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不與極兔鬥

图片alt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盒飯財經,作者 | 高達,編輯 | 譚宵寒

經過一整年的調整,順豐似乎終於擺脫掉去年單季巨虧近10億元的陰影,實現扭虧為盈。

順豐4月28日發布的2022年Q1財報顯示,當季營業收入629.84億元,同比增長47.78%;歸屬於上市股東的凈利潤為10.22億元,同比大增203.35%;扣非之後的凈利潤為9.12億元,同比增長180.42%。

去年Q1,順豐交出了一份史上最差的季度財報,當季巨虧9.89億元,令市場震驚。王衛不得不在股東大會上對外致歉,“首先跟股東道歉,第一個季度沒有經營好,我責無旁貸,在管理上有疏忽。”

此後整整一年,順豐都在為這近10億元的虧損買單。即便之後3個季度順豐的業績逐步回暖,整個2021年順豐的凈利潤仍然同比下降了超過40%,市值較高點蒸發了近3000億元——比“三通一達”的市值總和還要高。

從這個角度來看,順豐今年Q1實現的9.12億元扣非凈利潤顯得尤為可貴——這還是在今年3月順豐速運業務受疫情影響,導致業務量同比下滑近8%的情況下實現的。放到去年來看,9.12億元的單季凈利水平也僅次於去年Q4的15億元。

財報發布後,順豐昨日股價大漲8%。昨日舉行的年度股東大會上,王衛更是率領公司的CXO們集體亮相,稱2022年要堅持可持續健康發展,堅持戰略定力和精益管控。

但細看這份財報,可以發現順豐依然沒有走出泥潭——順豐一季度營收和利潤增長,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將收購來的嘉里物流並表,而非經營情況改善。

嘉里物流的並表掩蓋了公司核心板塊速運物流的增長乏力,它自上市以來就面臨的“增收不增利”的困局仍在繼續,在新業務遲遲未能取得突破的情況下,順豐的基本面並沒有發生太大改變。

在電商件占據了大頭的物流行業,無電商巨頭可依附的順豐,無可避免地會繼續遭受極兔和通達系的沖擊。

經過一整年的試錯與調整之後,王衛試圖將重新將順豐拉回到自己熟悉的軌道之中,他暫時放緩了對下沉市場的探索,對電商等相關新業務的投入也變得更加謹慎,話里話外都在強調“穩定”的重要性。

王衛及順豐都無法再承受一次單季近10億元的虧損。在去年的股東大會上,王衛在回答業務問題之外罕見地聊起了上市的話題,“我經常問我該不該上市,因為它似乎離我最初的理想越來越遠了。”

“既要實現順豐或者我的理想,也不能辜負我的投資者”,他自問自答地說。

01

在財報中,順豐將Q1的扭虧為盈解釋為公司持續聚焦核心物流戰略、減少低毛利產品件量、精益化成本管控、新業務同比減虧及嘉里物流業績並表等5大原因。

順豐沒有在Q1財報中公佈各項業務的具體營收情況。不過,從此前順豐每月公佈的物流業務經營簡報中,可以一探各項業務的發展情況。

2022年一季度,順豐核心板塊速運物流業務(包括時效快遞、經濟快遞、快運、冷運及醫藥、同城急送等業務)營收分別為172.8億元、98.49億元及124.63億元,Q1合計營收395.92億元;供應鏈及國際業務(包括國際快遞、國際貨運及代理、供應鏈業務等板塊)營收分別為78.33億元、59.69億元及64.03億元,合計營收202.05億元。

綜合來看,順豐的速運物流業務2022年Q1同比增速僅為2.68%,而供應鏈及國際業務同比增速則高達451%。其中,嘉里物流的並表貢獻了其中絕大部分增長。

去年9月,順豐斥資175.55億港元收購了嘉里物流51.50%股權,成為其最大股東,並在當年Q4將嘉里物流與上市公司並表。

若剔除嘉里物流的影響,順豐的國際快遞業務件量2022年Q1為0.127億票,2021年Q1為0.117億票,同比增長僅為8.55%。順豐同樣在經營簡報中表示,相關業務合計收入增長較快主要由於合並嘉里物流所致。

也就是說,順豐在今年Q1實現同比增長47.78%的629.84億元營收,主要貢獻大頭實際上是半年前買入的嘉里物流,而非公司的核心速運物流業務。

刨除嘉里物流並表影響,順豐下個季度的業績增長恐怕依舊不樂觀。3月,順豐速運業務營業收入為124.63億元,同比下降5.87%,業務量同比下降7.91%,疫情對順豐的負面影響顯然會延續到4月、5月。

與順豐主營業務面臨的增長乏力不同,嘉里物流在過去一年中表現喜人。嘉里物流此前發布的2021年年報顯示,去年嘉里物流營收同比增長超過50%,核心經營溢利同比增長達88%。

同樣得益於嘉里物流的並表,2021年順豐的供應鏈及國際業務營業收入同比增長高達199.8%,是順豐所有新業務中增速最快的板塊,也是順豐除時效快遞業務外的最大營收來源。

02

盲目參與快遞行業的低價競爭被普遍認為是導致順豐2021年Q1出現虧損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直以來,順豐的主要陣地都是圍繞商務時效快遞展開,這也是順豐賴以起家的根本。上市至今,時效快遞都是順豐營收占比最大的板塊。

