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激進加息,人民幣匯率如果進入7.0時代,中國要如何應對

隨着美聯儲宣佈20多年來最大幅度的加息,對中國經濟來說的一個外部阻力已成為現實。美聯儲周三將基準利率上調50個基點,將目標利率區間設在0.75至1%之間,這是在市場預期之中,今年晚些時候美聯儲還將進一步收緊。

分析人士表示,美聯儲為遏制40年來最高的通貨膨脹而採取的激進措施將吸引大量資本迴流美國,這會對人民幣施加貶值壓力,並且遏制中國寬松的貨幣政策。

图片alt

圖源:路透社

在美聯儲宣佈加息之後,香港金融管理局隨後也宣佈加息50個基點。不過中國人民銀行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在周四上午出售價值100億元的逆回購(一種常規流動性註入工具)時保持利率不變,並將每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點上調0.8%。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表示,如果中國加強對外匯市場的監管,並採取措施防止人民幣過度貶值,資本外流加速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抵消。她說:“人民幣不是一種完全可兌換的貨幣,必要時應實施外匯管制,這些管制都是為了金融安全。”

海外投資者在3月份已經減持了 1125 億元的中國債券和股票,此前一個月拋售了803億元。據東方財富網提供的數據,繼4月份通過內地-香港股市互聯互通計劃凈流入人民幣19億元後,周四又凈流入2.75億元人民幣。

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周三預測,隨着美國貨幣政策收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在某個時候達到7.0,但可能在年底前穩定在6.9左右。不過王指出,中國央行正在尋求減緩貶值勢頭,她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央行還有其他手段來控制貶值,包括進一步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在每日固定匯率中重新引入反周期因素,以及收緊對資本外流的控制。”

图片alt

數據來源:歐洲央行/圖源:SCMP

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也指出,中國有許多儲備工具來管理資本外流和捍衛人民幣,但美國的加息將對中國削減存款準備金率和政策利率的能力將構成壓力。他表示:“我們預計,這個月或下個月最多會下調一次中期貸款便利,但由於貨幣政策的分歧,這一窗口正在關閉。”

丁爽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傾向於主要使用量化工具和一些“隱蔽的”降息來幫助實現國家的增長目標。例如,央行將煤炭清潔和技術創新配額的再貸款利率定為1.75%,低於現有微小企業和農業部門配額的2%。

另外,中國還傾向於避免整體降息,以防資本外流加速。央行敦促國有銀行降低存款利率上限,此舉將為下調融資利率創造更多空間。譚雅玲表示支持央行選擇結構性支持,稱全面刺激措施不會為受災最嚴重的行業提供足夠的融資。

4月25日,中國央行通過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向銀行間系統釋放的長期流動性,旨在經濟面臨日益增長阻力時為經濟提供支持。對此譚表示:“我們要問的是,5300億元的流動性將流向何方,這些資金的去向非常重要。中央政府應考慮出台更多扶持政策,幫助弱勢中小企業,比如將大型國有企業的部分利潤轉移到受影響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