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公司數量創紀錄 進一步提高退市率非常有必要

來源:新浪財經

  意見領袖丨曹中銘

  只要上市公司存在主觀上的造假故意,並在客觀上實施了財務造假行為,無論涉及的金額大小,都應該成為強制退市的對象。如此,也必然大大增強退市制度對財務造假行為的威懾力。

图片alt

  2022年註定成為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大年。2021年報披露已經收官,數據顯示,觸發強制退市條件的上市公司高達42家,創出歷史新高,也遠遠高於2021年的20家。個人以為,2022年退市公司數量創紀錄,是退市制度不斷深化改革的必然結果。

  42家退市公司中,滬市有18家,占滬市*ST公司數量的45%;深市有24家,占深市*ST公司數量的35%。值得註意的是,42家公司中有40家觸及財務類退市情形,占比達到95%。此外,1家觸及重大違法退市,1家觸及面值退市。數據表明,觸及財務類退市的上市公司占據絕對的比例。這一現象的出現,無疑是退市新規發酵導致的。

  “營業收入低於1億元+扣非前後凈利潤為負”,這是2020年出台的退市新規中新增的組合類財務退市指標,該退市指標的針對性非常明確。事實上,42家退市公司中,多家都是由於觸及該條款而面臨退市的風險。比如滬市退市的18家公司中,觸及該條款的多達15家;深市24家退市公司中,觸及該條款的有14家。

  在退市新規出台之前,滬深股市存在為數不少的或業績長期虧損、或財務狀況嚴重不良、或成為“僵屍”公司的企業。從本質上講,這類上市公司絕大多數不具備投資價值,而只具有殼價值。在制度建設存在短板的階段,殼公司常常成為市場炒作的對象與目標。既加劇了市場的投機行為,也放大了個中的投資風險。

  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堪稱歷經曲折。自2001年PT水仙開啟A股公司退市先河以來,至2007年,雖然期間退市的公司不多,但每年也或多或少有公司退市。但從2008年至2012年,五年時間內竟然沒有一家上市公司退市,顯然既與相關上市公司鑽了制度的空子有關,也與退市機制形同虛設、監管缺位有關。從2013年開始,隨着監管部門對於退市制度的重視,以及退市制度進行改革,上市公司退市工作重新啟動。特別是近幾年來,通過對退市制度不斷完善,上市公司退市步入常態化,每年退市的上市公司逐漸增多。比如從2019年至2021年,退市公司數量分別為11家、16家、20家。

  2022年退市公司數量創新高,既是退市制度完善的結果,也是市場發展的必然選擇。而且,可以預見的是,退市常態化背景下,每年被強制退市的上市公司將不在少數。

  如果2022年退市公司達到42家,雖然創出歷史新高,但與掛牌的上市公司數量相比,退市率則不足1%。相對於境外成熟市場動輒3%、6%,甚至8%的退市率而言,不足1%的退市率也明顯是“小巫見大巫”。數據也從側面說明,在提高退市率方面,A股市場還有不小的提升空間。

  隨着註冊制試點從科創板擴展至創業板,註冊制在A股市場全面鋪開將是可期的。註冊制建立了更加包容的上市制度,相對而言,企業上市變得更加容易了。在註冊制為更多企業上市“創造”了條件,企業上市入口更加多元的同時,進一步提升退市率,加速出清殼公司、僵屍公司、劣質公司亦時不我待。

  事實上,即使2022年A股公司退市數量創出歷史新高,對於退市制度進行深化改革同樣有必要。一方面,股市中存在數量不少的“鐵公雞”。股市“鐵公雞”或多年不分紅,或很少分紅,這樣的上市公司存在於市場上並沒有任何的意義,反而擠占了市場資源,增加了監管成本。因此,無法回報投資者的上市公司,理應從市場中退出。

  另一方面,質地平平、業績與成長性均不佳的上市公司,也應成為出清的對象。客觀上講,這樣的上市公司在市場上大量存在。與股市“鐵公雞”一樣,這樣的上市公司並沒有多大的投資價值,往往只有投機價值。但市場的投資行為,不利於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

  此外,財務造假退市的門檻過高。從監管部門每年通報的案例看,財務造假行為發生於多家上市公司。但是,2020年出台的退市新規,對於財務造假退市設置了非常高的門檻,個人以為是值得商榷的。個人建議,只要上市公司存在主觀上的造假故意,並在客觀上實施了財務造假行為,無論涉及的金額大小,都應該成為強制退市的對象。如此,也必然大大增強退市制度對財務造假行為的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