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時尚快不行了,但我們需要更好的「優衣庫」

如果你是個「日理萬機」的社畜,不論時尚怎樣輪回,你的衣櫃里一定少不了基本款。

白 T 恤也好,直筒牛仔褲也罷,好穿、經看、百搭,是基本款的三要素。

图片alt

▲ 圖片來自:FAKESHION

優衣庫母公司迅銷 CEO 柳井正很早就觀察到,基本款通常占總銷售額的 30%,而且大多數消費者會將每個季節的流行款和基本款混搭。

基本款免受「衣不如新」的詛咒,乍看普普通通,卻又一直處在潮流里。

只是,「基本款」常常是「穿幾次就當睡衣了」的快消品,該褪色的褪色,該變形的變形;或者是「我基本買不起的款」,加上設計師名號就令人退避三舍。

當新潮流層出不窮,在還算合理的價格區間,基本款也變得更耐穿、更舒適、更環保……

做到簡約而不簡單很難,但總能做到。

為了更好的「穿」而設計

「我請三宅一生為我做一些他的黑色高領衫,他便給我送來了 100 多件。我就穿這個,多到我一輩子都穿不完。」

和喬布斯所執掌的產品一樣,他的穿着頗有個人風格。十多年來,只要人們見到喬布斯出場,必定是黑色高領衫和藍色牛仔褲。

图片alt

還有許多名人與喬布斯一樣鐘情某類服飾——約瑟夫·博伊斯的氈帽、漁夫夾克和白襯衫,愛因斯坦的棕色李維斯鉚釘皮夾克,以及畢加索的布列塔尼上衣。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去繁求簡,其實是對時尚的另一種講究,就像看上去很簡單的基本款,反而特別考驗剪裁和麵料。

图片alt

▲ 圖片來自:I AND ME

極簡純色針織品品牌「織識」創始人告訴愛範兒,做好一件基本款,有點像人體工程學設計:

很多人說基本款是千篇一律的,但我認為不是,基本款是有設計的,版型設計比外在設計更難,一件基本款是否足夠舒適、面料是否透氣、是否耐穿,都是設計出來的。

於是,織識針對不同人群、不同季節、不同場景,給出了不同的基本款設計。

舉例來說,北方和南方穿着習慣不同、氣候不同,回潮率也就不同,面料在克重、密度等方面需有差異化;不同身材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版型,如 T 恤有合體款、大衫立體款、寬松落肩款等。

图片alt

▲ 寬松落肩款. 圖片來自:織識

如果說內容設計是做了加法,在外觀設計上,織識選擇做減法,專註黑白灰三色,主打 T 恤、衛衣、衛褲等針織品類,沒有多餘的色彩,也沒有流行的印花圖案,「希望能夠達到極致的乾凈,讓更多人體驗舒適與自在」。

图片alt

▲ 圖片來自:織識

織識的 T 恤價格從 299 元到 599 元不等,而品牌稱它們並非暴利產品:

「瞭解織識的面料、織法、剪裁、版型設計等方面的人,都知道織識在同類品牌、同等產品裡面,價格是非常有優勢的,我們的復購率能達到 70% 以上,只有上身穿過,你才知道優質的面料和設計對於身體的契合度有多高。」

被稱為高街版 Celine 的瑞典品牌 COS,則是基本款的另一種升級路徑。

COS 運用高品質的面料,從攝影、設計和建築等藝術中汲取靈感,在經典的、不過時的單品之上持續再創造,賦予其現代性。

图片alt

▲ 受油畫啟發的秋冬男裝系列. 圖片來自:COS

這種創新,有可能關乎新的廓形和連接細節,或者是新的印花和織物技術,但總能被識別出它屬於 COS。所以 COS 的產品看起來基本又時尚,身處潮流中,卻也不受潮流約束。

美國設計師 Richard Tuttle 的混合媒體作品、斯里蘭卡建築師 Geoffrey Bawa 的熱帶現代主義、英國藝術家 Lynette Yiadom-Boakye 的油畫,都曾啟發 COS 的設計。

