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 vs FB vs Twitter誰的未來更值得期待?

出 品 | 異觀財經

作 者 | 炫夜白雪

2022年以來,受俄烏沖突,以及通脹和宏觀供應鏈影響,一些以廣告業務為主的社交媒體平臺,收入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近日,社交媒體平臺Snapchat、Facebook母公司Meta、Twitter相繼發布最新季度的財務業績報告,那麽這三家公司的業績表現,誰的表現更亮眼,誰的未來更值得期待?

Snap vs Facebook vs Twitter

首先,營收規模方面,FB是當之無愧的老大哥,Twitter次之,Snap營收規模最小。Snap營收同比增速遠超FB和Twitter,Snap營收規模與Twitter之間的差距在大幅縮小。

數據顯示,2022財年Q1,Snap的營收10.63億美元,Facebook母公司Meta營收279.08億美元,其中包括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在內的應用家族收入272.1億美元,Twitter營收12.01億美元。

綜合來看,Facebook的營收規模是Snap的26倍、是Twitter的23倍,從季度營收同比增速來看,FB的增速嚴重放緩,Twitter增速同樣放緩,Snap的增速是三者中最快的。

其次,凈利潤方面,FB和Twitter保持盈利,Snap依舊處於虧損狀態。

2022財年Q1,Snap凈虧損為3.6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2.87億美元,同比擴大25%;FB凈利潤為74億美元;Twitter凈利潤為5.13億美元。

最後,從市值來看,FB總市值最高,Snap總市值高於Twitter。

截至異觀財經發稿前,即便在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加持下,Snap 470.34億美元的總市值,依舊高於推特374.99億美元的總市值。雖然Snap尚未入選標準普爾 500 指數,但 Snap 肯定會在該指數中占據一席之地。

眾所周知,Snap和Twitter是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交易,如果 Snap 在納斯達克交易,它很容易納入納斯達克 100 指數。在納斯達克交易的 Meta Platforms(FB,前身為 Facebook)現在總市值為5584.60 億美元,由於FB旗下包含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等,FB仍然是社交媒體領域的龐然大物。

未來,誰更值得期待?

首先,目前三家的收入來源都主要依賴廣告收入,因此用戶情況與平臺的經營情況息息相關。

需要指出的是,Snap在財務業績報告中未對廣告業務收入做單獨的披露,但其收入幾乎全部來源於廣告業務,因此我們可以將其總收入的情況粗略視為廣告收入情況。

Snap最新財報披露,2022財年Q1收入為10.63億美元,同比增長38.1%。

財報顯示,Meta第一季度的廣告收入為269.98億美元,同比增長6.1%,低於市場預期,也低於2021年各個季度的廣告業績同比增速,同時也是2021年二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其中,一季度應用系列的廣告展示量同比增長 15%,每個廣告的平均價格同比下降 8%。

財報顯示,2022年一季度,Twitter的廣告服務收入11.07億美元,同比增長23%。

從廣告收入季度同比增速看,Snap的增速最快。

廣告業務的增長情況與平臺用戶規模以及用戶群貨幣化程度息息相關。

數據顯示,2022財年一季度,Snap的DAU同比增長18%至4億,ARPU同比增長16.8%至4.06美元。

Meta作為社交媒體的龐然大物,其用戶規模增長已趨於平緩,加上TikTok等短視頻平臺的競爭,FB的活躍用戶增速受到較大影響,去年四季度,公司的日活躍用戶基數減少了200萬。但今年一季度Meta的用戶活躍程度增速卻超出市場預期。財報顯示,3月份的日均活躍用戶為19.6億,同比增長4%,月均活躍用戶29.36億,同比增長3%。

Meta衡量貨幣化用戶群的指標每用戶平均收入(ARPP)在2022財年Q1僅為7.72美元,低於上年同期的7.75美元,同時也是2020年Q4以來的最低水平。

數據顯示,Twitter第一季度DAU(可貨幣化的日活躍用戶)2.209億,增長15.9%;其中美國市場平均日活用戶為3960萬,同比增長6.4%;國際市場平均日活為1.894億,同比增長18.1%。

值得註意的是,Twitter在財報中承認三年來誇大用戶數量多達190萬。推特財報中披露,其所描述的在2019年第一季度引入的”錯誤”,”導致mDAU的高報”,該錯誤在近三年內沒有被發現。推特表示,過去一年中,推特報告的數字與真實計數之間的差異在140-190萬之間,或略低於總數的1%。不過Twitter並沒有提供2019年或2020年大部分時間用戶數據的調節情況,僅公佈了2020年Q4至2021年Q4的相關數據。

國際用戶方面,2022年一季度,Twitter國際DAU為1.894億,同比增長18%。

受到俄烏戰爭影響,在歐洲市場,Meta歐洲市場日均活躍用戶3.07億,遜於上年同期的3.09億;月均活躍用戶4.18億,遜於上年同期的4.23億,也是去年一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財報電話會上,META預計全球月活躍用戶將會受到退出俄羅斯市場的影響,接下來全球月活躍用戶將會保持平緩、甚至有所下降。

綜合來看,用戶方面,Facebook與Snap的DAU均高於Twitter,從歷史數據來看Twitter的DAU也是一直處於劣勢狀態。

其次,三者誰為未來的盈利能力更強?

