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十城一季度GDP出爐!上海首破萬億,成都欲超蘇州

文|Enl

千呼萬喚,南京終於公佈第一季度經濟數據。

至此,全國經濟總量排名前十的城市均已對外發布一季度經濟數據。

發展好不好,數據來說話。那麽,經濟前十城的發展誰更亮眼呢?城市競爭趨勢有哪些變化呢?

图片alt

前十城誰跑得更快?

先從經濟總量上看,今年第一季度的GDP排名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蘇州、成都、杭州、南京、武漢

可以看到,前十城位次與往年相比沒有發生變動,各城都實現了穩步發展、快速突破的目標。比如在總量方面,上海首次實現一季度破萬億、深圳破7千億、蘇州破5千億。

經濟名義增速來看,排名依次是:武漢、蘇州、杭州、成都、重慶、上海、北京、廣州、南京、深圳。這其中名義增速最高的武漢達到了10.8%,是前十城中唯一一個破雙位增速的城市。增速最低的是深圳,僅有2.9%。

但從實際增速的角度來看,這個排名發生些許變化。具體而言,前十城實際增速排名依次是:武漢、重慶、成都、北京、蘇州、南京、廣州、杭州、深圳。

图片alt

簡而言之,除了增速最高的武漢和最低的深圳外,其他城市的排名都發生了變動。

為啥呢?

因為實際增速是按照可比價格計算的,這里要扣除物價變動因素。

需要註意的是,實際增速和名義增速都能反映城市經濟的發展速度,兩者只是研究意義上不同,並不能說明哪項最真實。

再看增量,前十城中增量超400億以上的城市有4城,上海、北京、蘇州、重慶,超300億的有4城,武漢、廣州、成都、杭州。

面子上的數據看完了,各大城市的增速具體是怎麽構成的呢?從城市產業增速來看,前十城的經濟增長主要靠製造業撐着。

图片alt

可以明顯看到,多數城市的二產增速都跑贏了三產增速。

只有第三產業高度發達的上海,實現了三產增速跑贏二產的現象,這是因為上海的製造業都分佈在鄰近城市,比如蘇州昆山就被稱之為上海工業後花園。

上海自身剝離了傳統製造業,自身保留了大量的第三產業,所以上海三產跑贏二產並不出奇。

但其他城市都是二產跑贏三產,這說明製造業正成為各大城市發展的重點。

近年來,各大城市紛紛提出“工業立市、工業強市”的發展目標。比如杭州和成都這兩座非製造業強項的城市,都在製造業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資源,這種投入很快就反映在數據上。

一季度杭州和成都的二產增速都達到了7%以上,居前十城前列。

而成都更是大手筆地提出“建圈強鏈”和發展“66個產業功能區”計劃。今年成都第十四次黨代會提出,未來5年成都將在GDP上沖刺3萬億。

現在看來,成都這一目標的背後正在強勢加碼製造業的趨勢所在。

图片alt

城市競逐趨勢

說完數據來談下競爭。

從頭部城市來看,北上廣深的競逐趨勢仍舊“穩帶烈”,一季度上海實現萬億突破,但受疫情影響,上海二季度的數據可能會不好看,屆時北京有望實現超越上海的願景

不過,從長期來看,上海更具有經濟第一龍頭的潛力。

廣深的差距也在進一步縮小。一季度廣州無論是增速還是增量都大幅領先深圳,目前兩城同期差距已經由2021年一季度的460.4億元縮小到312.8億元。照這趨勢下去,深圳能不能守住經濟第三城將是個疑問。

重慶與廣州的經濟第四城之爭也在持續。就一季度而言,重慶更加亮眼,無論是增速還是增量,重慶都略勝廣州,但重慶要想超越廣州還任重道遠。一方面是廣州經濟歷來是下半年發力更猛,另一方面是一季度廣州還有疫情影響,經濟能量並沒有完全呈現,這就留下了許多的彈性空間。

未來雙城的交鋒還將持續,但從總量的角度來看,重慶確實更具有超越廣州的優勢和基礎,但就能級來講,重慶很難替代廣州

图片alt

往後則是成都和蘇州的競爭。從增量來看,目前蘇州對成都仍有領先優勢,且成都和蘇州的差距有所擴大

這是因為蘇州沒有了疫情影響,製造企業會集中恢復投產,蘇州作為工業大市,在製造業方面擁有絕對的優勢,而製造業歷來是拉動城市GDP的利器。

蘇州強點在於製造業,成都弱點在於製造業。

顯然,成都要想超越蘇州,其核心點還是發力製造業。目前成都已有強勢發力製造業的趨勢,但製造業強弱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形成的,這需要一定的培育發展時間。

對於超越蘇州這件事,我認為比較靠譜的是2026年前後。

因為在成都十四次黨代會上,成都提出未來5年將沖刺3萬億GDP,而據觀察同期蘇州的目標是2.8~2.9萬億左右,可以看到在目標上雙城已經有了差距。

那麽2026年前後能否成為成都邁進經濟第六城的突破年,還讓我們拭目以待。

私信回復(城市)獲取更多城市發展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