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寧德時代:造富盛宴過後,問題浮上水面

图片alt

誰是當代最可愛的人?

中國股民。

跟房價一降就打砸售樓處的炒房客相比,他們心地善良、勤勞勇敢、愛聽故事、喜歡追漲殺跌又富有割肉精神,若被評“五一勞動模範”也不為過。

可惜總有一群壞人對他們虎視眈眈,想盡辦法套路他們。

A股市場經常會出現難以理解的“妖股”,以前多出現在一些中小市值股票,但現在動輒上萬億巨頭也“跳脫”了,4年漲27倍又大幅腰斬的寧德時代,便是如此。

图片alt

寧德時代在2021年12月3日,市值一度突破1.6萬億元,最高股價達到了692元後開始震盪下跌。

截至4月29日,寧德時代的股價已跌到409.35元,下跌了大約41%,在過去5個月內市值蒸發了6500億元。

图片alt

客觀來講,寧德時代不失為中國鋰電龍頭,全球裝機量第一名,在國內市場占有50%的份額,但回顧其股價近幾年在資本炒作下出現過山車式的波動,不禁想起《紅樓夢》開篇的一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世界上最深的路,是資本的套路

2020年9月,中國明確提出2030年“碳達峰”與2060年“碳中和”目標,“雙碳”行動大幕正式拉開。

新能源車作為未來人類出行工具的新方向,不僅政策正確,市場也廣闊。這幾年,不僅傳統車企業紛紛轉型,還相繼誕生了很多造車新勢力。

對廣大中國股民而言,未來哪家車企會憑借新能源車強勢崛起,不好做判斷,但新能源車一定要裝動力電池,目前國內最大的動力電池供應商是寧德時代。

图片alt每一個掘金者都需要一把堅實的鏟子來提高自己的效率,鏟子成了剛需,寧德時代正是那賣鏟子的人。

據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2021年,寧德時代國內動力電池裝車量為80.51GWh,市場占有率為52.1%。

图片alt

從財報來看,寧德時代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的凈利潤分別為33.87億元、45.60億元、55.83億元和159.31億元。2021年一年的凈利潤,就超過了過去3年的凈利潤之和。

图片alt

有雙碳題材,又有出色業績,寧德時代成為了資本絕佳的炒作對象。

從交易層面看,2020年12月之後的一年時間里,大量大資金通過融資融券方式買入寧德時代,在不斷助推股價飆漲的同時,也讓自己賺得盆滿缽滿。

图片alt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開始不斷受到了大量機構的各種好評及不斷上調評級和目標價。

中信證券給予寧德時代2023年1.755萬億市值,目標價754元/股。

图片alt

國信證券的分析師更是開“天眼”,寧德時代估值給到2060年。

“業績超預期”,“儲能市場將爆發”,“滲透率突破”,“電池龍頭”等字眼頻繁出現在券商的研報里。

這段時間,寧德時代的一舉一動也很有話題性。

包括:隆重其事地搞了一場鈉離子電池的發布會;與長安汽車聯手,共同打造一個全新的高端智能汽車品牌——阿維塔;官宣進入換電業務,發布換電服務品牌EVOGO及組合換電整體解決方案;深入佈局上游鋰礦資源,參股天宜鋰業,與紫金礦業哄搶新鋰公司,與贛鋒鋰業爭奪千禧鋰業;高價認購先導智能,借永福股份擴充儲能……

图片alt寧德時代在廈門建設的換電站

這些大動作,節奏精準,完美契合了新能源概念,在大盤趨勢向下時,寧德時代市值水漲船高。

見此情形,不少投資者給基金經理打電話,要求多配些寧德時代股票。

這無可厚非,投資最怕的不是隨大流然後發現錯了,而是脫離羊群做自己後,發現大家是對的。

但在經過一輪大漲不斷吸引散戶的資金後,一些資本似乎沒有了以往的熱衷,趁着新能源車概念持續大漲的趨勢開始退出。反映在股東持股量上,是股東總人數增加,人均持股量下降。

图片alt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寧德時代在2021年6月10日解禁了40%的首發原股東限售股份。

2021年12月3日後,寧德時代股價開始震盪下跌。2022年4月20日,市值跌破萬億。

有人說,價格圍繞價值上下波動是自然常態,追漲殺跌也是人之天性,股市如賭場本就是輸贏自負,怪不得他人。但之前葉飛事件和一些牽涉市值管理的類似事件告訴我們,事實不可能如錶面看上去那麽簡單。

這場造富盛宴過後,寧德時代的問題也開始浮上水面。

4月29日,寧德時代披露2022年一季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486.78億元,同比增長153.97%,環比下降了14.5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93億元,同比下降23.62%,環比下降了81.75%;扣非凈利潤9.77億元,同比下降41.57%,環比下降了85.71%;基本每股收益0.64元,同比下降23.92%。

图片alt

糟糕的一季度報,讓不少股民開始懷疑寧德時代。未來空間到底大不大?是真有實力?還是資本在套路?

不少券商分析師已公開說了它們的邏輯,我也談談對寧德時代的看法。

寧德時代缺乏核心技術

寧德時代的高估值,是建立在技術超前、市占率高的基礎上的。但就目前來看,寧德時代並沒有獨家技術,幾個主要競爭對手與其差距越來越小,合作的整車廠也不願意看其一家獨大,毛利和市占率都在下滑很說明問題。

寧德時代2021年的研發費用達到77億元,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5.9%。與同行相比,公司在研發支出方面並不吝嗇。

图片alt

但是,研發不是光投入,還要有成果才行!

