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新基建帶來凈化服、醫療設備、信息化等產業鏈繁榮

(報告出品方/作者:國聯證券,鄭薇)

1 多而不優,優質醫療資源是未來建設主題

隨着經濟增長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對於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越強。回顧我國醫 療資源建設的歷程可以發現,雖然醫療投入大幅增長帶來醫療資源的極大豐富,但 並未滿足人民對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由於我國特殊的體制,公立醫院將長期是我 國醫療服務體系的主體。但在建設過程中,政策有搖擺。後疫情時代,重新確立了 公立醫院是優質醫療資源的提供方。

图片alt

1.1 醫療需求大幅增長,優質供給不足成為主要矛盾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快速發展,作為剛性需求的醫療投入持續增加。從 1980 到 2020 年,人均 GDP 增長了 82 倍,人均衛生費用增長了 352 倍;衛生總費用占 GDP 的比例由 3%增長到 7.1%,政府、社會和個人在醫療領域的投入都得到了較大 程度的提高。

图片alt

2000 年後政府醫療支出的增長帶動醫療資源的大幅增長。2000 年後,衛生總費用 中政府支出投入增速和社會支出增速長期高於個人支出增速,考慮到政府投入中有 較大比例資金會投入到醫療機構建設,這一時期我國醫療資源得到了大幅增長。其 中醫院數量增加了 2 倍,三級醫院數量增長了 3 倍,二級醫院增長了 2 倍,一級醫 院增長了 5 倍。可以看出醫療資源的增加主要集中在三級醫院和一級醫院,其中一 級醫院數量最多,占比 34%,增加幅度最大,三級醫院僅占醫院總數的 8%,過去 40 年更多是在填補基礎醫療不足,解決看病難的問題。

現階段醫療體系的主要矛盾是人們日益增長的對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與優質醫療資 源短缺之間的矛盾。雖然我國建設了大量的基層醫療資源,但並不能滿足人民日益 增長的醫療需求,一級醫院的門診量和入院人次長期保持相對不變,而二級醫院和 三級醫院的門診量和入院人次則在持續提升。尤其是 2011 年,首先是三級醫院的門 診量超過了二級醫院的門診量,其次在 2013 三級醫院入院人次超過二級醫院門診 人次。僅占全國醫院數 8%三級醫院承載了各類醫院門診量的 60.57%,各類醫院入 人次的 58.19%。三級醫院門診人次和入院人次的增長代表了人民對醫療的需求 始升級。

图片alt

對比來看現階段中國醫療資源不多且不優,醫療資源建設任重而道遠。改革開放後 的衛生投入使中國人均床位數也迎來快速增長,2000-2019 年千人床位就增加了近 2 倍,雖已超過美國,但距離德國、日本、韓國仍有差距;同時每百萬人醫院數量也 遠遠少於德國、日本、韓國。同時以 ICU 床位為例代表的優質醫療資源仍然緊缺, 預計中國每十萬人 ICU 床位 7.0 張,遠低於德國的 33.9 張和美國的 25.8 張。

1.2 社會主義制度下需要以公立醫院為主的醫療服務格局

特殊市場需要特殊的醫療服務體系。各國的醫療服務體系中,政府和市場作為兩個 重要的角色參與其中,但由於不同國家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不同,政府和市場所 起到的作用不盡相同,因此也誕生了不同的醫療保障模式和不同的醫療服務體系。 但由於醫療市場是一個不完全競爭的市場,供需雙方具有信息不對稱的特點,因此 完全市場化成了推高費用的原罪。因此為了實現醫療的服務可及和費用可及,為了 維護社會的穩定,需要建立以公立醫院為主體,保障人民群眾的基本需求。

