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與英國王子談合作,搞沒160億跑到澳洲,想來A股又失敗

图片alt那個曾經叱咤江湖,被稱為“光伏教父”的施正榮,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4月30日,上交所發布公告稱,亞洲硅業和保薦人平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證券交易申請撤回申請文件,因此終止對亞洲硅業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的審核。或許,你並不知道施正榮這個名字,但他的確擁有輝煌的過去。從一位被家族送養的“棄子”,到坐擁百億身家的中國首富,施正榮曾憑借尚德,這個昔日全球規模最大的太陽能電池組件廠商,一步步攀爬到頂點,“從此以後,我不會再掙一分錢,就花錢”,他說。2008年的那場大災,將施正榮瞬間打回原形,讓他回到澳洲過起稍顯平凡的生活,自己開車、做飯,甚至洗衣服。可“由奢入儉難”,2020年,施正榮帶着留下的“後手”——亞洲硅業,沖刺A股科創板。不過,一年多過去,他最終得到的只是一紙“終止上市”的紅頭文件。有人說,“南美的蝴蝶扇了扇翅膀,最終導致大西洋的一場風暴”,或許他早已預料到,這一切是註定的結局。01、“棄子”的逆襲1963年,江蘇揚中一個名為太平的小村莊,一位陳姓農婦生下一對雙胞胎。由於陳家已有一對子女,突如其來的雙胞胎,在那個特殊時期,讓家人們再也無力撫養。就在此時,一個將雙胞胎二人中一個送給施家的提議誕生,這或許不是完美的辦法,但在當時確實可行。於是,弟弟就被送給了施家,這個孩子就是施正榮。生活雖苦,但如獲至寶的施家,還是將施正榮當作親生兒子對待,供其讀書,撫養長大。難得的是,施正榮從小表現異於常人,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6歲那年,施正榮考入長春光機學院,並在不久後進入中科院,再度展現出學習天賦。1988年,施正榮前往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並拜入國際太陽能電池權威,獲稱“太陽能之父”的馬丁·格林門下。獲得先進硬體支持的施正榮,多年後成功攻剋多晶硅薄膜太陽電池技術這一世界難題,並準備回國創業。二十一世紀初,施正榮帶着技術和40萬美元啟動資金,開始游走於中國各大城市,尋求支持。“給我800萬美元,給你一個世界第一大企業”,每到一個城市,施正榮都會這麽說,學成歸來的他,顯得很是自信。不過,更多的人將他作為騙子處理,敷衍過去便再無消息。最終,江蘇無錫方面選擇相信了施正榮,並為他的夢想與豪言“買單”,無錫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就此誕生,施正榮以40萬美元和技術參股,持有25%股份。“一個熟人和我開玩笑,你是一條大魚跑到小河裡去了”,施正榮回憶道。隨着資本版圖的逐漸擴大,施正榮將目光盯向資本市場,以尋求更多資金支持。2005年,持有75%股份的國有資金相繼退出,完成私有化的尚德電力成功登陸紐交所,成為首個獲得該成就的中國大陸民營企業,4億美元的融資,無疑為尚德的擴張再添一把火,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太陽能電池組件廠商。身為實控人的施正榮,以23億美元,當時約合160億人民幣身家,坐上中國新任首富的位子。02、從高處跌落從一位農村走出來的“棄子”,到坐擁百億身家的中國首富,施正榮開始被人熟知,而他本人也似乎一時間被突如其來的財富,沖昏了頭腦。隨着施正榮傳奇故事的擴散,中國光伏業沸騰起來,多晶硅缺貨潮隨之而來,半導體級多晶硅每千克的售價,從幾十美元迅速漲至數百美元。施正榮也在2006年與美國多晶硅巨頭MEMC簽下50億美元合同,次年又與Hoku簽訂7億美元供貨合同,一切似乎向著理想狀態發展。尚德電力上市當天,稍顯膨脹的施正榮說了這樣一句話,“從此以後,我不會再掙一分錢,就花錢。”可施正榮的理想,未能維持太久。2008年,一場金融危機突然襲來,並很快就傳遞到了光伏行業,多晶硅價格隨之出現暴跌,從巔峰時期的400美元/千克跌至40美元。短短一年時間,一切似乎又回到起點,可即便如此,施正榮依舊將傲慢寫在臉上。在一次新能源行業峰會上,面對海外市場需求量的迅速下滑,施正榮毫無情面的指着諸多同行和政府人士,直呼“你們回去要好好反省一下”。人們甚至記不清,那個少言且不分晝夜搞科研的施博士,那個總是在食堂和工人一起吃飯的施領導,是否真的存在過。