图片alt

▲ 圖片來自:COS

從日常單品看來,一件白襯衫就有許多款式,從最基礎的寬松版型棉質襯衫,到束腰、真絲、大廓形、荷葉邊、縮褶泡泡袖……

基本款愛好者 Ping 喜歡稍微修身的款式,因為「顯得人很精神」,COS 的設計和剪裁就很對他的胃口。

以上的時尚品牌都秉持着自己的美學,但有個共同點是,它們都從基本款出發,圍繞實用性、功能性、現代性,充分關註面料、設計和剪裁。

图片alt

▲ Jill Sander. 圖片來自:WWD

這與極簡主義設計師 Jill Sander 的設計理念不謀而合:

我更喜歡用一種微妙的、不留痕跡的方式,來引起人們對於服裝的興趣,通過塑造利落的線條和迷人的廓型,讓穿着者在人群中能被一眼認出。過多的裝飾物容易分散穿着者自身的魅力…… 利用具有現代風格的剪裁來體現人本身的價值,恰到好處地合身非常重要。

更講究面料、設計和剪裁的基本款,妙處便在這里。這樣的基本款不再只是季拋的基礎需要,而是自成一派的設計語言——

為了更好的「穿」而設計。

走向快時尚的反面

「capsule wardrobe」(膠囊衣櫥),是上世紀 40 年代出現在美國出版物中的概念。

它指的是在不擁有過多衣服的情況下,擁有適合任何場合的服裝。某種程度上,它預示了基本款升級的方向:

不會過時、質感好、穿着率高的基本款是必需的。

图片alt

▲ 圖片來自:wiki

與其背道而馳的快時尚,將「快」這一要素踐行得有始有終。

一方面,消費者可以在很短時間里以低廉價格買到新潮服飾;另一方面,正因為重款式風格不重品質的商業模式,這些衣服很快就會被扔進垃圾桶里。

图片alt

▲ 圖片來自:BeautiMode

說到底,快時尚品牌們希望消費者不斷地購買新的東西,一次次印證着《時尚的哲學》:

時尚的本質是生產有效的符號,而這些符號不久就成為無效的符號。時尚的本質是創造一種持續的速率,將一個事物盡快變得過量而多餘,然後再繼續瞄準下一個新事物。可以說,運作一個後現代商業,其關鍵不是滿足消費者已有的需求,而是創造新的需求。

我們在越來越快的時尚輪回走馬觀花,但也更容易失去耐心,更迅速百無聊賴。作為必需品的基本款,可以慢下來,可以不過量而多餘,可以不必被潮流裹挾。

图片alt

▲ 圖片來自:I AND ME

在擔任牛仔買手期間,Jessica Gebhart 就對「一次性」的快時尚感到失望,於是她在 2016 年創立了牛仔和生活方式品牌 I AND ME,提供 T 恤、牛仔褲、針織衫等基本款單品。

I AND ME 信奉「Buy Less, Buy Better」,挑選可生物降解的天然纖維(包括棉、麻、亞麻、天絲和羊毛)製成衣物,在覺得合適的時間推出新系列,每次的單品都不多,宣傳片舒適又放鬆。

图片alt

▲ 圖片來自:I AND ME

不受季節性趨勢定義的同時,I AND ME 也不受性別束縛:「設計過程是中性的,在他的或她的之前,I AND ME 總是與面料和風格有關。」

不為時尚而焦慮,不為緊跟潮流而疲於奔命,僅僅抱着這種想法,就令人輕舒一口氣了。

被視為「優衣庫勁敵」的 Everlane,同樣鮮明地表態——「我們並不關註趨勢」。

图片alt

▲ 圖片來自:Everlane

這不代表 Everlane 沒有野心。恰恰相反,Everlane 希望你在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都穿着他們的衣服。

為此,Everlane 宣稱為經典產品選擇最好的材料和工廠,並通過減少廣告投放、減少中間環節等控製成本,再實踐售價透明原則,公開原材料、勞動力、運輸等費用,以及合作工廠的條件。類似的 T 恤,在 Everlane 賣 15 美元,傳統零售則需 55 美元。