社會和文化影響醫療服務體系的格局。一方面是中國作為亞洲國家,與日本、韓國 一樣,面臨着或將要面臨嚴重的老齡化問題,老人的支付能力差,需要公立體系完 成保基本的任務,另一方面文化上東亞國家居民普遍對國家保障的依賴感較高,具 統一的社會保險支付方,與之相對應的是覆蓋全國、提供平價醫療服務的公立療服務體系。 政策決定醫療服務體系格局。2020 年 6 月 1 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 生與健康促進法》明確指出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堅持以非營利性醫療衛生機構為主體、 營利性醫療衛生機構為補充。政府舉辦非營利性醫療衛生機構,在基本醫療衛生事 業中發揮主導作用,保障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公平可及。

图片alt

1.3 後疫情時代,重新明確公立醫院為優質醫療資源的建設主體

四十年改革開放,公立和民營交替發展

1978-2003 年我國醫療服務體系改革的核心放權讓利。由於改革開放初期,我國財 政緊張,對公立醫院的經費支持不足,醫療體系發展緩慢。為了破解這一僵局,這 一時期中國醫療改革的主體思想是在政策上對公立醫院放權,給政策不給錢,激發 公立醫院經營的自主權和主動性,鼓勵醫院自主發展。 公立醫院快速發展,而社會辦醫相對發展緩慢。由於公立醫院具有設備、醫生和品 牌優勢,這一時期,公立醫院得到了快速發展。雖然 1980 年,國務院批準了原衛生 部《關於允許個體開業行醫問題的請示報告》,奠定了之後中國醫療服務體系內多種 所有制並存的基礎,社會辦醫開始走上歷史的舞臺。但由於有較多的隱形門檻,社 會辦醫一直發展緩慢。

2003-2009 年,疫情促使中國改善了衛生支出結構,但未改變公立醫院運營邏輯。 由於 2003 年中國發生了大規模的 SARS 疫情,醫療資源不足不均不好的問題暴露 出來,衛生支出中政府財政支出占比較低的問題也得到了政府的重視。疫情後政府 在公共衛生和醫療保障領域的投入開始加速。但公立醫院仍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導致公立醫院趨利性明顯,“以藥養醫”問題突出,加劇了看病難、看病貴問題。 2009-2019 年:社會辦醫乘政策東風得到快速發展。2009 年新醫改,中國政府加大 了對社會辦醫的支持力度。對於醫療服務體系改革的主體思想雖然是以公立醫院為 主,但考慮到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明確控制公立醫院的規模,通過改革實現公立醫 院回歸公益性,完成保基本的目的。

從結果來看,2010 年至今,中國民營醫院得到了迅速的發展。總體上民營醫院的數 量快速增加,並 2015 年超過公立醫院,2020 年民營醫院數量是公立醫院數量的 1.98 倍。而公立醫院因改製、被大醫院“吞並”、托管經營、藥企或上市公司並購等原因 數量減少。

图片alt

醫療資源供需矛盾仍然突出

中國醫療資源仍然不足。雖然經過四十年的發展,中國醫療資源已經有較大的幅度的 提升。但以每百萬人醫院數來看,中國雖然已經超過美國和加拿大,但仍遠遠少於韓 國、日本和德國,考慮到日本、韓國與中國的文化和老齡化程度有較大的相似性,中 國的醫療資源建設仍然有較大空間。

社會辦醫發展未改變優質醫療資源不足的現狀。2020 年全國民營醫院床位數達到 130 萬張,非公立醫院主要集中在一二級醫院和診所,尤其是 200 床以下的醫療機構 占多數。社會辦醫總體上量大質低,公立體系仍是優質資源的提供方,2010-2020 年復合增長率為 18.9%。

图片alt

醫院規模、床位數、高等級醫院數量、競爭力等方面,非公立醫院仍處於劣勢,缺乏 優質醫療資源的供給。尤其是在 2020 年新冠疫情發生時,社會辦醫雖然也積極參與, 如 ICU 病房和傳染病病房等醫療設施,呼吸機和 ECOM 等專用醫療設備上,公立醫 院仍是主要的提供方和抗擊疫情的主力。

