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霖:PMI數據已見底

本輪疫情貫穿了整個4月,多點爆發的疫情對國內的供需兩端以及經濟主體的預期造成了巨大的沖擊。可以說本輪疫情對經濟的沖擊僅次於第一輪疫情了。PMI數據作為4月第一個公佈的重要經濟數據,能夠讓我們更好地去一窺疫情沖擊下的經濟全貌。先簡單總覽一下4月的PMI數據。4月製造業PMI指標全面走弱:需求端方面,4月製造業PMI新訂單指數42.6%,前值48.8%,比上月下降6.2個百分點;新出口訂單指數41.6%,前值47.2%,下降了5.6個百分點。生產端方面,4月生產指數為44.4%,比上月下降5.1個百分點。價格指數方面,4月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和出廠價格指數分別為64.2%和54.4%,低於上月1.9和2.3個百分點,繼續位於近期較高水平。另外,供應鏈壓力加劇,4月供應商配送時間指數為37.2%,比上月下降9.3個百分點;同時,企業生產經營活動預期也從3月的55.7%回落到了4月的53.3%。 图片alt接下來,我們對PMI分項指標進行進一步的分析。本輪疫情呈現點多、面廣、頻發的特點,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地防疫措施均有所收緊,多地採取了封城或半封城的舉措,並對國內經濟造成了全面的沖擊。第一,隨着部分地區管控趨嚴,國內供應鏈壓力凸顯。一來是疫情較嚴重的地區管控趨嚴,當地面臨運輸人員難以出行、運輸車輛限行、運輸企業停業等難點。二來是隨着疫情蔓延,多地加大了對外來車輛、人員等的檢查力度,跨地區運輸難度大幅增加。從高頻數據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相較於疫情前,本月出現了公路運輸受阻、園區物流運輸放緩、快遞流通量減少、集裝箱吞吐量特別是內貿集裝箱吞吐量大幅下滑等現象。體現在PMI數據上就是4月供貨商配貨指數繼續下滑至37.2%(前值為46.5%),僅高於2020年2月。交通運輸不暢進一步使得不少企業出現主要原材料和關鍵零部件供應困難、產成品銷售不暢、庫存積壓等情況,體現在PMI數據上就是企業產成品存貨指數從48.9%上行至50.3%。 图片alt第二,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秩序受阻,生產壓力顯現。一來封控地區企業直接減產或停產,並沿着產業鏈向上下游進一步蔓延(沒貨);二來交通運輸受阻,企業之間的正常商品往來受阻,並對生產產生影響(有供給有需求,但是沒有運力)。比如據乘聯會報道,4月東北、江浙滬地區主機廠和零部件供應商生產均遭受疫情沖擊,生產受阻。而供應短缺進一步影響了全國整車生產和終端銷售,華中、華南等地的整車生產基地陸續出現停產情況。體現在高頻數據中就是汽車輪胎半鋼胎開工率從3月末的74.52%下滑至4月下旬的67.39%。體現在製造業PMI數據上就是4月生產指數下滑至44.4%(前值為49.5%)。第三,疫情沖擊下實體需求回落,且企業接單意願也在下滑。一方面,疫情反復之下,線下消費場景缺失,且居民線下消費意願不足。同時,部分居民收入減少,且居民對未來收入的不確定性加強,預防性儲蓄需求上行。在這樣的情況下,實體的需求開始回落。首當其沖的肯定是服務業特別是線下服務業,所以我們可以看到4月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低於上月6.7個百分點,降至40.0%,其中服務業新訂單指數為36.0%,比上月下降8.7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企業接單意願不足。一來在疫情沖擊下,國內供應鏈產業鏈深受影響,交通運輸以及生產經營的不確定性,使得企業並不願意盲目接單。二來受疫情乾擾的長三角、東北等地區是汽車、電子、醫藥等製造業的聚集區,而這些正是我國的主要出口產業。在國內企業不能或不願意接單同時海外生產逐漸修復的時候,部分海外訂單開始向東南亞地區轉移。體現在PMI數據上就是新訂單指數下滑至42.6%(前值為48.8%),新出口訂單指數下滑至41.6%(前值為47.2%)。在供需雙弱的情況下,企業對原材料和員工的需求也就減少了,採購量指數下滑5.2個百分點至43.5%、從業人員指數下滑1.4個百分點至47.2%。同時,不斷反復的疫情也進一步壓制了企業對未來的預期,可以看到4月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預期也下滑了2.4個百分點,至53.3%。