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觀點」一季度集成電路產量波動,無損國產替代“主升浪”

图片alt

芯觀點──聚焦國內外產業大事件,匯聚中外名人專家觀點,剖析行業發展動態,帶你讀懂未來趨勢!

集微網消息,日前,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主要工業產品產量月度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國內集成電路產量807億塊,同比下降4.2%,為2019年後集成電路季度產量首次萎縮,引發行業內外關切。

图片alt

(國家統計局主要工業產品產量統計)

一季度產量下滑主因何在?本輪上海地區疫情,又將對二季度乃至全年產量有何影響?該數據衍生的兩大關鍵問題,值得詳細剖析。

需求側沖擊主導

本輪上海地區疫情,被不少人列舉為影響國內集成電路產出的主因。誠然,上海作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公認的重鎮,區域內企業產值占全行業約四分之一,更匯聚了設計、製造、封裝、分銷等全產業鏈龍頭企業,長三角地區蘇州、無錫、合肥等集成電路產業集聚區,在物流等方面同樣與上海有密不可分的聯系,因此三月末以來的“硬封鎖”,無疑對同期全國集成電路產業產值將帶來不利影響。

但有必要指出的是,上海疫情影響主要在三月末顯現,當月單月產量285億塊,同比降幅5.1%,而在此之前的1-2月,國內集成電路產量已經出現同比下降,顯然,一季度產量下滑的主因並不能歸咎於供給側。

图片alt

(集成電路月產量同比增速,數據自國家統計局,愛集微整理)

集微咨詢研究總監趙翼表示,集成電路主要下游產品的需求放緩態勢,在今年一季度已相當明顯,手機、PC等消費電子大品類以及常用家用電器,當季出貨量均有不同程度下滑,這樣的下游需求變化,自然會向集成電路等上游元器件需求傳導。事實上,除了國內產量下滑,當季進口集成電路數量,也出現了同比9.6%的降幅。

一季度下游消費電子產品需求增速的放緩,既有去年高基數效應等偶發因素影響,也與一季度作為傳統消費淡季的季節性因素有關。

在需求總量變動之外,趙翼還指出,從結構上看,不同集成電路細分品類存在較大差異,車規類產品需求依然較為強勁,而正如上文所述,消費類產品需求萎縮對相關集成電路產品沖擊最為明顯,此外,一些此前經銷商環節囤貨較多的產品,如部分通用MCU料號,也面臨下游出清庫存的壓力,短期內需求或將有較快下降。

進入二季度,上海地區疫情無疑是最為顯眼的影響因素,但其影響,同樣更多體現在集成電路需求側。

趙翼分析稱,集成電路製造環節普遍自動化程度較高,用工相對較少,在及時的閉環管理下,仍可維持產線運轉。從近期媒體報道看,集成電路已被列為上海市復工復產“白名單”中的重點產業,產業鏈上企業整體產能利用率維持在較高水平,如4月份位於臨港的新昇半導體300mm大矽片出貨量甚至達到歷史最高點,累計出貨量近500萬片,預計5月份產量和銷量將再創新高。

不過目光轉向集成電路產業下游的電子製造業,形勢則迥然不同,該類企業如上海達豐、上海昌碩,大多屬於勞動密集型業態,用工需求巨大,一線工人流動性高,也自然成為疫情防範的重點。據人民日報報道,3月25日至4月14日,筆記本電腦、新能源汽車電子模塊的重要組裝基地上海達豐被迫進入全面停工狀態,四月下旬復工後,在崗工人逐步增長到6000以上,但與正常4萬多人的在崗規模仍有懸殊差距。在上海周邊的昆山等電子製造業集聚區,目前工廠招工也普遍處於停滯狀態,恢復正常生產尚待時日。

可以預計,在短期內下游產業乃至終端消費需求的“淤塞”,對集成電路產業仍將帶來一定的沖擊。

值得期待的下半年

盡管如上文所述,二季度集成電路產業依然面臨需求側超預期沖擊,但來自需求與供給兩端的有利因素,也正在開始顯現。

在需求端,本輪上海疫情防控已顯露曙光,正不斷接近社會面清零的目標,預計二季度內應能實現生產生活秩序的完全恢復,同時,五一假期前夕最高層會議再次重申對我國全年經濟增長的決心,相關部門的一系列刺激措施,預計也將有力提振疫後消費與投資復蘇。

對照2020年,在年初疫情平復後,當年8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同比轉正,今年終端消費市場需求,也有望在三四季度回歸正常。

图片alt

(消費市場有望在二季度後出現類似的V型反轉)

趙翼同樣預計,今年三季度國內消費電子產品消費有望回到景氣區間。他指出,以智能手機為例,下半年將接連迎來暑期、國慶、雙十一等旺季節點,終端設備的出貨量拉升,也有望使集成電路產量再度步入上升通道。

而在供給端,除了疫情影響消退,上下游產業運轉回歸正常這一因素,趙翼還提示,今年三四季度將有新的本土晶圓廠產能密集開出,即便其產能利用率有限,也將為產出的增長做出一定貢獻。

展望全年,基於上述兩方面變化,趙翼認為國內集成電路產量仍有望實現同比持平乃至小幅增長。

除了總量趨勢,對於不同類型企業而言,下半年的經營側重或將有不同的變化。

本輪上海疫情導致不少晶元設計企業不得不轉入居家辦公,或是難以進駐代工廠現場跟進流片、測試,使項目研發進度出現延遲,對於這類企業而言,下半年最重要的主題無疑是全速前進,追趕進度,守住其全年新產品研發和上市時間表。

而對於代工或IDM等重資產型企業而言,此輪疫情,可以說讓企業實實在在感覺到,業內熱議多時的半導體超級周期“下半場”,真的到來了,集成電路不同細分品類的需求分化,可以預期將因疫情沖擊而進一步加劇,在這一行業周期的新階段,近期資本開支巨大的重資產企業,面臨着與海外老牌廠商在固定資產攤銷上的不同壓力,尤其需要仔細盤點其財務狀況,留意營運資本、現金流等關鍵指標的調控,在產品佈局上根據毛利率與下游需求情況進行更為果斷的調整取捨,為企業應對市場競爭的不確定性騰出一定空間。

此外,製造型企業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大背景下,也有必要盤點梳理本輪上海疫情期間的經驗教訓,進一步增強其供應鏈與生產管理彈性。

图片alt

(華虹集團閉環生產中臨時居住在廠區的職工,常態化防控下,相關生活設施需要着眼長遠籌措建設)

不過盡管當下需要直面的課題不少,但中國集成電路產業,毫無疑問仍然處在“國產替代”這一具有高度確定性的“主升浪”之中,階段性的行業周期波動,在更長的視野下不過是小小的插曲,本土企業經營管理能力在這樣的磨礪中必將有長足的進步。

結語

一季度集成電路產量的下滑,與其說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不如說是中國集成電路產業走向更高質量發展的發令槍,來自供給與需求側的意外沖擊,將有助於國內產業界洗去浮躁,進一步加速經營能力與技術水平優勝劣汰的過程,不久之後重新步入上升通道的集成電路產業,將有行穩致遠的更足底氣。(校對/樂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