以 ICU 床位數為代表的優質醫療資源,目前和歐美還有發達國家還有較大差距。美 國、德國疫情期間,針對重症患者的醫療資源投入,反映了 ICU 床位等應急醫療資 源的重要性,要達到美國,甚至德國的 ICU 床位標準,對應的床位建設還有空間。 雖然 2011-2020 年公立醫院的總數減少,但公立三級醫院的數量呈現增加趨勢,且 增加數量遠遠大於民營醫院,考慮到三級醫院醫療設備、人員和設施的建設標準較 高,醫療服務能力較強,因此我們認為社會辦醫經過十年的發展依然比較弱小,公 立醫院在優質醫療資源的提供上仍是占主導地位。 從結構上看,中國優質醫療資源的分佈並不均衡。優質醫療資源的供給與城市人均 GDP 和人口密度存在錯配。東部沿海地區的三甲醫院數量在全國排名靠前,而中西 部地區優質醫療資源相對缺乏。

經濟發展好、人口密度大的城市,對於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會提升。從數據來看,中 國優質醫療資源的分佈仍不均衡,尤其是深圳、長沙、成都、重慶、西安等一線城市 和新一線城市三甲醫院單位三甲醫院覆蓋人口數上遠遠高於其他一線城市,優質醫療 資源分佈並不均衡,實現基本醫療服務的均等化,仍需政府財政發力。

图片alt

後疫情時代,公立醫院建設新高潮

疫情是政策調整的催化劑。雖然中國疫情防控總體上屬於世界領先水平,新冠疫情 加劇了醫療資源不足不均不優的矛盾,同時暴露了社會辦醫的發展不及政策發展預 期的問題。後疫情時代,基於經濟發展、社會民生和居民安全三方面考慮,中國均 需加快優質醫療資源和健全公共衛生體系的建設。

基於歷史的回顧和經驗總結,我們認為國家對於社會辦醫的支持政策沒有改變,但 對於限制公立醫院規劃和擴張的政策出現松動。2021 年 2 月 9 日,國家衛健委在回 復《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 623 號決議的答復》中,明確提出正在研究修訂 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科學確定公立醫院和社會辦醫院的數量、規模及佈局, 合理調整公立醫院的床位配置標準,支持部分實力強的公立醫院在控制單體規模的 基礎上,適度建設發展多院區,發生重大疫情時迅速轉換功能。

2 “十四五”確定醫療新基建主旋律

市場普遍認可醫藥與政策強相關,然而我們復盤發現,醫藥具體政策落地會帶來短 期利空沖擊,長期利好不明顯。但是醫藥產業過去 30 年波瀾壯闊的發展卻與國家頂 層思想具有強正相關作用。 2021 年具有歷史里程碑意義,作為下個中國百年規劃的元年,十四五規劃是中國發 展的頂層戰略思想,醫藥相關部分規劃需要重視。

图片alt

2.1 “十四五”規劃制定五年醫院建設藍圖,床位缺口超百萬張

2021 年是十四五規劃的第一年,也是下個百年計劃的第一年,因此十四五規劃是未 來 5 年的核心戰略。

“十四五”規劃高屋建瓴,提出優質醫療資源的擴容和區域均衡佈局,強調公立醫 療機構為主體,強化醫療中心綜合水平,提高縣級醫院設施和服務水平,進一步提 升醫療服務資源的供給。並針對性的結合疫情,做到平疫結合改造。在重大傳染病、 國家醫學中心、縣級醫院及每千人註冊護士數等指標,提出量化目標,同比“十三 五”規劃,指標要求進一步提高。

每千人指標中,醫療衛生床位數、市辦及以上公立醫院床位數、執業(助理)醫師 數和註冊護士數等指標,2020 年均完成“十三五”規劃既定目標,並定下 2025 年 更高的目標。但現狀距離目標,仍有距離,床位數有 131.6-145.6 萬張的空缺,執業 醫師數,則有 42 萬空缺,補齊公共衛生短板需求仍然存在。 而以 ICU 床位數為代表的優質醫療資源,目前和歐美還有發達國家還有較大差距。

