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從2022年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上瞭解到什麽?

图片alt

文/Rob Berger

沃倫·巴菲特和查理·芒格主持了2022年的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和往常一樣,兩人盡其所能地傳授了他們的智慧。

伯克希爾的凈利潤下降了53%,但實際情況有所不同

一個引人關註的數據是,該公司凈利潤從去年一季度的117.1億美元下降到今年同期的54.6億美元。然而,如果深入研究一下這些數字,你就會明白為什麽巴菲特批評了要求伯克希爾在運營報表中報告未實現投資損益的會計規則。

伯克希爾的營業利潤實現了同比增長。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的稅後運營利潤為70.18億美元,而在2022年前三個月,它便賺了70.4億美元。“損失”來自於投資:去年,伯克希爾公佈了46.93億美元的投資“收益”,今年則是15.8億美元的投資“虧損”。

過渡已經開始

巴菲特和芒格並不孤單,加入他們的還有艾吉特·傑因(Ajit Jain)和格雷格·阿貝爾(Greg Abel)。前者負責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後者則是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的CEO,也是伯克希爾非保險業務的副董事長。這是他們第二年登上股東大會的舞臺。

根據芒格過去的言論(後來得到證實),格雷格阿貝爾有朝一日將取代巴菲特。如果他不行,那艾吉特·傑因將會接手。能在股東大會上看到公司的下一代管理人員是件好事,雖然股東們紛紛涌向奧馬哈以聽取巴菲特和芒格的意見,但坦率地說,筆者也希望能從艾吉特·傑因和格雷格·阿貝爾那裡聽到更多。

巴菲特沒有失去他的幽默感

巴菲特在大會開始時指出,芒格和他加起來已經接近190歲了:芒格98歲,巴菲特91歲。巴菲特說,如果有一個90多歲的人在經營他們的企業,那他會希望時不時見到他們。

巴菲特還開玩笑說,有謠言稱他就是See’s Candy盒子插圖里的那位女士。雖然承認了這一相似之處,但他懷疑這一謠言是由競爭對手發起的。

巴菲特無法預測未來

正如巴菲特以前多次說過的,他再次表示自己無法預測未來的收益或未來的股市表現,也不能預測經濟。

與此相比,財經新聞里全是對預言者的訪談。其中一些算命先生經營着對沖基金或ETF,其他人則在大學教書。另外還有一些人是作家、電視名人或YouTube明星。

如果他們的預測有任何價值,那就是瞭解他們本身,而不是他們預測了什麽。

現金為王

巴菲特重申,自己相信持有大量現金是有好處的。他在這里區分了國債和商業票據,前者是現金,後者不是。

伯克希爾確實在短時間內花了很多錢。今年第一季度,該公司在投資上花費了400多億美元,而3月4日算是個大日子,因為公司在那天投出了46億美元。然而,公司仍然持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現金。

筆者想到了邁克爾·塞勒(Michael Saylor),以及他是如何利用Microstrategy公司來持有比特幣的。從其評論來看,他不打算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將比特幣投資於生產性資產。不過,當公司債務到期時,不知道他是否會改變態度。

兩人仍然不是比特幣的粉絲

芒格稱這是一種“投機狂熱”。他指出,我們有一個結合了瘋狂投機和合法長期投資的體系。這個評論並非只針對比特幣,而是透過其來攻擊整個加密貨幣領域。

芒格說,如果投資者的基金經理打電話建議他們投資比特幣以備退休之用,那投資者不應該接受這個建議。

艾吉特·傑因很不錯

當被問及將Progressive與GEICO進行比較時,艾吉特·傑因給出了大師級教科書般的回答,並教會了一位商業領袖應該如何回答棘手的股東問題。他沒有迴避問題,也沒有粉飾自己的回答。

簡而言之,Progressive對遠程信息處理(telematics)的使用令其在最近超過了GEICO。遠程信息處理指的是汽車保險公司用來評估客戶駕駛習慣的技術。通過更好地瞭解個人駕駛行為,保險公司可以更準確地確定風險。Progressive已經成功地使用了遠程信息處理技術,而GEICO還沒有。

這已經不是艾吉特·傑因第一次面對這個問題了,同樣的問題去年也出現過。他們還有工作要做,但正在取得進展。

如果這還不夠的話,艾吉特·傑因還針對如何評估核攻擊蘊含的保險風險的問題給出了一個很好的回應。簡單來說,這種評估是無法進行的。

Robinhood的墜落是應得的

筆者從來不喜歡Robinhood,它所提倡的交易策略並不符合投資者的最佳利益。事實證明,芒格對這款投資應用程序的看法更為悲觀。

“一個好主意很容易做過頭. …看看Robinhood是怎麽從巔峰跌到低谷的。這樣的事情遲早會發生,這不是很明顯嗎?”芒格說道。他稱其“令人作嘔”,並指出“它正在瓦解,上帝是公正的。”

指數基金投資的問題

巴菲特和芒格回應了關於指數基金投資的兩個問題。首先,指數基金經理是通過代理人,而不是基金的個人股東來投票的。隨着指數基金在上市公司中所占的持股比重達到50%左右,委托投票越來越受到關註。巴菲特和芒格都認為這是一個問題,但沒有詳細討論解決方案。

芒格順帶提到了第二個問題。他指出,指數基金投資對投資者來說效果不錯,但隨後表示,如果指數基金控制了市場的90%,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雖然他沒有詳細說明,但筆者懷疑他指的是,如果指數基金控制了市場的大部分,那麽價格發現就會出現缺失。目前這只是一個理論上的問題,但也不能忽視。

本文作者Rob Berger是福布斯撰稿人,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