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難的2022|蔚小理何時“歸途”?

图片alt

理想之後,蔚來和小鵬也遭到雷霆打擊。

5月4日,美國SEC將蔚來與小鵬列入“預摘牌名單”,而在此前的4月21日,理想已被列入該名單。與他們一同被列入的,還有京東、拼多多、bilibili、網易等知名互聯網公司。截至目前,已有105家中概股公司被列入“預摘牌名單”。

2020年5月,美國參議院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根據該法案,外國發行人連續三年不能滿足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對會計事務所檢查要求的,禁止其證券在美國交易。

图片alt

2022年3月,當大批中概股公司開始被列入“預摘牌名單”時,中國證監會國際部負責人表示,對於一些企業被SEC列入有退市風險的清單,經向美國SEC瞭解,這是美國監管部門執行《外國公司問責法》的一個正常程序,列入清單的公司是否在未來兩年真正退市,最終取決於中美審計監管合作的進展與結果。

盡管“預摘牌名單”的影響被盡量輕描淡寫,但作為在美上市的明星企業,蔚來、小鵬、理想還是迅速展開了行動,力圖把風險和損失降到最低。

5月6日,在被列入“預摘牌名單”中,蔚來連發兩份公告。在第一份公告中,蔚來表示,公司一直致力於積極探討可能的解決方案,以保證其利益相關者的利益。“2022年3月10日,本公司完成A類普通股在港交所主板的第二上市。在港交所上市的A類普通股與紐交所上市的美國存托股份完全可轉換。”

在第二份公告中,蔚來透露,公司已於5月5日收到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附條件上市資格函,並將於本月發布上市文件。據瞭解,蔚來本次上市將採用介紹上市的方式,不涉及新股發行及資金募集。同時,新交所上市的A類股可於紐交所上市的美國存托股實現完全互換。

图片alt

對於被列入“預摘牌名單”,理想與蔚來的回應如出一轍。4月22日,在被列入“預摘牌名單”後,理想回應稱,被納入不等於美國退市,根據相關法規企業如果連續三年未向美國開放審計底稿才會被限制美國交易。

“我們作為對投資人負責任的企業一直在積極尋找解決方案,在根據國內外監管要求,積極配合審計底稿相關的工作。”理想汽車稱,此外,公司已經於去年完成香港主要上市,兩地股票可以互換,美股投資人可隨時轉換為在香港持有,香港主要上市的上市地位不會受美股相關影響(和香港二次上市不同),以上不會對公司實際業務經營有任何影響。

蔚來、理想、小鵬採取了一切必要的措施,但資本市場的信心依然受到沖擊。截至發稿,蔚來-SW報120.7港元,跌12.41%;理想汽車-W報86.8港元,跌3.61%;小鵬汽車-W報91.6港元,跌9.4%。在被列入“預摘牌名單”後,蔚來、理想、小鵬三家超過500億港元市值瞬間蒸發。

图片alt

資本市場受到沖擊,實際經營也充滿了挑戰和變數。疫情反復對供應鏈產生了嚴重的影響。2022年4月9日,蔚來宣佈,自3月份以來,因為疫情原因,公司位於吉林、上海、江蘇等多地的供應鏈合作夥伴陸續停產,目前尚未恢復。受此影響,蔚來整車生產已經暫停。

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表示,3月中旬有些零部件就斷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庫存勉強支撐,最近又碰上上海和江蘇等地疫情,很多合作夥伴供不了貨,只能暫停生產。“這個情況也不是我們一家,很多廠商都暫停生產了。我們跟大家一樣着急,希望疫情早日過去。”李斌說。

4月19日,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通過社交媒體透露,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產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了。“好消息是部分部委和主管部門正在盡全力協調,期望更多政府和主管部門們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何小鵬表示。

图片alt

理想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沈亞楠表示,自3月末以來,由於長三角疫情反彈,全行業的供應鏈、物流和生產出現了被嚴重乾擾的情況。理想汽車常州基地位於江蘇常州,處於長三角中心地帶,而理想汽車的零部件供應商超過80%分佈在長三角地區,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位於上海、江蘇昆山。

“受到長三角疫情的影響,位於上海和江蘇昆山等地區的部分供應商無法供貨,有些供應商甚至完全停工、停運,導致現有零部件庫存消化後無法繼續維持生產,這對理想汽車4月份的生產造成很大影響,導致部分用戶的新車交付延期。目前,理想汽車正與供應鏈企業一起,在滿足疫情防控的要求下積極恢復產能,縮短預定理想ONE用戶提車等待周期。”沈亞楠說。

受到供應鏈和需求端的影響,蔚來、理想、小鵬新車交付量大幅下滑。4月份,蔚來、理想、小鵬分別交付5074輛、4167輛和9002輛,環比下滑49.2%、62.2%和41.6%。

當蔚來、理想、小鵬受到資本和市場的雙重打擊,深陷內憂外患的局面時,他們將如何應對?對他們而言,2022年究竟意味着什麽?是成長的陣痛還是惡夢的開始?2023年,會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