图片alt

預計新建 ICU 床位占新建總體床位 20-25%,在建設完成後,總體 ICU 床位占總床 位占比有望達到 3.48%-4.52%。

2.2 政策切實履行,百餘家醫院規劃落地

2021 年 7 月 2 日《“十四五”優質高效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實施方案》中明確要 求地方政府要切實履行公立醫療機構建設主體責任,加快未能納入中央預算內投資支 持範圍的市、縣級醫院建設,全面推進社區醫院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建設,力爭實現 每個地市都有三甲醫院,服務人口超過 100 萬的縣有達到城市三級醫院硬體設施和 服務能力的縣級醫院。因此以公立醫院為代表優質醫療資源建設將會加速。 根據各個省市已經披露的規劃,新建醫院趨勢明顯,部分醫院已經如火如荼的建設 中,覆蓋一線城市到三線城市,單個項目預計金額最高達到 80 億元,預計最高床位 數為 4,000 張。

根據上述部分取樣披露醫院建設規劃,在後疫情時期,公共醫院床位數要求有望放 寬,不再限制公立醫院床位數的擴張。各級綜合性醫院推薦床位數,“十四五”規劃 目標與“十三五”期間相比均有提高,後疫情時代,公立醫院核心位置被強化,床 位數的限制有所放開。(報告來源:未來智庫)

2.3 兩種方式測算醫療新基建萬億市場空間

對比“十三五”,“十四五”規劃醫療新基建主要體現四點差異:1、加強縣級醫院為 龍頭,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為基礎的農村醫療服務網路;2、三級公立醫院為代表 的城市網格化佈局管理,其餘醫療機構組成緊密型城市醫療集團;3、設置國家醫學 中心、國家和省級區域醫療中心、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中醫藥傳承創新中心,推動國家醫學進步;4、建立健全分級分層分流的重大疫情救治體系,建立健全分級分層 分流的重大疫情救治體系。四個部分,分別有相應醫療基建費用。

图片alt

財政支出數據測算新基建市場

醫療新基建分為年度規劃的基本公共衛生和公立醫院綜合改革,以及“十四五”期 間整體規劃的綜合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工程。基本公共衛生針對城鄉居民存在的主 要健康問題,提供最基本的公共衛生服務,含有重大傳染病防控經費, 2019-2021年, 財政部下達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分配分別為 559 億、612 億和 653 億,目前 已經披露 2022 年的費用為 589 億,綜合每年費用約為 600 億;公立醫院綜合改革 涉及緊密型城市醫療集團、千縣工程和智慧醫院等方面,每年資金約 100 億元。綜 合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工程主要包含區域醫療中心、省域醫療中心建設。

醫院規劃測算新基金市場

綜合兩種測算方法,我們預計醫療新基建市場容量在 8,100 億-11,600 億之間。 僅僅有政策和指導文件,不足以說明醫療新基建的趨勢,我們選取了三組數據來佐 證新基建的趨勢。

1)根據中國建築財報披露數據,2020 年和 2021 上半年,醫療設施類建築新簽合同 額分別為 1,248 和 1,047 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 101.8%和 138.6%。預計全年有接 近 2000 億的新基建合同額,增長趨勢強勁。

2)根據瑞恆達招投標網站的數據,醫療新基建 2021 年與 2020 年相比提升 77.3%, 2013 至 2021 年間,復合增長率為 29.0%。

图片alt

3)燈床塔的安裝,涉及到房屋結構的加固,屬於嵌入式醫療器械,在醫院建造早期 進院,根據邁瑞 Q3 燈床塔的銷售我們預計邁瑞 21 年燈床塔的銷售額,受益於新基 建,有望大幅增長。

4)華康醫療,從事院內凈化系統業務,對於二級以上醫院,屬於剛需工程,在建設 階段便需規劃、招標,各地新建醫院數量的增加,相應醫療凈化工程需求也隨之增 加。截至 2021 年 10 月,華康醫療在手訂單相比 20 年增長 40%,而全年增速有望 更高。

2.4 基建資金到位,衛生人才補助翻倍

醫院的建設涉及到資金、醫護人員的支持,也是市場對於政策落地的顧慮,通過梳 理披露政策和資金情況,我們對兩個方面分別歸納。

基建資金

新冠疫情持續兩年多時間,全國積極抗疫,將疫情控制在低水平,但也帶來大量抗 疫相關醫療經費的支出,是否還有充足的經費進行醫療新基建?

