對誰都算計,對誰都假模假樣,唯獨對荀詡,交付了所有真心。

如果當初他對荀詡沒有手下留情,荀詡還能活着回司聞曹?

如果司聞曹沒了荀詡,陳恭這招漂亮的釜底抽薪,還能實施得這麽完美?

當初的一時心軟,竟然成了自己的催命符。恐怕再來一次選擇,高堂秉還是會“放水”吧。

一想到這,就不甚唏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