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後,化妝品企業必須思考的5個問題

從明日(5月1日)起,化妝品行業有三項重要的規定落地。

第一,針對所有已註冊/備案的化妝品,必須在明日之前補交4項資料,包括產品執行的標準、產品標簽樣稿、填報國產普通化妝品的產品配方、上傳特殊化妝品銷售包裝的標簽圖片,否則將暫停生產或進口,直到資料補齊為止。

第二,針對在2021年5月1日至12月31日期間取得註冊/備案的化妝品,需在明日之前,對功效宣稱進行評價,並上傳相關依據。

第三,自明日起,所有新註冊/備案的產品,都必須按照新的《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進行標簽標識。

這是新規第一次對已上市銷售的化妝品產生巨大沖擊,此前影響的主要是產品上新。而對於化妝品企業來說,從明日開始,才能真正感受到新規帶來的“切膚之痛”。

站在這個行業的拐點,化妝品企業需要花點時間,去思考一些關乎生存還是滅亡的問題。

中小品牌該如何生存?

新規落地後,受沖擊最大的便是中小品牌,原因是新增加的註冊/備案成本是很多中小品牌所無法承受的。

根據規定,作為委托生產的註冊/備案人,不僅要單獨設置質量安全負責人;而且還要建立並執行從業人員培訓、質量管理體系自查、產品放行和留樣管理、產品銷售記錄、產品質量投訴管理等一整套質量管理制度;另外還要建立並實施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和評價體系;除此之外,還得花錢去做產品的功效評價檢測。

要做到以上這幾點,企業必須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比如光設置質量安全負責人這一項,每年就要增加30萬元以上的人力成本。而一些中小品牌一年的利潤可能也就幾十萬,因此這些因此註冊/備案而增加的成本,是它們難以承受的。

那麽對於中小品牌來說,究竟還有沒有出路?

目前來看,中小品牌最好的出路是找代工廠作為註冊/備案人,而自己只作為經銷商。據瞭解,目前科絲美詩、諾斯貝爾、芭薇等工廠,已經在積極儲備更多的已註冊/備案產品,來滿足這些自身沒有註冊/備案能力的中小品牌的需求。

中小型工廠該如何生存?

新規對於中小品牌的沖擊,會迅速傳導到眾多中小型工廠身上,因為它們中絕大部分是依靠中小品牌來生存。

图片alt

▲圖片來源於網路

在以往,中小型工廠吸引中小品牌的法寶,一個是低價;另一個則是較低的起訂量。因為達不到大工廠的起訂量門檻,再加上大工廠的價格體系也沒辦法滿足它們的要求,這些中小品牌便轉投中小型工廠,從而養活瞭如今中國數千家的中小型化妝品工廠。

但在新規實施後,因為很多中小品牌無力承擔註冊/備案人的角色,於是新增的註冊/備案成本就會轉移到工廠身上。相比於中小型工廠,大工廠因為規模效應,完全有能力承擔這些成本,也不會對其經營利潤造成太大的影響。

與此同時,新規還明確規定,除了清潔、卸妝等僅具物理作用的產品,其他化妝品都需要通過功效評價檢測。這意味着,為了實現產品功效,中小型工廠也不得不在產品研發上加大投入。

最後造成的結果是,中小型工廠不再具備成本優勢,很難再以超低價產品去吸引品牌。

另外,近幾年一些大型工廠也在降低起訂量。比如科絲美詩就在2020年建立了一套“少量生產體系”,口紅、水乳等一些品類可以做到500個起訂。因此,接下來中小型工廠的生產空間將大大壓縮。

那麽,什麽樣的中小型工廠會在未來活得很好?

一種是能給品牌帶來更好服務的工廠。相比於大工廠,中小型工廠因為規模小,服務的客戶數量不是很多,因此更容易給客戶帶來精準的服務。而為客戶量身定做的精細化服務,將成為中小型工廠新的生存秘訣。

另一種是擁有核心科技的工廠。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科技將成為化妝品行業的重要競爭力。而從其他行業的經驗來看,其實中小型企業比大企業更具備創新能力。因此,如果一家工廠能夠擁有一項或多項自主研發的核心科技,亦或者是在某個品類擁有技術優勢,那麽即便規模不是很大,但依然能活得很好。

配方如何能不被泄露?

當然除了生存問題,化妝品企業也要考慮新規可能帶來的負面或者是正面的影響。比如根據規定,自去年5月1日開始,所有新註冊/備案的化妝品都需要向國家藥監局填報產品的配方,包括了添加原料的名稱、百分含量、使用目的等。對於那些此前已經備案的普通化妝品,則要求在明日之前,將相關資料補齊,否則不準生產或進口。

但對於這項規定,很多企業擔心會給自己帶來配方泄露的風險。而它們的擔心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當配方上傳到相關平臺後,一旦遭遇黑客攻擊或內鬼,就有可能造成配方的泄露;二是,對於一些原料商或代工廠來說,如果他們將自己的原料配方或產品配方拿給客戶去備案,就會擔心客戶是否會對其保密。

為了保證配方的安全,企業首先可以申請相關專利,添加一層法律保護;然後針對客戶泄露的風險,企業可以事先和客戶簽訂相關的協議,降低相關風險。

功效評價究竟意味着什麽?

另外,新規要求的產品功效評價也是被化妝品企業重點吐槽的地方,主要是因為昂貴的功效評價價格。比如美白祛斑、防脫等功效宣稱的檢測價格,單價就高達幾十萬元。

如果把這幾十萬元單純算作是產品註冊/備案的成本,確實有些貴了;但如果把它當作是產品的研發投入,則就不算多。

如今,越來越多品牌開始重視自身產品力的提升,而其核心便是功效。以防脫產品為例,能夠證明其產品力的既不是添加的原料有多貴,也不是生產廠家的名氣,而是看它是否真的有防脫功效。

因此,相信藥監局設置功效評價法規的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讓化妝品企業多花點錢去做個檢測報告,而是希望改變以往行業內“重營銷,輕產品”的風氣,引導化妝品行業回歸常識。

對於化妝品企業來說,也不能單純將功效評價當作是負擔,而是要想辦法更好地利用它,不僅讓其成為自身產品力的重要憑證,而且要用它來指導產品的研發。

兒童化妝品能否成為新風口?

當然,新規給企業帶來的也不全是鬧心的事,比如隨着新《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的實施,或將大大推動兒童化妝品市場的發展。

據Euromonitor調查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兒童化妝品市場規模為271億元,2015-2020年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0%以上。雖然一直以來的發展情況不錯,但對於兒童化妝品的管理卻一直沒有跟上,從而導致在兒童化妝品領域,問題層出不窮。

隨着《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在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兒童化妝品正式從一般化妝品中獨立出來,獲得更嚴格的監管;而明天《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正式實施後,兒童化妝品在外觀上將獲得獨有標志,正式成為一個新的品類。

這些措施一方面可以在兒童化妝品市場,減少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發生;另一方面也會讓更多家長能夠放心、便捷地為自己的孩子選用化妝品,從而推動整個市場的發展。

當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之時,要想生存,只能去適應它,並盡可能想辦法搭上時代的順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