图片alt

根據國家醫保局披露數據, 2021 年基本醫療保險(含生育保險)總收入 2.87 萬億 元,總支出 2.40 萬億元,年末累計結餘 3.61 萬億元,同比 2020 年結餘 3.15 億元, 增長 14.6%。綜合費用情況,抗擊疫情消耗的衛生經費依然是可控的。

醫護人員

醫療人員的培養,相對其他領域,周期更長,尤其是以全科醫生為代表,普遍在 5-7 年以上。2020 年,醫療系統核心的全科醫生總數達到 40.9 萬,較 2005 年實現翻倍, 執業醫師、註冊護士和醫學院招生數也呈增長趨勢。1995-2020 年間,醫護人員總 體的數量變化,在“非典”疫情後,醫生和護士人數增速加快,疫情可能會加大對 醫療專業人士的需求。

針對衛生健康人才培養開支,即醫療服務與保障能力提升補助資金,穩步提升,21 年相對 20 年增加 129.1%。補助資金投入到衛生人才能力提升培訓、全科醫生特設 崗位計劃、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以及農村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七個方面,貫穿了 衛生健康人才院校教育、畢業後教育、繼續教育、人才使用四個階段。

图片alt

“十四五”描繪醫療新基建藍圖,通過財政支出和醫院規劃兩種方式測算,預計規模 超萬億,與基建配套的資金和醫療人才均已部署到位,相關產業鏈有望從中受益。

3 產業鏈三環節受益於醫院建設

醫院建設流程,可以分為新建醫院立項,確定醫院的定位、面積、床位數等關鍵指 標,並作為後續項目經費的標準,基建經費主要來自財政經費,按照醫院行政級別, 對應不同的行政單位撥款,配合地方醫療相關債務進行補充。基建項目面向特定具 有承建資質單位進行公開招標,包括土建、醫療凈化、部分設備採購等,可以整體 招標,也有各個部分單獨招標,嵌入式等需要土建配合的醫療器械,也會在這一階 段明確需求和招標。完工驗收前後,醫療設備按需求進一步進行採購。

我們假設醫院建設周期一般在 2-3 年,以土建開始,也是項目投資占比較大的部分, 普遍占 35%左右;隨着項目推進,凈化、醫用氣體、醫用廢水、院內物流軌道等醫 療工程項目開展,平均項目周期為 6 個月,占項目投資約 20%,燈床塔、PET-CT 等設備也在此時段進場;醫院基礎建設完成前,病床配套設備,例如監護儀、呼吸 機、輸液泵等會有對應招標工程,確保醫院運營前,基礎設備到位,設備類包括診 斷、治療和物資管理等,占項目投資約 25%;因二級以上醫院,HIS 和電子病例等 信息化功能屬於剛需,醫療信息化項目在更晚階段實施,但設計、規劃、走線等步 驟需要在總體規劃階段落實,此部分占項目投資約 15%。

图片alt

3.1 醫院“骨架”,醫療工程質量是核心

醫療工程包含醫療凈化、醫用氣體、放射防護、醫院信息化、物流傳輸、污水處理 等,其中醫療凈化單價相對較高,一般占工程類 70-80%。 醫療凈化為代表的工程是醫療新基建產業鏈最早的一環,新建二級及以上等級公立 醫院,需要在建設階段便考慮醫療凈化工程,各地新建醫院數量的增加,相應醫療 凈化工程需求也隨之增加。在疫情後,院內感染控制的重要性達到新的高度,除傳 統凈化科室,其他科室,如檢驗科、產房、靜配中心等也有凈化工程需求。 據測算,全國醫療凈化系統約 330 億元,2018-2020 年增長率保持 30%左右,行業 景氣度高。