另外,我們需要註意的一點是,4月國內價格指數高位波動。這一來是海外地緣政治沖突加劇,部分大宗商品供應受阻;二來國內供應鏈產業鏈不暢,部分商品供需錯配,推升價格;三來基建發力預期下,部分商品需求旺盛。體現在PMI數據上就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等上游行業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和出廠價格指數分別超過70.0%和60.0%。總的來說,4月經濟很像20202月的時候,突發的疫情對經濟造成了全方面的沖擊,經濟數據在當月砸出了一個底部。但是我們也認為正如去年一樣,在面對疫情的外部沖擊時,國內政策積極主動發力,在疫情得到有效快速控制之後,國內經濟會迎來一輪強勁有力的反彈。第一,國內疫情已經出現拐點,國內每日新增人數持續下滑。得益於國內動態清零政策,目前國內每日新增確診和無症狀合計人數已經從4月22日的高點持續回落。疫情最為嚴重的上海也宣佈多區實現了社會面清零。在國內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的時候,由疫情帶來的各項沖擊也會逐漸減弱,後續國內產業鏈供應鏈秩序有望逐漸修復,經濟主體的預期也有望逐漸改善。第二,供應鏈已在逐步修復。4月下旬,部分地區已經開始有針對性地進行復工復產和恢復運輸,比如4月20日起上海666家重點“白名單”企業重新開工或者獲得開工保障。緊接着4月27日上海也推進了快遞物流的復工復產,生活生產進一步被修復。我們從圖2上也能看到陸運物流在緩慢好轉,4月末整車貨運物流指數恢復至3月末的98.2%。4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也強調:“要堅持全國一盤棋,確保交通物流暢通,確保重點產業鏈供應鏈、抗疫保供企業、關鍵基礎設施正常運轉”。後續政策會將疫情防控和經濟增長統籌考慮,降低抗疫對供應鏈的擾動。第三,政策發力,基建後續會對經濟形成重要支撐。4月政治局會議明確表示要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預期目標,並再次強調 “要全力擴大國內需求,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強化土地、用能、環評等保障,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我們預計在相機調控以及更多的增量政策下,後續基建仍然會是主要投資方向,基建對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仍然值得期待。同時,4月PMI數據也表明在疫情沖擊下,基建的韌性不低。統計局公佈土木工程建築業商務活動指數為61.0%,連續兩個月位於高位景氣區間,且新訂單指數為52.3%,依舊位於擴張區間。第四,供應鏈壓力對出口的影響是暫時的,後續隨着供應鏈修復,出口有望維持一定的韌性。目前,國內對中國出口的擔憂除了海外需求回落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國內供應鏈承壓以及海外生產能力修復會加速部分國內訂單向海外國家轉移。但是一方面隨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內的供應鏈正在逐漸修復,由疫情帶來的出口企業生產經營壓力正逐步得到有效緩解。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此番受疫情影響的出口行業以汽車、電子、醫藥製造業為主。而這些行業主要屬於高端製造業,具有資本開支大、生產線建立時間長、需要配套設施多、磨合時間長等特徵,海外訂單具有較強的粘性,短期沖擊很難造成明顯的訂單轉移。這一點從特斯拉再度增加在中國的產能上也能夠看出來。第五,政策積極刺激消費。內需是推動經濟行穩致遠最堅實的基礎,政治局會議也再次強調“要發揮消費對經濟循環的牽引帶動作用”。目前來看,上層已經頒布了相關政策,比如對受疫情嚴重沖擊的行業、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實施一攬子紓困幫扶政策,再比如北京、雲南、海南等地通過發放消費券的方式促進消費。我們可以期待疫情後部分居民消費需求的釋放為經濟帶來的拉動力。(李奇霖為紅塔證券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