整體來看,Snap的財務狀況在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其運營虧損情況,與運營成本和費用支出情況有着極大的關系,隨着成本和費用的下降,Snap的營業虧損也在收窄,Snap財務狀態正面向好發展,如果這些積極的趨勢能夠持續下去,相信會給投資者們更多信心。

Snap正在內容方面做投資。該公司在發布管理中強調,25 歲及以上的用戶每天花費在節目和出版商內容上的總時間同比增長超過 25%。Snap的原創作品 “Breakwater”有超過 1000萬的觀眾。有了新內容、Bitmojis、服裝選項、分享和原創內容,動態廣告收入翻了三倍。

此外,Snap在增強現實體驗上下了很大的賭註。每天有2.5億Snapchatter使用社區的AR功能,這是其3.32億DAU總數的一個相當大的部分。一季度Snap推出了對AR購物的升級,以及本地地標的社區生成AR體驗。

Meta保持了盈利的狀態,但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同比下滑。同時,Meta的營運利潤率自去年第三季度開始就已出現了一定程度上的下降。在本年第一季度中,Meta的營運利潤為85.24億美元,營運利潤率僅為31%,為近幾個季度來最低,而造成該結果的主要因素在於成本及費用的大幅提升。

此外,押註元宇宙也在擠壓Meta的利潤空間。財報顯示,Meta一季度顯示,現實研究室運營虧損高達29.6億美元。被Meta押註的第二增長曲線,短期內來看,更像是“吞金獸”,未來1-3年依舊是投入狀態,三年內很難看到盈利。

Twitter存在被馬斯克收購私有化的可能性,但最後Twitter能否真正被私有化,還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Twitter未來命運飄搖。推特周四表示,不會提供前瞻性指導,並將收回此前提供的目標和展望。在馬斯克提出收購之前,推特曾致力於在2023年底前實現三個主要目標:年收入超過75億美元、日活用戶達到3.15億、新技術的研發速度提高一倍。

最後,受宏觀經濟狀況,以及俄烏沖突影響,三者的廣告業務和國際DAU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同時,除了三者之間用戶爭奪外,均面臨TikTok的用戶爭奪壓力。

在年輕用戶的爭奪上,Snap成為Facebook最大的競爭對手,此前投行Piper Sandler發布了對1萬名美國青少年的調查。結果顯示,Snap仍是美國青少年最愛的社交媒體應用,獲35%受訪者使用,高於去年同期的31%。據Snap公佈的數據顯示,Snapchat核心用戶在18-24歲年齡段,占總用戶36%,35歲以下用戶占總用戶85%。

TikTok的快速發展,可以說給Snap、Twitter、FB等平臺帶來極大沖擊,其中TikTok用戶最活躍的地區是在美洲、東南亞和中東地區,其中美洲月活用戶接近3億,本月東盟用戶數更是突破2.4億!

此外,與Snap相比,Meta面臨更多監管層面的風險。

今年3月24日,歐盟公佈了《數字市場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簡稱 DMA),該法案旨在規制蘋果、谷歌、Meta、亞馬遜和微軟五大公司在歐洲的商業行為和市場主導地位。一旦矽谷巨頭們違反了DMA,他們將面臨高達其前一財政年度全球年營業額最多10% 的罰款,以及高達20%的再犯罰款,甚至有被拆分的風險。

緊接着在4月23日,歐盟就《數字服務法》(Digital Services Act,簡稱 DSA)的廣泛條款達成一致。這項法案將迫使科技公司對其平臺上出現的內容承擔更大的責任,包括更快地刪除非法內容和商品,向用戶和外部研究員解釋他們的演算法如何工作,以及對虛假信息的傳播採取更嚴格的行動。如果不遵守規定,公司將面臨高達其年營業額 6% 的罰款。

這兩個法案一旦生效,均會對Meta的廣告業務產生影響。

三者相比而言,Snap的創新能力一直跑在FB和Twitter前面,如今三者不約而同的瞄準了社交電商,誰能在社交電商走得更遠,有待觀察,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