3.2 醫院“器官”,醫療設備提供功能支持

結合 2014-2021 年醫療基建、醫療設備行業營收(扣除耗材賽道公司)及龍頭邁瑞 營收增速曲線,我們發現,醫療器械採購滯後醫療基建 1-2 年較為明顯,2016-2017 年的醫療器械復蘇,主要受益於 2014-2015 年的醫療基建。2021 年醫療基建同比增 速超過 70%,2022 年醫療器械行業採購增速有望加速,龍頭邁瑞會是明顯的風向標。

图片alt

醫療新基建帶來醫療設備空間,採用種不同方式進行測算,具體如下: 方式一:根據各地醫療基建招標文件,假設醫療設備相關的採購費用,占 25%, 邁 瑞可及醫療設備市場占比約 20%。測算的邁瑞相關設備空間 405 億-580 億。 方式二:新增 ICU 床位需求 26.3-37.3 萬張,平均每張 ICU 床位配備基礎設備,折 合為出廠價約 10 萬元每床,市場為 263-373 億。 綜合兩種測算方式,新基建設備空間為 334-476 億元。

3.3 醫院“血液”,醫療信息化實現互通有無

新建醫院的醫療信息化建設晚於埋線,早於開業。 醫療信息化市場正從政策驅動走向政策和需求雙輪驅動的增長。政策方面:1)以評 促建對存量醫院產生更新升級和新建的需求,主要的政策包括電子病歷評級、三甲 醫院評級、互聯互通評級等;2)醫療新基建,主要帶來新建醫院的信息化需求,這 一類的訂單往往金額比較大、技術要求比較高,對廠商的要求也比較高;需求方面: 1)DRGs/DIP 付費造成醫院經營壓力的加大,醫院對於信息化系統的可靠性、準確 度和智能化程度的要求提升,對於電子病歷、醫療大數據、智能決策等信息化產品 的需求在增加;2)疫情的反復尤其是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疫情造成大醫院短暫封院 停診,使得部分醫院經營陷入短暫困難後,大醫院意識到互聯網醫院的重要性,互 聯網醫院的訂單需求也有明顯提升。

醫療新基建利好醫療信息化行業頭部及細分領域頭部企業。現有醫療信息化市場較 為分散,2020 年國內市場前六市占率為 48%左右,市場第一衛寧健康占比僅有 11%。 主要是中國有大量的基層市場,是銷售驅動,對公司技術要求不高。但醫療新基建 主要是大型醫院,對技術要求高,對醫療信息化的建設經驗要求高,行業頭部企業 及細分領域龍頭更受益。

4 醫療新基建相關公司分析

4.1 華康醫療:院內感染防控龍頭,醫療新基建推動成長

院內感染防控龍頭,研發、設計、實施和運維一體化解決方案供應商:華康醫療致 力於解決院內醫療感染防控問題,深耕醫療凈化行業十多年,是醫療凈化集成系統綜 合服務商龍頭之一。業務覆蓋凈化系統研發、設計、實施和運維,以及相關醫療設備和耗材的銷售,華康以質量、口碑、交付速度、研發等競爭優勢享譽業內。2020 年 武漢疫情期間參與火神山醫院建設,剋服物資、人員缺乏等困難,從方案初始設計到 竣工 10 天完成,締造了火神山速度。 受益於醫療新基建、院內翻新升級,院感市場有望快速增長:感染控制起源於 20 世 紀 60 年代,能有效降低院內感染,減輕病患痛苦,降低醫療費用,自 2002 年國標 建立後被國內廣泛應用。疫情後醫院對於感染控制的重視程度和標準全面提升,醫療 凈化系統應用場景從傳統科室如手術室、ICU 和消毒供應中心逐步拓展到生殖中心、 檢驗科、實驗室等領域,進一步打開市場空間。受益於醫療新基建、院內翻新升級, 應用場景逐步擴大等因素,院感市場有望保持加速增長。

