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被套牢,福特一季度凈虧超30億美元

(文/潘昱辰 編輯/婁兵)日前,福特汽車公佈了2022年第一季度的業績情況。財報數據顯示,一季度福特的營收為34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306億元),同比下降5%;公司調整後息稅前利潤為2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53.7億元),調整後息稅前利潤率為6.7%,但整體仍凈虧損3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07.2億元),凈利潤率為-9%;作為對比,其去年同期的凈利潤為3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0.5億元),凈利潤率為9%。

图片alt

具體到各個細分市場,福特的盈利潤一季度在北美地區的息稅前利潤為16億美元,同比下滑44.8%;歐洲市場的息稅前利潤為2.07億美元,同比下滑39.3%;中國區一季度虧損5300萬美元,是去年同期虧損額的三倍以上。

當期銷量下滑無疑是福特財務狀況滑坡的一大因素。福特一季度全球批售銷量近97萬輛,同比下降達9%。除了疫情帶來的直接沖擊外,晶元、原材料價格上漲等不利因素,都導致了福特的銷量滑坡。

此外,由於整體產品的出貨量下降,福特主要的利潤來源——皮卡和大型SUV組合的占比減少,同樣影響了汽車業務的盈利狀況。

福特也在財報中表示,晶元的持續短缺影響了其在1月和2月的生產及交付,但仍表示生產能力進入3月後有了很大改善。福特總裁兼首席執行官(CEO)吉姆·法利認為,進入第二季度後,福特的整體訂單狀況依然保持良好。

但對福特的一季度業績表現而言,本身汽車銷售並不是影響最突出的板塊,更多的變數來自於投資市場。

持股公司市值大跳水

截至第一季度,福特汽車持有現金近290億美元,而流動資金達450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資金均包含福特所持有的Rivian股份市值,截至一季度末的價值為51億美元。

然而就在去年年末,福特所持Rivian股份的價值達106億美元。換言之,整個第一季度,福特在Rivian的投資按市值計算足足縮水了52%。

福特也並非唯一一家投資Rivian被“套牢”的企業。根據互聯網巨頭亞馬遜的財報,其所持有的Rivian股權達20%,今年一季度因市值變化損失76億美元,並導致公司整體虧損38億美元。

成立於2009年的Rivian一度是與特斯拉齊名的美國造車新勢力,主要對外發布產品為純電動皮卡。但相較10餘年前就已向用戶交付新車的特斯拉,Rivian直到公司誕生10年後才向客戶交付了第一輛新車。

图片alt

即便如此,隨着電氣化成為汽車行業大趨勢,加之各國政府對電動車行業發展的扶持,諸如Rivian一類的新勢力並不缺乏投資者的青睞。而福特早在Rivian上市前就以8億美元入股,並一度計劃與之合作生產電動皮卡產品。

不過,由於Rivian創始人對公司較強的股權控制欲,加之F-150 Lightning等福特自主電動皮卡的流出,導致福特逐漸放棄了這種代工模式。在去年9月,福特宣佈退出Rivian董事會,並取消了與Rivian合作造車的計劃。

盡管如此,福特依然通過持股的形式維持對Rivian的投資。截至目前,福特持有Rivian的股份達12%,直接影響公司的收益水平。

2021年11月,Rivian如願以償登陸美股納斯達克,融資近120億美元。上市初期Rivian股價一度高漲,首日市值即達到860億美元,超過了大股東福特和通用汽車,其後,Rivian的市值突破1000億美元,成為僅次於特斯拉與豐田的全球第三大車企,而此時的Rivian還尚未向客戶交付過一輛新車。作為對比,特斯拉在IPO一年後的市值還不到20億美元。

而身為股東的福特也通過這樁交易收獲頗豐:僅僅去年第四季度,福特便通過Rivian獲得了82億美元的收益。自投資入股以來,福特在這一板塊的總獲利超過100億美元。

然而在短暫的巔峰過後,Rivian在資本市場卻如坐上了過山車般急劇下滑。至去年年末,Rivian跌至100美元附近。而這還只是這家新勢力大跳水的開始。今年第一季度,Rivian股價滑坡至不到40美元,截至5月5日美股收盤,Rivian報收30.71美元,市值僅為277億美元,較之巔峰時期縮水七成以上。