財報顯示,寧德時代主要研發項目是鈉離子電池、AB電池系統、第三代CTP技術和無熱擴散技術。不過,這些都不能算得上是獨家的核心技術,寧德時代的護城河並不高。

图片alt

鈉離子電池並非新科技,它的研究歷史並不比鋰電池短。由於能量密度低,一直未得到行業主流的重視,沉寂多年後被寧德時代當做“黑科技”捧了出來,是寧德時代取得了什麽重大突破?

據寧德時代公佈的信息,第一代鈉離子電池單體能量密度為160Wh/kg。與之相比,當前量產的三元電池的電芯能量密度普遍在200Wh/kg以上,有的甚至超過了250Wh/kg。

图片alt

假設一輛車搭載三元鋰電池能跑500公里,搭載同等重量的鈉離子電池只能跑350公里!續航里程是電動車的核心競爭力,能量密度是車用動力電池最重要的技術指標,在這個指標上,市場不接受倒退。

當然,鈉離子電池也有優點,就是成本低。

近年來,電池原材料尤其是鋰的價格不斷攀升。根據百川盈孚數據,2020年7-8月電池級碳酸鋰價格為每噸4萬元左右,隨後一路上漲。2021年初,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剛剛突破每噸5萬元大關,到2022年初,碳酸鋰均價已經漲到每噸28.20萬元,到今年4月,碳酸鋰均價最高已經突破了每噸51萬元。

上游材料漲價,下游整車廠又要求降價,沒有議價能力的電池供應商很受傷。

图片alt寧德時代動力電池系統毛利率已連續六年出現下滑

這樣的背景下,開發鈉離子電池,開發鋰離子與鈉離子混搭的AB電池系統,並非因為這些電池有多先進,而是寧德時代不得不尋求一種替代解決方案。

問題是雖然鈉離子電池性價比更高,但消費者恐怕很難接受。因為目前電動車用戶最大的痛點並不是車價太高,而是續航里程焦慮、充電焦慮。

图片alt

再說CTP技術,當下主流整車廠無一例外都在開發屬於自己的CTP,如廣汽的彈匣電池、長城的大禹電池、比亞迪刀片電池等,寧德時代第三代CTP技術(又名麒麟電池)誕生後,能否有市場,是個未知數。可大家都能弄,說明CTP也不是獨家技術。

图片alt2019年10月寧德時代發布初代CTP,3年後,搭載該技術的車型仍不多,這一定程度反映了整車廠的態度不太認可。

此外,主營業務中的三元鋰離子電池、磷酸鐵鋰電池,除了寧德時代外,中創新航、孚能科技、國軒高科、蜂巢能源等電池廠商都能生產。

今年一季度,寧德時代國內動力電池裝車量為25.51GWh,雖仍位列第一,但市場占有率已下滑至49.75%。

图片alt

整車廠正在“去寧德化”

有媒體爆料,2021年中旬,寧德時代創始人曾毓群和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在寧德時代總部大樓發生了一場爭執。爭吵事端是何小鵬打算引入新的動力電池供應商,削減寧德時代的供貨份額。

在寧德時代前,國內最大的動力電池供應商是比亞迪。

當年各大整車廠為什麽不買比亞迪的電池,而選擇向寧德時代買電池?原因也簡單,因為比亞迪也造車,同行如敵,怕被卡脖子。

現在,寧德時代成了電池廠老大,市占率第一,整車廠們又開始擔心被卡脖子的問題了。

於是,近年來整車廠們開始扶持二線電池廠或自建電池廠,以廣汽埃安為例,埃安系列車型在2020年的電池供應商有寧德時代、孚能科技和中創新航。但在最新一批新能源汽車推薦目錄,廣汽埃安的新車型上再沒用過一顆寧德時代的電池。

大眾、特斯拉、通用、吉利、長城等車企都已經開始自建電池廠,他們將來可能還會採購電池,但不會完全依賴一兩家電池供應商。

图片alt

電池在電動車中的價值占比太高了,在電動車推廣初期,市場規模較小,自建電池廠沒有成本優勢,整車廠選擇了外購電池。

但隨着市場規模擴大,自建電池廠是每個主流品牌的必然選擇。

即使仍會有部分外採比例,主機廠也會有意識地扶持多幾家供應商,說到底,電池對於電動車來說太重要了,主機廠不允許寡頭供應商長期存在。

2022年1月18日,寧德時代宣佈進軍換電領域,發布了換電服務品牌EVOGO及組合換電整體解決方案。

為什麽要這麽做?

歸根到底,就是想拿到市場主導權。但問題是,整車廠會配合寧德時代麽?

這些都成為寧德時代能否維持高市值的不確定因素。

結語

跟自己過去比,寧德時代確實有進步,但不是完全沒有破綻。放在A股里,其盈利水平只能算還行,相較其市值而言,明顯被高估。

與之對比,中國石油2021年實現營業收入2.61萬億元,同比增長35.2%;實現歸母凈利潤921.61億元,同比增長3.85倍;總市值9480億。

接下來,寧德時代面臨的局勢不會太樂觀。

就汽車市場而言,在人口紅利消退,國際地緣形勢嚴峻的大時代背景下,整體的汽車行業銷量都在不斷下滑,無論是燃油車還是新能源車,同樣面臨很大的業務增長壓力,這勢必也會對寧德時代造成影響。

而且在相當長的時期內,純電動車都只是市場的補充,遠遠無法取代傳統燃油車。

此外,寧德時代的競爭對手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主機廠自產電池的比例也會越來越高,另一端,電池原材料的價格也會持續攀升,兩頭都沒有議價能力的電池供應商,接下來的日子只會日漸艱難。

文 | 李健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