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回歸首秀”冷場?國美市占率不足6%,打價格戰幾乎無人問津

引言

在去年四月二十九日,國美同“打扮家”這個互聯網家裝平臺一起聯合召開了一場發布會,在此次發布會上,我們也見到了黃光裕本人,而他本人也是在回歸國美10個月之後的首次亮相。

而提到黃光裕的回歸和國美這個企業,我們必然不能忽略的,就是它的年度報告。據統計,在前年這一年的時間里,國美的銷售金額達到441.19億元,與同年數據相比,下滑了25.83%。而歸屬於母公司的凈利潤虧損,也是達到了69.94億元,和上一年的25.9億元虧損相比,更是讓人大跌眼鏡。

图片alt

在此境遇下回歸國美的黃光裕,已經鮮少在大眾視野露面,甚至連有關他的新聞都是少之又少。但是在他剛剛回歸的時候,就定下了在18個月內恢復國美的原有市場地位目標。在此目標時隔兩個月的發展中,在中間還經歷了一次“五一黃金周”的情況下,國美要恢復到原來的輝煌地位無疑是天方夜譚。現在不少人都在討論,黃光裕“回歸首秀”冷場?國美市占率不足6%,打價格戰幾乎無人問津。

在《2020年中國家電行業年度報告》中,蘇寧易購企業在中國家電市場的份額中,占比達23.8%,在所有企業的首位,而作為曾經的王者國美,在當今的市場份額內,它卻僅僅只占有5.3%,僅僅排在了第四位。

图片alt

而面對現在的劣勢現象,在去年的4月30日,黃光裕開始打響了“價格戰”的第一步,在國美的官方平臺內,有超過一萬款的商品通過全網最低價售賣。而令人尷尬的是,國美此舉卻是無人搭理的窘迫境地,如今在市場占比僅有5%的國美,頂着同蘇寧易購近乎4倍的差距,無人問津也是難免的。

而更讓眾人感到意外的是,在黃光裕回歸國美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給國美APP改了個名字,從“國美”更名為“真快樂”。而這個名字,也是引發了眾人的一波嘲笑,因為這個名字聽起來,卻是有些土味。雖然更名被業內人士嘲笑,但是在此之後,“真快樂”帶來的數據還是較為可觀的。

图片alt

據國美去年一季度的財務報道顯示,“真快樂”APP的GMV同比增長有4倍的幅度,此外,它的月活躍用戶也穩定在4000萬人次左右,成績還是相當喜人的。雖然目前的國美和當今家裝市場的霸頭蘇寧易購相比還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國美卻一直都在進步。在線下店面內,許多產品被貼上促銷的標簽促進消費,而“真快樂APP”的海報也被掛在門店之中,以此來引導大眾去關註和發現這個“改頭換面”的新國美。

图片alt

國美的線下門店開始促銷,而與它同樣的“真快樂”也在網路上開始了它的促銷活動,以人們所瞭解的蘋果手機為例:在天貓和京東等平臺的售價在6799的128G的iPhone12,在“真快樂”中,僅僅只需要5999元就可以帶回家。

在過去,一旦國美開始打起了價格戰,那麽隨之而來的,必然是廣大家裝行業的一場大戰,但隨着時代的變化,國美的地位也變得大不如前,如今再有此舉,反而是落得個悶聲吃大虧的境地。在沒有足夠市場占比的情況下,就連曾經一呼百應的價格戰都沒有人跟隨,這對於現在的國美來說,確實是無法逃避和否決的現狀。

图片alt

當今世界的零售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倘若國美想僅僅就憑藉著“價格戰”而實現18個月內重返巔峰的願望,這對於廣大的專家們來看,就是一場已成定局的敗仗。而且,就單純從國美現在的市場份額來說,想要實現這個目標也是相當困難的。

在當今這個發展風雲突變的社會,往往一念之間就會產生巨大變化,這一現象導致了很多企業在不能夠適應快節奏發展的當下而隨之變得沒落。想要重新回到巔峰時期,確實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图片alt

但是,倘若因此就放棄拼搏的腳步,桎梏於當前的現狀就開始自滿,那必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唯有在關鍵時機抓住機遇,做出正確且合理的選擇,才能夠不被淹沒在企業發展的長河中而有一番作為。

結語

對於國美而言,只要能夠跟緊時代的腳步,做出正確合時宜的選擇,我想即便在短期之內可能確實難以實現目標,也定將會有着巨大的進步。而於其他同類型企業而言,倘若安於現狀,被別人超越也並非不可能。

今日話題:市占率低,連價格戰都沒人“響應”?黃光裕“開戰”尷尬無人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