4.2 邁瑞醫療:國內醫療器械龍頭,新基建受益有望加速成長

多產線市占率領先,高研發投入新品迭代快:邁瑞在監護、診斷、超聲產線國內市占 率均位列前茅,監護儀、血球儀等產品進入全球市占率前三。公司每年將營收 10% 左右投入研發,新品迭代速度快,如 2019 年的高端麻醉機 A9/A8、便攜彩超;2020 年的 BC-7500 CRP 等新產品,均備受好評。2021 年收購 HyTest,加強了公司上游 研發基礎,產品競爭力有望進一步提升。 國內外發展均衡,持續突破高端用戶:在國內外醫療新基建的背景下,監護產品需求 不減國內和國際部分地區,超聲、血球等產品有所反彈,帶動公司整體業績提高。 2019-2021H1,公司海外營收逐步增加,營收結構豐富。20-21 年,新進入高端醫院 數量分別約為 700 和 400 家,進院後橫向拓展其他產品的有 300 家。

4.3 萬東醫療:深耕醫療影像設備,多產品借新基建放量

深耕醫療影像多年,新品迭代緊跟趨勢:國內 DR 市場龍頭,占有率達到 15.3%,“新 東方 1000F”定位高端百微 DR,能將細節檢測能力提高 30%,高清且低劑量成像, 助力高效精準診療,隨着新基建 ICU 的建設增加,DR 有望成為公司突破點,帶動收 入增長。 多產品積極佈局,產品矩陣整體受益新基建:公司持續佈局 CT、MRI、DSA 等,2020 年 MRI 銷售額位列國產第二,超導 MRI 銷量增幅超過 50%,22 年 1 月推出國內首 台無液氦磁共振–開天 I Vision 1.5T,實現部分上游原料自主可控,大幅降低設備維 護運行成本和運營成本。2021 上半年,高端 DR、CT 銷量增幅接近 100%,除 DR 拳頭產品外,其餘產品也穩定增長。產品矩陣有望整體受益醫療新基建帶來用戶增量。

4.4 健麾信息:藥品智能化管理龍頭,新基建拓寬未來成長空間

藥品智能化管理國內龍頭,積極開拓新業務模式:圍繞藥品智能化管理開發多種產品 和服務,積極拓寬應用場景。目前是國內智慧藥房、智能化靜配中心份額第一的公司, 門診自動化市占率 30%。公司積極開拓新業務:如靜配中心機器人、智慧中藥房, 以及醫院各科室的拓展,手術室、ICU 等;拓展零售藥店新業務模式,長期空間廣闊。 新基建推動滲透率提升,基層市場打開成長空間:目前國內藥房自動化設備滲透率為 20%,預計市場存量不到 2000 台;醫療新基建背景下,新建醫院和舊院改造將推動 自動化設備滲透率提升,相關市場有望迎來快速發展。同時公司業務逐漸下沉,覆蓋 更廣闊的市場,2021 年中標湖北鐘祥移動醫療車大單,為打開基層醫療市場奠定了 良好基礎。(報告來源:未來智庫)

4.5 艾隆科技:院內智慧物流整體解決方案,助力新基建信息化升級

門診藥房、靜配中心為主要業務,積極開拓新業務:公司以醫療物資智能管理為核心, 開展自動化藥房、自動化病區、自動化物流等業務,截至 2021H 公司產品覆蓋國內 800 餘家醫療衛生機構,其中三甲醫院超過 400 家。2020 年公司自動藥房收入 2.1 億元,占總收入 68%,門診藥房國內市占率 28.5%,僅次於健麾信息的 30%。公司 同時佈局新興業務領域,如中藥智能制劑等業務,有望進一步增厚業績。 提供全定製化物資管理體系,受益於新醫院建設明顯:公司基於多產品線的自研自 產以及強大的直銷團隊,能夠為大型、特型醫院提供全定製化的院內物資管理系統, 實現院內智慧物流整體解決方案。受益於新醫院的建設以及大型醫院的改造,目前已 經完成如上海腫瘤醫院、蘇州獨墅湖醫院等整體項目,還有多個項目處於實施中或招 標中,單院的項目金額可達 500-5000 萬元不等。

