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寧德時代官宣進軍光伏

【能源人都在看,點擊右上角加’關註’】 图片alt

5月5日,寧德時代舉辦2021年度業績線上說明會,董事長曾毓群、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蔣理、財務總監鄭舒出席業績說明會。

其中有投資者提問:請問曾董事長公司在鈣鈦礦光伏電池研究進展,何時能開始量產?

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回答:投資者您好,研究進展非常順利,正在搭建中試線。

寧德時代進軍光伏一事終於得到確認,且從曾毓群的回答來看,寧德時代已在光伏領域取得重大進展。

進軍光伏早有預兆

早在2021年5月,維科網光伏就曾報道過寧德時代進軍光伏的消息。

2021年5月,寧德時代控股子公司時代永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代永福”)與中核鈦白在福建寧德簽署了《關於成立合資公司的股東協議》,雙方共同出資設立白銀中核時代新能源有限公司。

新公司擬從事光伏、風電等綜合智慧能源的投資、建設、運營,並擬在甘肅省投資運營集中式大型地面光伏電站、分散式屋頂光伏電站、陸地風電等項目。

但寧德時代並未對此事做出回應,具體進展和研究方向自然也無從得知。

本次業績說明會,既是寧德時代進軍光伏的官宣,同時也披露了其在光伏領域所取得的進展。

高速發展的鈣鈦礦光伏電池

眾所周知,後PERC時代比較清晰的高效電池路線主要是TOPCon和異質結電池,已吸引眾多企業進行商業化量產。

鈣鈦礦光伏電池是利用鈣鈦礦型的有機金屬滷化物半導體作為吸光材料的太陽能電池,屬於第三代太陽能電池,具有轉換效率上限高、成本低廉等優勢,且發展速度極快。

2009年,鈣鈦礦首次被應用於光伏發電領域,其轉換效率僅為3.8%,僅用十餘年時間,效率已超過25%。

2021年11月,柏林亥姆霍茲中心更是宣佈其研發的鈣鈦礦串聯電池轉換效率已達29.8%。假以時日,鈣鈦礦電池的效率肯定還會進一步提升。相較之下,晶硅光伏電池理論極限效率為29.43%。

同時,鈣鈦礦光伏電池打造的組件在輕量化、柔性化、色彩化上,相較晶硅電池組件也具有明顯優勢,更加符合光伏進入千家萬戶的大趨勢。

不願被原材料“卡脖子”的追求

當然,在以上因素外,維科網光伏認為寧德時代選擇鈣鈦礦光伏電池,還有高科技企業不願被原材料“卡脖子”的追求。

图片alt

圖片來源:寧德時代

2011年,寧德時代在福建寧德成立,憑借不斷的科技創新在被日韓企業“包圍”的動力電池行業中“殺出一條血路”,成為全球動力電池龍頭企業。

今年一季度,寧德時代實現營收486.8億元,同比增長153.97%。全球動力電池裝車量達33.3GWh,同比增長137.7%;市場占有率更是從去年同期的28.5%大幅提升至35%。但歸母凈利潤卻同比下滑23.62%。

對此,寧德時代董事會秘書蔣理表示,主要是因碳酸鋰等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幅度超過預期,客戶端價格傳導相對謹慎,疊加一季度銷量因季節性因素環比下降。

曾毓群卻說出了“沒想到碳酸鋰能從3萬漲到50萬……如果還是維持50萬元,我們肯定加快(鋰礦)開發進度,把碳酸鋰搞出來。”等話語。可見其對原材料價格的瘋狂漲價頗為不滿。

當然,作為動力電池龍頭掌舵人,曾毓群肯定早已預見這種情況,但寧德時代早在2017年就已成為動力電池龍頭,不可能貿然“調轉船頭”。但在選擇新行業時,絕不能再重蹈覆轍。

下一代高效電池路線中,不管是TOPCon還是異質結電池,都依賴於現有的晶硅產業鏈體系,自然就要承擔多晶硅漲價的風險。事實也是如此,自2021年以來,多晶硅價格暴漲已讓組件企業叫苦不迭,正如一季度增收不增利的寧德時代。

但鈣鈦礦光伏電池則沒有這樣的“煩惱”,正如前文所述,其主要利用鈣鈦礦型的有機金屬滷化物半導體作為吸光材料。

或將帶領鈣鈦礦光伏電池進入新階段

從進度來看,寧德時代在鈣鈦礦光伏電池上已取得了一定成果,中試生產線是化工企業生產或開發工藝非成熟的產品的生產線。寧德時代搭建中試線說明其鈣鈦礦光伏電池已具備產業化的基本條件。一旦通過中試生產,或將帶領鈣鈦礦光伏電池進入新階段。

此外,無錫極電光能、杭州纖納光電、協鑫納米等企業,也在鈣鈦礦光伏電池取得了不錯成果。

尤其是長城控股的全資孫公司極電光能,自2021年成功研發轉換效率達20.5%的64cm?鈣鈦礦光伏組件後,今年又宣佈打造出了轉換效率達18.2%的300cm?大尺寸鈣鈦礦光伏組件,創下了新的轉換效率世界紀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轉載自OFweek,所發內容不代表本平臺立場。
全國能源信息平臺聯系電話:010-65369450,郵箱:[email protected],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台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