通過自建航空公司、自營網點及高質服務,順豐在時效快遞領域構建起極強的行業壁壘和品牌認知度,同時,時效快遞高客單價的實行也讓順豐的單票價遠遠高於其他快遞公司。

但多年發展下來,順豐的時效快遞市場已近天花板,增速逐年放緩。增長放緩表現最為突出的是2019年上半年,順豐業務量同比增速僅為8.54%,不僅低於“三通一達”,甚至大幅落後於行業平均水平。其中時效板塊營收增速更是僅有4.02%。

當年5月,順豐開始面向電商大客戶推出特惠專配產品,開始大力推動經濟件業務發展,到2020年,順豐經濟件業務占總營收比重已從2018年的22.43%增長至28.67%。

經濟件業務增長帶來的弊端是公司毛利率不斷下滑,加劇順豐本就面臨的“增收不增利”難題。2020年,疫情帶來的快遞行業迅猛增加掩蓋了順豐發展上的弊病,但在2021年,隨着疫情逐步穩定,這一問題逐漸顯現出來。

此外,背靠拼多多起家的極兔快遞在國內掀起新一輪價格戰,令本就困於單票收入不斷下滑的快遞企業們被迫陷入新一輪惡性競爭之中。去年3月,順豐單票收入為15.74元,同比下降12.12%。

2021年全年,順豐營收同比增長34.5%至2072億元,總件量同比增長29.7%至105.5億元,但扣非後的歸母凈利潤卻是同比下滑了70.1%——這還是在四季度並表嘉里物流的基礎上。

“下沉市場電商需求旺盛,經濟型快遞產品特惠專配的業務量增長迅猛,因該部分定價偏低產品的件量占比上升較快,對整體毛利造成一定壓力”,順豐在2021年Q1財報中解釋,經濟快遞的猛增是當季虧損的原因之一。

也有市場分析認為,在疫情後期電商業務逐漸恢復後,背靠電商平臺的通達系在業務增量上明顯優於單打獨鬥的順豐,導致順豐在2021年業績下滑態勢明顯。

這場快遞價格戰,順豐似乎準備提前從中抽身,順豐在2021年業績預告公告中表示,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公司通過調整定價策略主動調優產品結構和客戶結構,減少低毛利產品件量,強調健康經營和業務價值貢獻,“不再以犧牲利潤換取規模的擴張”。

順豐策略轉變或許是去年一季度財報暴擊後的反應,只是在極兔和通達系的合圍之下,不想犧牲利潤的順豐,是否能保得住單量和營收,依舊需要打個問號。

可以想見,極兔、通達系壓着順豐打的局面將持續下去。同樣是2022Q1,圓通收入同比增長32%至118.28億元,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長141.88%至8.21億元;韻達收入同比增長38.66%至115.5億元,凈利潤同比增長52.01%至3.47億元;申通扭虧為盈,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5.91%至71.52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1.06億元,同比增長218.84%。

順豐一季度財報乍看甚為喜人,但單看核心速運業務的個位數同比增長,順豐已經成為落後於通達系的快遞差等生。

03

王衛一直想在快遞主業之外為順豐找到下一個增長點,過去幾年,順豐在同城、電商、冷鏈等多個方向四處出擊,但收效甚微。其中尤以電商為最,順豐在電商領域屢敗屢戰,仍不肯放棄。

與順豐以時效件起家不同,國內的其他快遞企業大多以電商件為主,如三通一達背靠阿裡,極兔依賴拼多多等。在整個快遞市場中,電商件也一直占據着接近80%的市場份額。獨立發展的物流行業龍頭,一度是順豐在資本市場的賣點,如今反倒成為拖拽它增長的劣勢。

順豐首次嘗試自建電商始於2010年,名為“順豐E商圈”,以售賣食品為主,同時還建立了自己的支付平臺“順豐寶”,但不久就以失敗告終。此後數年,順豐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推出一個新的電商業務,如2012年主打生鮮產品的“順豐優選”,2014年主打線下社區的“嘿客”等。

這些新商業模式的嘗試大多以虧損收場,據順豐2017年借殼鼎泰新材上市時披露的財務數據,2013年至2015年,順豐“已剝離業務商業板塊”累計虧損16.06億元。

不過這並未阻止住順豐的電商野心。2017年無人貨架大火時,順豐也跟着推出自己的無人貨架品牌“豐e足食”,2018年推出“WOW”線下跨境電商精品店,2019年投資生鮮電商本來生活網等。

去年社區團購大戰時,順豐同樣推出了一家名為“豐夥台”的社區團購品牌,不過,順豐對外稱豐夥台不是社區團購平臺,而是主要做B2B和農產品。

去年四季度赴港上市的順豐同城至今仍處於虧損狀態,好消息是順豐同城去年凈虧損率同比收窄,但凈虧損仍達8.99億元,2020年的7.58億元有所增長。

包含嘉里物流在內的供應鏈及國際業務是順豐旗下各項新業務中少有的亮點。在2022年Q1業績預告發布後,順豐控股董秘甘玲曾對外表示,國際也是是順豐未來最具看點的部分,將是公司業務的第二個增長極。

“公司不會一味的燒錢來做新業務”,王衛去年4月的年度股東大會上說,但如果短期的利潤承壓能換來長期的競爭力,有機會將順豐打造成市場上不可或缺的選擇,那麽他願意調低未來1至2年的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