4.6 澳華內鏡:國產軟鏡龍頭,新品上市有望開拓高端市場

內窺鏡是全球醫療器械市場增長最快的子行業之一。根據 Frost & Sullivan 數據, 2020 年全球醫用內窺鏡市場規模為 203 億美元,預計 2025 年增至 286 億美元。中 國的醫用內窺鏡市場增速超過全球,2020 年市場規模達到 231 億元,預計 2025 年 增長至 402 億元。國內消化疾病等的篩查、診斷、治療需求大,國軟鏡市場有望迎 來高速成長;隨着國產產品的性能提升,加上政策支持國產替代,國產內窺鏡設備 公司有望迎來重要機遇。 深耕軟鏡領域,產品線豐富:公司是國內最早從事軟性電子內窺鏡研發和製造的企業 之一,深耕軟鏡行業 20 多年,突破了內窺鏡光學成像、圖像處理、鏡體設計、電氣 控制等領域的多項關鍵技術,具備較強的競爭優勢,產品已應用於消化科、呼吸科、 耳鼻喉科、婦科、急診科等臨床科室。

註重產品研發創新,新機型 AQ-300 有望打開高端市場:隨着 2018 年底主力機型 AQ-200 的上市,公司逐步進入三級醫院,按照覆蓋數量統計,三級醫院的滲透率從 2018 年的 2.63%提升至 2020 年的 4.34%。公司高端機型推廣加強,有望進一步打 入三甲醫院,拓寬高端市場份額。

4.7 海爾生物:生物安全物聯網國內龍頭,聚焦醫療創新有望快速發展

國內生物低溫存儲龍頭,物聯網轉型助力醫療新基建:物聯網是醫療數字化轉型的 基礎,生物安全存儲等設備是必須的硬體。海爾生物作為國內低溫存儲龍頭,深耕行 業近 20 年,自 2018 年開始進行物聯網化轉型升級,產品和服務已經覆蓋多個業務 場景,包括生物樣本庫、藥品及試劑安全、疫苗安全和血液安全四大板塊。醫療新基 建背景下,醫院新建改造、公共衛生升級需求旺盛,各板塊業務有望快速增長。 聚焦生命科學和醫療創新,積極研發不斷開拓新產品:2021 年公司首次明確了“生 命科學和醫療創新”兩大領域的佈局,強調了“產品+服務”業務模式的升級。除傳 統醫療、低溫存儲設備之外,公司不斷豐富產品品類,2021 年新申請和獲得專利數 量同比增長均超過 60%,相繼突破自動化、微生物培養、環境模擬、快速製冷離心 等核心技術,在生命科學和醫療創新領域持續佈局,進一步拓寬成長空間。

4.8 嘉和美康:電子病歷細分領域龍頭,政策和需求助力公司快速成長

電子病歷細分領域龍頭,連續七年市場份額第一:國內最早從事醫療信息化軟體研發 與產業化的企業之一,長期深耕臨床信息化領域,是國內該領域的領軍企業之一。公 司致力於向醫療相關機構提供綜合信息化解決方案,客戶遍佈除台灣地區外的全國所 有省市自治區,覆蓋醫院客戶 1,390 餘家,其中三甲醫院 424 家,占全國三甲醫院 比例超過四分之一。根據 IDC 數據,該公司在中國電子病歷市場中連續七年排名第 一。 受益於醫療新基建、政策推動、更新升級,電子病歷訂單有望快速增長:國外醫院 信息化發展大致經歷了 HIS、CIS、HER 和數字化四個階段的建設,我國正處於電子 病歷快速建設階段。2018 年以來,衛健委明確要求三級醫院電子病歷達到四級水平, 以及醫保局推動醫療支付方式改革,醫聯體建設等帶動了電子病歷升級的建設浪潮。 同時受益於醫療新基建的推動,大量新建醫院對專業化程度高、技術實力強的電子病 歷進一步提升。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我們的任何投資建議。如需使用相關信息,請參閱報告原文。)

精選報告來源:【未來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