可施正榮在做的,只是一點點消耗着往日的財富,和他的個人信用。直到2011年,施正榮再也撐不住了,他決定取消與MEMC簽訂的多晶硅供應合同,並以賠付2億美元的代價解決問題。就在施正榮剛松一口氣時,一場以美國為首,針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反傾銷、反補貼)調查來臨,內憂與外患的共同加持下,尚德最終以退市告終。實際上,在尚德破產前夕,無錫方面曾表示,可以註資拯救尚德,再陪施正榮“賭一把”,但條件是用施正榮的個人資產做擔保。可施正榮最終沒有答應,因為在他眼裡,自己已從尚德離職,沒有理由搭上自己的財產。施正榮的做法,或許無可厚非,但人們也終於認清了,他最為真實的一面。離開尚德後,施正榮回到了澳洲,過起稍顯平凡的生活,他自己開車、做飯、甚至是洗衣服。不過,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施正榮的內心深處,總有一個聲音在呼喊,這真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下半輩子註定於此了嗎?值得一提的是,施正榮的確給自己留了“後路”。創業早期,為解決原材料供應問題,施正榮曾投資過包括亞洲硅業在內的多家多晶硅生產企業。對他而言,幸運的是,在2008年的危機沖擊下,隨着外部投資者逐步退出,讓施正榮取得亞洲硅業的控制權。03、歸來與改變亞洲硅業成立於2006年,曾多次經歷股權變更。2020年11月的招股書顯示,施正榮與妻子張唯為亞洲硅業實控人,通過境外信托架構與亞硅BVI間接控制78.58%股份,而另一重要股東為持股7.6%的西寧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控股集團。亞洲硅業還提到,不考慮超額配售,發行後施正榮夫婦將控制發行人58.93%股份。不過,與此前出任尚德電力董事長不同,施正榮只在亞洲硅業擔任一個可有可無的董事角色。或許,在經歷大起大落後,讓他想明白了許多道理。面對第一財經的採訪時,施正榮曾透露,“我骨子裡還是一個學者、一個工程師,喜歡做0到1的事。如果純粹為商業目的,也許年輕時會做,但現在我的價值還是體現在創新上。”不過,如果施正榮想單靠亞洲硅業實現往日尚德般的輝煌,目前來看似乎並不現實。招股書顯示,亞洲硅業主要從事多晶硅材料的研發生產、光伏電站的運營、電子氣體的研發製造等業務。其中,多晶硅材料板塊是其營收支柱,占總營收比重的八成以上。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亞洲硅業分別實現營收16.9億元、14.7億元、14.2億元和7.13億元,呈現連續下降趨勢,同期凈利潤分別為3.6億元、2.3億元、1.07億元和0.64億元。如果營收的下跌狀態稱為緩慢,每年動輒百分之幾十的凈利跌幅,則可用誇張來形容。此外,亞洲硅業還存在客戶集中度較高的問題。僅2020年,被稱為A股“光伏一哥”的隆基股份,就向亞洲硅業採購近10億元的多晶硅,占後者多晶硅收入的73%。這些都是施正榮需要面對和處理的棘手問題,或許也正是因為業績的持續下滑,令亞洲硅業的遲遲未能披露新的財務數據。 图片alt頗為有趣的是,2021年3月底,亞洲硅業因發行上市申請文件中記載的財務資料已過期,需補充提交,上交所中止其發行上市審核。同年6月底,上交所恢復亞洲硅業發行上市審核。可今年3月底,上交所再度對其中止審核,給出的原因同樣是財務資料過期。於是,遲遲未能交出最新財務數據的施正榮,選擇放棄。4月30日,上交所發布公告稱,亞洲硅業和保薦人平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海證券交易申請撤回申請文件,因此決定終止對亞洲硅業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的審核。不過,這並非意味着施正榮可以就此“逃避”,他或許要為此付出更多的金錢。亞洲硅業曾披露,雖然施正榮已完成與尚德間的切割,脫離此前破產案的潛在影響,但亞硅BVI與其他股東簽署的對賭協議顯示,若亞洲硅業2022年底前未在中國境內上市,控股股東、實控人應共同連帶回購投資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權。如果時間可以回到十年前,施正榮當時選擇了“賭一把”,等待他的或許會是另一個結局。(作者丨市界 馮晨晨 編輯 廖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