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鰲2022 | 周小川談碳市場:不僅僅是現貨,還需期貨衍生工具

图片alt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高歌 李靜 沈怡然 4月20日,在2022年的博鰲亞洲論壇年會的“碳中和:政府在行動”論壇上,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前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談到對全國碳市場的一些觀點,他認為作為一種激勵機制,碳市場要激勵企業更多地做出減碳行為,不僅僅是目前2000多家電力控排企業需要低碳綠色投資,還需要想到未來五年、十年綠色科技企業如何參與進來。所需的工具不僅僅是現貨,也需要有期貨的衍生工具,互聯互通是大方向。

周小川認為,全球對於全球氣候變化和碳排放存有一個認識過程,在認識還不充分,沒有形成共識之前,可能有小部分人意識到碳排放的重要性,着手一部分自願減排的碳市場來給予激勵,同時對投資起到引導的作用。一般來說,這樣的碳市場激勵機制較低,即碳價格比較低。但是它表明瞭一部分先行者,通過市場機制開始實現減排,引導投資並增加碳吸收、碳匯等功能。隨着全球層面認識的逐步提高,各種爭論慢慢地出現統一,就會出現比較統一的更大範圍的市場。各國首先在國別內實現統一碳市場,碳價也會隨着共識程度提高。

目前中國已成立全國碳市場,首批納管企業為2000餘家電力企業,目前均已完成從第一個履約周期。從2021年7月16日到12月31日的6個月時間中,整體表現是交易量較少,價格穩定。配額的交易大約都是在30元人民幣每噸和59元每噸,與最初全國碳市場交易首日(16日的開盤)相比,年末的收盤價上漲13%,收於54.22元每噸,約合7.5歐元。不管是碳價水平、納管行業以及市場活躍度都具有一定的提升空間。

在上述討論中,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馬駿表示,全國碳市場形成快一年,盡管初期納管企業是2000餘家電力企業,未來金融機構和其他公司都要參與進來,建議不僅要做強制性碳市場還要做資源性的碳市場。

對此,周小川認為,通過市場分配起到資源配置優化的作用,會提供一個優化的價格,也可以說是優化的激勵機制。隨着市場從小到大,激勵機制也應逐步提高。同時還應從現貨走向遠期市場,其中包括期貨、期權的交易。人們要知道的不光是當期的價格,對於中長期來講,更重要的是引導投資。

“減碳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依賴於科技的進步,依賴於大量的投入,藉此找到新技術、投入新設備、新工藝,使得三五年後,能夠大幅減排,整個過程不是一瞬間就能完成的,既有認識過程,也有時間過程,雖然我們去年已經成立了全國統一的市場,但要達到我們所希望的作用和功能,還需要有一個過程。”周小川說:“大家可以照此推論,從區域性市場到全國市場再到全球市場,統一起來資源配置會更好。”

從現行機制看,各國之間的協調並不容易,邊際減碳成本不一,這就導致不同地域的市場存有差異。周小川認為,總體而言還應向前發展,從現在算起,到2030、2050再到2060,形成一個最優路徑。但需要看到,在每個時點都有一個最優機制,不僅與當期的生產問題相關,同時給所有的企業、投資者和金融機構一個信號,如果在減碳、碳匯和涉及碳以及其他衍生品的貸款、投資,未來的財務收益如何。

“這樣就可以引導合理的投資,按照計劃的路線圖、時間表來實現目標。也不用過於着急去提前實現,也不能過於滯後。完不成計劃可能是激勵機制不夠,或沒有達到最優,全球未來的目標也不是國際機構所規定的氣候變化多少度?我們到時候是否可以達到?從這個角度來看,市場發展還有一個過程,我們要推動這個市場盡快地向前發展,功能優化以實現我們所設想和所需要的那種狀態和功能。”周小川說。

從國際視野出發,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碳定價的分析,為實現在本世紀中葉控制氣溫上升1.5到2攝氏度的目標,到2030年之前全世界應該實現25%到50%的減碳任務,否則全球氣溫會加速上升,到下一個10年我們會面臨更加艱巨的減碳任務。

IMF副總裁李波表示,要在2030年之前實現上述減碳任務,我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碳定價(包括碳交易和碳稅),各國可根據情況來選擇。根據IMF的計算,到2030年全球的平均碳價需要達到每噸75美元,才能實現前述目標。現在全球的碳價大概是5美元一噸,距離這一目標還有相當的距離。

各國擔心單方面大幅提高碳價,會影響自己的產業競爭力,因此積極性不高。IMF提出,能不能在少數主要排放國達成碳價的下限,取決於各國的減碳力度以及各國實施的減碳空間。

李波稱,IMF目前正在跟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一起合作研究,將一系列非價格型的政策轉化為能效的碳價,因為這些非價格型的政策最後會產生一個影子價格,我們叫它隱性的價格,也會實現減碳的效果。

IMF同時要評估各種政策更廣泛的經濟影響(包括經濟發展、收入分配和國際貿易),並計劃今年5月發布相關研究成果,試圖通過該研究為成員國提供更加精準的政策建議,對不同的政策工具的有效性做出更加精準的政策建議。