俗話說:爬得越高,摔得越疼。盡管前期在資本市場創造了大量泡沫,但落實到具體的生產交付時,Rivian卻並沒有給出符合業界預期的表現。

財報數據顯示,整個2021年,Rivian只交付了920輛汽車;加上今年第一季度交付的1227輛,該公司成立13年來,累計交付量還不到2200輛。

有趣的是,在Rivian上市兩年前,特斯拉已發布名為Cybertruck的電動皮卡,兩者由此成為直接競爭對手。而在Rivian發起IPO後,特斯拉CEO馬斯克在回答網友提問時也不忘嘲諷前者,稱特斯拉同時具有高銷量和高市值,而Rivian雖估值極高,卻沒有造出一輛車。

如今馬斯克的言論顯然一語成讖。但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自家的Cybertruck自發布至今也已有三年,可同樣始終“難產”,一如此前的Rivian。

電氣化:計劃趕不上變化

Rivian的大跳水無疑令福特蒙受巨大損失,可吉姆·法利表示,福特已經發現並正在全力解決各種影響公司盈利和業務增長的關鍵問題。

Rivian曾是福特向電氣化方向轉型的選項之一,但顯然不是唯一的選擇。

按照福特的計劃,到2023年底其全球電動車產量將達到至少60萬輛,到2026年底,其電動車年產量將超過200萬輛。相應地,動力電池的產能也將進一步提升。為此在今年3月2日,福特宣佈成立獨立運營的汽車業務單元,來明確和分配業務運營的優先事項。

與早早陷入“產能地獄”的Rivian不同,福特通過“電馬”Mustang Mach-E及純電動全順等車型,已於2021年成為美國僅次於特斯拉的第二大電動車企,市值則於今年1月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

過去一年,福特的電動車累計訂單達30萬份。吉姆·法利表示,無論是傳統燃油車中的Bronco、Bronco Sport及Maverick,還是Mustang Mach-E、純電動全順等新能源車,這些產品都覆蓋了福特不同價格區間,滿足了各類消費者的市場需求,正持續為福特帶來可觀的訂單。

而作為美國“國民神車”F-150皮卡的電動版,F-150 Lightning也已於4月末正式投產上市。福特稱該車型憑借F-150的口碑,目前已獲得20萬輛訂單。而林肯品牌也與近期發布了首款純電動概念車Lincoln Star。

图片alt

在相對小眾的歐洲市場,福特計劃到2024年推出3款純電乘用車和4款純電商用車;到2026年年底純電動車銷量突破60萬輛。

當然,作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車市場,以及除美國本土外的福特第二大市場,中國對福特同樣有着重要的戰略意義。過去一年多來,林肯的國產化是福特在中國的主要亮點所在。今年第一季度,林肯中國銷售近2萬輛,創新同期銷量紀錄。今年3月,福特先後上市了全新林肯Z、新一代蒙迪歐及領睿等多款車型。福特在財報中表示,這些新車均收獲了超出預期的訂單量。

而就電氣化而言,作為首款國產的純電動車,福特表示Mustang Mach-E在國內的交付速度也在穩健爬坡,盡管該產品至今沒有公佈具體數據。與此同時,品牌的國內客戶體驗和經銷商網路也在以電氣化為目標進行升級。

图片alt

雖然福特表示公司的電氣化轉型正如火如荼地推進,但隨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到來,上述計劃仍然面臨各種“黑天鵝”事件帶來的挑戰。疫情的反復、晶元危機的持續、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以及俄烏局勢帶來的潛在石油及供應鏈危機,都在對包括福特在內的全球車企帶來持續的嚴峻考驗。

在中國,一季度上海、吉林等地為首的全國疫情蔓延,和大多數車企一樣,福特中國同樣面臨着嚴重考驗。福特在財報中特別提到了疫情導致的供應鏈緊張,對中國汽車製造業產生的影響仍在動態發展,並表示公司正攜手合作夥伴和供應商積極應對嚴峻的外部環境。

此外福特還表示,因抗擊疫情需要,江鈴汽車在第一季度已接到5100輛全順救護車生產訂單。

當下,無論是福特的業績表現還是轉型規劃,都只能用“計劃趕不上變化”來加以概括。根據福特首席財務官(CFO)羅禮祥的預計,公司2022年調整後的息稅前利潤維持在115億-125億美元;調整後的自由現金流預計為55億-65億美元;調整後息稅前利潤率達8%的利潤率,比原計劃提前一年完成目標。

顯然,上述預計是建立在疫情形勢不再加劇,及下半年晶元供應情況有所改善的基礎上。按照計劃,福特將於7月27日公佈今年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的財務業績。屆時這家美國汽車巨頭是否會對全年目標作出調整,時間會給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