图片alt

▲ 售價透明原則. 圖片來自:Everlane

在逆快時尚的答捲上,Everlane 打出了一套「高性價比基本款」的組合拳:合乎道德的製作過程、有保障的品質、有競爭力的價格、不易過時的款式和設計…… 這樣的基本款,未必不能穿上十年。

今年 4 月,Vogue 編輯 Rachel Besser 在推薦她的 17 款「衣櫥必備品」時說:

後疫情時代,將實用和舒適放在首位的基本款被更多人欣賞。我們同樣需要提振情緒的服裝和引領潮流的外出穿搭,但優先考慮實用的衣櫥必需品仍然是一條主線。

或多或少,當下的我們都意識到自己其實不需要那麽多服裝,我們需要的是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基本款就像是不會出錯的一個選擇。

而逆快時尚的基本款,理應更符合這種需要,它必須是歷久不衰的耐用服飾,為日常生活帶來更長久的解決方案。

讓自己舒服的基本款,就是一種時尚

時尚是文化的一類縮影,反映社會趨勢的一面鏡子。

服裝設計師川久保玲擅長以「暴力」打破常規,創造比流行超前得多的概念服裝。她的 1997 春夏「腫塊」系列至今為時尚界津津樂道。這場秀被解讀出很多的意味:消解人體和衣服間的和諧關系、將女性從刻板的性感形象解放出來……

图片alt

▲ 1997 春夏. 圖片來自:nowre

這樣走在時代前面的先鋒表達,我們當然需要。

但不同於秀場的新銳與大膽,當我們視線投嚮日常生活,是生活方式在定義時尚本身。

在探討「何為更好的基本款」時,我們關註設計和質量,我們關註實用和功能,我們關註衣物如何服務於人。

图片alt

▲ 圖片來自:allbirds

這種講究「實用舒適」的悅己主義,也是一種時尚。

時尚品牌 Basic Rights 同樣主打基本款,讓它略為不同的是創始人之一 Freddie Cowan,他是英國獨立樂隊 The Vaccines 的成員。

或者說,正是因為樂手身份,Freddie Cowan 才向時尚領域多邁一步,他一開始便是奔着「實用舒適」而去。

图片alt

▲ Freddie Cowan. 圖片來自:Forbes/Emli Bendixen

這一想法在製作第三張專輯的過程里萌芽。那時,Freddie Cowan 深感自己需要一件「不用考慮的制服」,從而全心全意投入創作。

在他看來,這才是一家基本款服裝企業的初衷。

但 Freddie Cowan 不滿快時尚對剪裁、面料品質的忽視,又承受不了一件 T 恤賣 100 美元的品牌:「我們曾花時間尋找完美的白襯衫或牛仔褲,居然在哪兒都沒找到。」

图片alt

▲ 圖片來自:basic rights

像很多的品牌故事一樣,Basic Rights 決心彌補這種空白:採用耐用和環保的面料,製成實用又簡潔的服裝,並收取合理的價格,一件雙扣工作襯衫約 45 英鎊。

在接受 Forbes 採訪時,Freddie Cowan 表示,「為穿着而生」就是 Basic Rights 的品牌美學:

我們想要做出看起來毫不費力又不需要過度思考的東西,而且是只能穿的東西。將服裝提升到超高水平的關懷或重要性,似乎不時尚。

图片alt

生活必需品,就讓它回到物的使用價值本身。

基本款本質上,是最「為穿而穿」的一類時尚,是根植於生活、不斷進化的日常服裝。

在忙碌的日子里,關於「穿什麽」的問題,比起看似不費勁,我們更想要真的不費勁,這並非是懶惰,而是有理由的效率。

而品牌們能做的,是繼續升級基本款,正如織識創始人所說:

「聚焦產品本身是重點,所有的基本款都值得重新做一遍,消費者在成長,時間在流逝,所以基本款產品也要不斷升級做微調整,這就是生活方式。」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